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337米

坑深337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母女两个站在风口半天,玫儿看不下去了。
  
      “姑娘,回吧,小小姐体寒,受不得风——”
  
      大概在娘肚子里受了那些非人的夹磨,小丫头被萧乾抱出来时,穿上小衣裳才四斤,身子原就有一些瘦弱,如今长到三岁了,五官精巧漂亮,就是那把身子骨瘦得让人看着怪心疼的,怎样食补也补不起来,体重比同龄孩子都轻巧好多。
  
      为了这事,墨九也发愁。
  
      可兴隆山所有的大夫都瞧过了,该想的法子也都想了,甚至萧六郎也根据她的描述数次托人传回食补的方子,但或许是小丫头天生如此,吃啥都不长肉。好在她没病没痛,能吃能睡,精神头也好,除了瘦弱一些,也没有别的问题。
  
      “唉,回吧!”
  
      叹一口气,她拉扯一下衣裳,怎么驮着女儿出来,又怎么把她驮回去,玫儿想为她换把手,她也不肯,丝毫不假于他人之手。
  
      墨九对萧直,比寻常的娘要来得纵宠。
  
      她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小丫头没有爹在身边,所以她要付出两倍的爱。
  
      好在,这小丫头也没有被她给惯坏,一直乖巧懂事还聪慧,小小年纪,就懂得看人脸色。
  
      这会儿听到墨九的叹息声,她一个字都没吭,乖乖趴在墨九的肩膀上,直到墨九觉着不对劲儿,仰下巴问她,“怎么,睡着了?”
  
      小丫头瓮声瓮气地回答,“才没有。”
  
      墨九笑问:“那怎么没有声音了?刚才不还是会问问题的小麻雀吗?”
  
      “娘亲不开心,直直不敢说话。”
  
      “……”墨九心里一惊,“这谁教你的?你是娘的女儿,在娘这里,任何时候你都可以说话。”
  
      “没有人教直直。”萧直的小下巴突然搁在墨九的脑袋上,磨蹭着她的头发,有些痒痒的,说话时的气息也甜甜的,软软的,“娘亲,直直不舍得你难过……”
  
      难过?她有吗?
  
      墨九失笑,“瞎说!娘亲哪有啊?”
  
      小丫头沉默了一瞬,突然道:“那直直给娘亲唱首歌,娘亲就笑一笑吧?”
  
      “好哇!这买卖划算!”
  
      墨九放缓脚步,面带微笑地走入墨家广场,望着阳光从墨子像的头顶落下了,微微眯了眯眼,看弟子们忙忙碌碌,心弦慢慢地松缓。头顶上,小丫头小黄鹂似的声音,也在这时脆生生的传来。
  
      黑黑的天空低垂
  
      亮亮的繁星相随
  
      虫儿飞虫儿飞
  
      你在思念谁
  
      黑黑的天空低垂
  
      亮亮的繁星相随
  
      虫儿飞虫儿飞
  
      你在思念谁
  
      ……
  
      ……
  
      娘儿俩带着玫儿回到墨家九号,还没进院门就听到里面的笑闹声。
  
      小子、丫头好几个,带着旺财和狼儿正在院子里追来追去地疯跑。墨九一怔,笑着抬步入内,果然看到彭欣、宋妍、尚雅三个都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围坐吃茶,剥瓜子。
  
      “你们几个今儿倒来得齐整?!”
  
      说笑着,墨九把小丫头从脖子上放下来,拍拍她的头。
  
      “去吧,玩去!”
  
      一看到小伙伴,小丫头就开心得咧了嘴。
  
      “噢!我来了!”
  
      “快!直直来这里,做我的新娘……”
  
      “才不要!”
  
      “……”
  
      这几个小家伙常在一块玩耍,几乎形影不离。彭欣家的小虫儿,尚雅和乔占平的大女儿乔婉青,小儿子乔云,宋妍的儿子宋离,还有坤门长老申时茂的大孙子申裴枫,另外还有一群山上弟子的野小子野丫头,凑在一起简直要反天。
  
      墨九笑望着孩子,徐徐坐下,玫儿赶紧上了茶来。
  
      “姑娘喝茶。”
  
      “嗯”一声,墨九捧着茶盏,突然有些感慨。
  
      “一转眼,他们都这么大了呢。”
  
      “是啊!我家小虫儿,越来越野!都快要管不住了。”
  
      “哈,这小子像他爹!”墨九随口应着,说完却瞥到彭欣微怔的面色,赶紧放下茶盏,一脸惊喜地看着她,把话扯开,“噫,彭姑娘这次回来,好像变好看了啊?你们都没有发现吗?”
  
      她意在转移彭欣的注意力。显然,这招是成功的。
  
      宋妍和尚雅懂得她的意思,跟着就附合地一脸堆笑。
  
      “是啊,我们刚才已经说过好了,这身衣裳嫩色,喜气!适合她这样性子的人。”
  
      那是一件偏粉的红衣裳,对时下喜欢穿红挂绿的妇人来说,算不上艳色,可对于常年穿青灰这样单纯暗系的彭欣来说,却是罕见的。而且,这身衣服确实衬得她气色好看了,那一张常年苍白的脸,也添了一丝活气。
  
      “哪里有?你们说笑了!”
  
      “没说笑,没说笑。真的好看!”
  
      “是啊,怎么突然想到换这种颜色来穿了?”
  
      “这不为了我们小公主的生辰吗?我做干娘的,不能整日哭丧着脸,让孩子看了不舒坦是不?”
  
      听几个妇人七舌八嘴的问,彭欣淡淡回应着,脸上不再有刚才那一瞬的伤感。
  
      三年过去了。
  
      她从一开始迫不及待想找到宋骜,每年两趟雷打不动要“出去走走”两三个月,到现在,虽然她还是每年会“出去走走”,但对于寻找宋骜的事儿,似乎不再像以前那么急切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