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346米,兵荒马乱一场梦

坑深346米,兵荒马乱一场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回想,回想细节。.com
  
      越往深了想,墨九的头,就越痛。
  
      “六郎……”
  
      她抓着马绳的手有些发颤,声音也似乎在喃喃。
  
      “怎么会这样?墨家的火器……怎么可能?”
  
      其实她不需要答案,只需要一个安慰。
  
      或者说,需要有人来告诉她,没事的。没有人背叛。
  
      也需要一颗定心丸,让她相信——兴隆山上会没事的。
  
      “不要慌,阿九!事情还未有定论。”
  
      萧乾似乎知道她内心所想,安抚地看她一眼,调过马头把赵声东喊了过来。
  
      这个时候,整个场面都是混乱的。
  
      突如其来的意外,让赵声东这么稳重的人,跑过来时,额头上都冒了些虚汗。
  
      “主公!城门口,全乱套了。”
  
      嗯一声,萧乾冷静地吩咐他道:“找人去看看扎布日的伤情。另外,把扎布日的火器都撤下来。”
  
      “这……”赵声东沉吟一下,“都不要了?”
  
      “不要了!”
  
      “可那样多的数目……”
  
      “速度去办!”
  
      “属下领命!”
  
      那些火器到底是不是都有问题,现在也未可知。
  
      如果不运下来,势必会影响他们进攻,甚至被人利用伤人。
  
      如果全都运下来,又需要耗费人力与时间,甚至引起军心骚乱。
  
      但萧乾有令,赵声东也不敢置疑,飞快地骑马去办了。
  
      墨九怔怔站在那里,脑子乱糟糟的。
  
      “六郎!不行,我担心女儿,我得马上回兴隆山……”
  
      想到女儿有可能出事,墨九几乎抓狂,甚至都顾不得这里是不是战场。
  
      “不要急!”萧乾看她这般,又是心疼,又是无奈,不由加重了语气,“阿九,你听我,不要急。好吗?”
  
      越是紧张的时候,越是不能着急。
  
      可想到她的闺女,想到兴隆山那一张张面孔,墨九还是有些手足无措。
  
      终于,被萧乾厉色的眸子一剜,她抿了抿嘴。
  
      “对不起!六郎,我不该扰你心神——你别管我。”
  
      “乖!我们的女儿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会没事的。”
  
      萧乾是明白她为何心忧的。
  
      但这个时候,他来不及和她说更多。
  
      安抚她几句,他极快地转过身,把薛昉叫过来,让他通知古璃阳和另外几位将军,做下一步计划。
  
      情况比墨九想象的还要糟糕,城门口的大规模火器,炸死了不少自己人,更可怕的是,随之而来的各种猜测,乱掉了军心,影响了进攻的气势。一支数十万人的大军,最紧要是人心,作战声势太重要了。此时出了事,哈拉和林的城门,阵脚一乱,犹如煮沸了的一锅粥,血水、尸体、倾倒的车辆,踩脏的旌旗……整个场面如同人间地狱。
  
      天光已然大亮。
  
      长空中的猎鹰,长声啸啸着盘旋飞翔。
  
      夹杂在蓝天白云中的是万丈霞光。
  
      可苍穹底下,却是疯狂的尖叫与怒骂。
  
      收拾现场的,抬开尸体的,推动火器的。
  
      还有那些被火器炸死人时吓得四处乱蹿,如今又回头寻找组织的。
  
      一片嘈杂……
  
      一片混乱……
  
      墨九骑在马背上,望向那一片看不透的地方,视线有些模糊。这个时候,萧乾正在她身边不远处向薛昉、古璃阳等人安排任务。眼看再一次的战斗即将开始,谁也没有想到,那一名奉命去前方查控军情的斥候,突然又疾驰过来。
  
      他的眼神,比之前更惊。
  
      他的样子,比之前更乱。
  
      “主公!主公!不得了,不得了啊!”
  
      军心本就不稳,听他慌乱叫嚷,萧乾面如阎王。
  
      猛一调头,他不悦地一掀披风,厉色喝问:“何事如此慌张?”
  
      “不,不好了。”那斥候结巴着翻身下马,“城门开了!开了!乌日根的骑兵冲出城,杀了过来……还有,还有,苏赫王爷的兵马,突然从……从敖伦门打了过来,包了我们的饺子——”
  
      什么?辜二?
  
      墨九听见自己的心,“咚”一声捶响。
  
      终于来了吗?果然他还是没有经过人性的考验吗?
  
      不得不说,这一招挺高明。
  
      打了三年仗,眼看就要摘取胜利果实了。他趁着扎布日军队出事,萧军一片混乱,乌日根又出城迎战,直接来捡这个大便宜,简直就是省时省力省人工的大好事啊?
  
      可他到底是临时起义,还是早已做好了准备,就等这一天?
  
      墨九猜不出答案,心里冷飕飕的,双眼巴巴地望着萧乾的脸。
  
      他英俊的面孔此刻略略暗沉,相比于她,却仍是冷静了许多。
  
      迟疑一瞬,他眉梢一扬,冷冷说。
  
      “传令!大军全速压向城门,两翼掩护,中间弓箭覆盖,古璃阳带兵痛击乌日根,孙走南侧翼抵制苏赫,试探动向。其余人等,随我迎战!”
  
