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左道江湖 > 2.要命的前辈

2.要命的前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如果可以,沈秋这初来乍到的人,也不希望将自己的小命,交给一个可能存在,可能不存在的“量子态”山鬼。
  但问题是,昨晚他是亲眼看到了那些凶狠的北朝游骑。
  在零散的记忆里,也有便宜师父路不羁被北朝人伏杀的画面。
  再加上小师妹已经确认,路不羁确实从那太行古墓里起出了所谓的“仙家遗物”。
  那些贼人不会放弃的。
  他们说什么回去给“国师”邀功请赏之类的,这就证明这些家伙是带着使命来的,完不成本职工作,现代社会里都要降薪去职。
  更何况这封建时代。
  为朝廷办事的人,在沈秋记忆中仅存不多的辫子戏里,大内侍卫做错了事,可是要杀头掉脑袋的。
  那伙人,估计也是拿命在拼。
  青青有几手三脚猫功夫,打个兔子抓鱼才凑合,真打起来,这14岁的丫头又能拼掉几个人?
  自己呢?
  自己伤势未愈,脑海里倒是有路不羁教的武功招式。
  但问题是,根本不会啊。
  那些记忆都是这具躯体的,这玩意又不是电脑数据,拷贝一下就能用。
  而且从这身体的记忆里,沈秋也得到了一个很糟糕的结论,就算他学会了那些武功,也只是江湖菜鸟的程度罢了。
  眼下想要活命,只能进山了。
  但愿那传说中的山鬼,真的像传说中一样给力吧。
  眼下已是中午时分,拄着木棍行走的沈秋,和背着一些煮熟的土豆当干粮的青青,停在山谷的小道上。
  在他们眼前,是一具尸体。
  身穿黑衣,头戴斗笠,胸口中剑,几乎被插了个对穿,那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扭曲的脸上还残留着临死前的愤怒与绝望。
  沈秋是不怕尸体的,解刨课上已经看多了。
  青青有些害怕,她躲在沈秋身后,好奇的看着师兄蹲在那尸体边念念有词。
  此时虽不是乱世,但跟着师父行走江湖,也见多了厮杀,眼前这尸体可比那些被开膛破肚的江湖客好多了。
  再说了,这是北朝狗贼,死了就死了。
  想到这里,青青鼓起勇气,靠在沈秋身边,她听到师兄低声说:
  “明显的穿刺伤,肺部被刺穿导致窒息,心脏也被切开,应该是剑类凶器...很锋利啊,切口这么小,更像是铁纤一样的东西。”
  “尸体还有余温,估计也就是十几分钟,最多半个小时前发生的。他也没有挣扎的痕迹,肯定是袭击致命,就像是刺客...阿萨辛?”
  “师兄,你在说什么怪话?”
  青青捂着鼻子,嫌弃的踢了一脚尸体。
  沈秋倒是不在意,他伸手将尸体边散落的一把带鞘的刀抓在手里,又从尸体上解下匕首,交给青青绑在木棍上。
  又在那人的包裹里翻了翻,却没找到几样有用的东西,倒是有形状古怪的银子。
  那些散碎银两让沈秋再一次有了不真实的既视感。
  果然是来到一个古代世界了。
  自己身边的小丫头片子满嘴的江湖中人,现在看来,这果然是个凶狠的江湖。
  “青青啊。”
  沈秋将那雁翎刀背在身后,拄着绑了匕首的木棍,他和青青越过尸体,继续朝着山里行走,他说:
  “你猜,这人是谁杀的?”
  “山鬼吧。”
  青青左右看了看,她有些害怕,又有些解气,她回望着被丢在路边草丛里的尸体,她说:
  “是山鬼在追杀那些北朝狗贼,肯定是这样的。”
  “这就是好事啊。”
  沈秋连步伐都轻快了几步。
  他说:
  “山鬼在帮我们,所以,这是好山鬼,对不对?”
  “你又说怪话。”
  青青瞥了一眼师兄。
  她总觉得,师兄自从和师父失散之后,就好像变了个人。
  她记忆中的沈秋,那是个很无趣的闷葫芦,学武又不会,走镖也不精通,算个账都算不利索,说是师父的弟子,其实也就是小镖局的帮闲。
  身无长技的师兄,连镖师都算不上,好在小镖局业务也不多,每次走镖,都是师父亲自押送的。
  唉,师父对她真好,把她当女儿一样,也不知道师父现在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青青的情绪又变得低落了一些。
  好在,唯唯诺诺的师兄似乎变的靠谱起来了。
  跟着他,自己也很心安呢。
  师兄妹走了大半天,但距离眼前那山的距离似乎也没有缩小多少,望山跑死马大概就是这个道理。
  不过现在是白昼,又是在太行山外围,这山谷里也没有什么猛兽。
  青青倒是看到了几只狐狸在追兔子,还有小鸟在林间叽叽喳喳的叫。
  如果没有那些追捕他们的北朝狗贼,眼前这景象,就像是一场踏青。
  “青青,我这块玉,是什么来历啊?”
  沈秋走着走着,又看到了手腕上带着的剑型玉石,他回头对蹦蹦跳跳的小师妹问到。
  后者头也不抬的拔着路边的小花,她说:
  “当初师父在燕郊救下你的时候,你就有那块玉呢,应该是你父母留给你的吧,不是什么好玉,你忘啦?我们在苏州还专门请人看过。”
  “就是最普通的玉石,也卖不出钱呢。”
  “是吗?”
  沈秋耸了耸肩。
  他觉得这块玉不是那么简单的。
  之前睡梦中浮现的记忆里,这块玉可是一个看上去就很厉害的家伙交给他的。
  还说了什么仙缘之类的话。
  但原来那个沈秋似乎没有把这些事情告诉青青和他师父,这大概是他藏在心底的秘密吧。
  “休息一下吧,师兄,我脚都磨出水泡了。”
  两人又走了一炷香的时间,他们距离深山入口处已经不远了,还能听到有水流奔腾的声音,青青提议在阴凉处休息一下。
  沈秋带着她走到林边,看着小师妹脱掉布鞋,果然,那小脚丫子上已经有了水泡。
  这倒是让沈秋颇为惊讶。
  他一边帮小师妹挑破水泡,一边问到:
  “你一天自称是江湖中人,但这细皮嫩肉的,倒像是富家小姐呢。”
  “哼”
  小脚丫被师兄握在手里,这特殊的感觉,让青青脸颊通红,虽说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但女孩子的身体,怎能让男人随便碰呢?
  这以后,自己是不是就嫁不出去了?
  青青胡思乱想着,沈秋也不在意。
  他一直在努力的回忆,那些零散的记忆也不断涌上心头。
  小师妹范青青也是师父收养的孩子,但她被师父视为己出,和自己这个帮不上忙的徒弟的待遇,那可是天差地别。
  路不羁的小镖局在苏州有一间宅院,青青在那里度过孩童时光,在沈秋的记忆里,路不羁对任何人都冷着脸,惟独对青青关爱有加。
  他说的其实没错。
  虽然师父行走江湖,但青青从小就是被当成富家小姐一样养大的,当然也不是娇生惯养,偶尔青青也会跟着师父一起走南闯北。
  论起江湖经验,这丫头可比现在的自己强多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