      “得令!”斥候下去了。
  
      薛昉怔怔站在那里,“主公,这……这怎么回事?”
  
      很显然,辜二突然出兵,一网打击的做法,他亦没有想到。
  
      萧乾微阖双眼,冷冷道:“他只是按捺不住了。”
  
      “可是主公——”薛昉这次负责萧乾的周边护卫,一直不离他左右,可对这事的一无所知,让他声音略显紧张,“苏赫麾下的骑兵,都是精锐,其中包括北勐最精锐的怯薛军,兵员数量也比我们多——而萧军的士兵,大多来自南边,战斗力本就偏弱,再加上乌日根的北勐骑兵堵在前面。这一仗,凶多吉少啊!你看要不要先退——”
  
      “退?”萧乾一笑,“此刻还有退路吗?不得长他人志气!”
  
      “属下知错!”
  
      薛昉拱手,垂下了头。
  
      可墨九却知道,他的话,并非胡言乱语。
  
      实际上,苏赫手下的北勐骑兵,战斗力本就强过萧军。
  
      更何况,在人家的地盘上,人家这是在打主场。更何况,人数还占优?
  
      接二连三的坏消息,听得墨九心里仿佛压了一座大山,有些呼吸不畅起来。
  
      “六郎!薛小郎的话……不无道理。”
  
      萧乾目光看着前方,似乎也在思考,过了一瞬,他缓缓眯起眼。
  
      “闯北!发信号给森敦!”
  
      一听这话,薛昉与墨九都愕住了。
  
      森敦是怯薛军首脑,四怯薛之一,他不一直是蒙合的心腹吗?
  
      这什么时候,森敦变成萧乾的人了?
  
      他们目光中都有疑惑,可这个时候,萧乾来不及解释太多。
  
      他瞥一眼墨九与同样不知情的薛昉,声音清冷,语调极沉。
  
      “很早以前,我就把他安排在蒙合身边了。原以为这次用不上他,没有想到——终于用上了。”
  
      用上了他,就意味着与辜二的彻底决裂。
  
      对此,萧乾并不完全意外。可他的情绪似乎不太好,每个字眼都说得有些艰难。
  
      等把事情都安排完,他回头看了一眼墨九,“阿九,跟着我。”
  
      说着他便一马当先地冲到了前面。
  
      墨九一愣,握紧火铳也跟了上去。
  
      此时,战斗已经打响。
  
      相比于先前的牛刀小试,真正残酷的战争这才开始——
  
      乌日根趁着城外大乱,几乎调集了哈拉和林全城的守军,做孤注一掷的大决战。原本他也只是想拣一个便宜,没有想到打出来才知道,苏赫和萧乾居然在阵前反目,窝里斗,互相撕杀起来。这对于久困于哈拉和林的乌日根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消息传出去,守城的北勐兵全都振奋了。
  
      他们仿佛看到了希望,杀将起来更加拼命!
  
      而且,由于南荣和北勐的国界差异,他们的目标几乎一致。
  
      “杀啊!”
  
      “把萧乾赶回老家去!”
  
      “把萧军送回老家!”
  
      “杀!杀死南狗!”
  
      “兄弟们,为了北勐!冲上去!杀死他们!”
  
      “一个也不留!”
  
      吼叫声、厮杀声,如同闷雷入耳。
  
      今日这历史罕见一仗,实在太混乱了!
  
      进攻的,打到了自己人。
  
      被围的,突然反攻出来。
  
      原本是盟军,突然变成了敌人。
  
      一直被困得哭爹喊娘的北勐骑兵,突然悍勇起来。
  
      “保护大汗!”
  
      “驱逐南贼!”
  
      “保护大汗!”
  
      “驱逐南贼!”
  
      他们大声喊着口号,疯子一般杀向扎布日的队伍,又从他们中间冲出,直接往萧军,往墨九这边杀了过来。也许是拼死一搏的勇气燃烧了他们的热血,也许是到了这一刻,他们除了破釜沉舟别无他法,也许是苏赫与萧乾的反目燃起了他们的信心——哈拉和林的战场,沸腾了。
  
      这一次,彻底被激发了战争狂性的北勐人,凶狠如狼。
  
      他们见人就砍,双目赤红,骂声不止。哪怕杀得披头散发,或者身受重伤,拼着垂死挣扎的一口气,也要扑上来咬几口。
  
      “他们疯了?!”
  
      “狗日的,这些疯子!”
  
      正在这时,北勐骑兵中不知谁大喊了一声。
  
      “杀了那个叫墨九的女人!就是那个女人挑起的战争,杀了她!”
  
      “杀了她!”
  
      “杀了墨九!”
  
      人都有从众之心,群情很容易被煽动。
  
      这么一喊,北勐兵的主力就完全往墨九这边压过来。
  
      墨九听着这样的喊话,心里不由冷笑。
  
      她不知道是谁在煽动,却知道对方故意把她当成靶子,是为了影响萧乾,让他分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