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331米,信任

坑深331米,信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门无声的开了,披着月夜入屋的萧乾,满身疲惫。
  
      墨九伤口疼痛,原就没有睡得太熟,听到动静,眼睛倏地睁开,借着微弱的油灯光芒,她撑了撑身子,似乎想要坐起,却被萧乾眼明手快地冲过去按住了。
  
      “不要用力,小心伤口绷裂。”
  
      他是个大夫,不仅把墨九照顾得很好,每天都会有千万遍的医嘱,叫她务必多加小心。
  
      剖腹这样的大手术,他是第一次尝试,满心都有不确定。换别人还好,换到墨九身上,哪怕一点点意外,他都承受不起,所以处处小心。而墨九对此,也心知肚明。换到后世那样的医疗条件下,剖腹产也会有伤口久不愈合甚至感染绷裂等问题,何况现在?
  
      在这方面,墨九从不与争执,也不犯倔。
  
      被他摁住肩膀,她乖乖地重新躺好,眨着眼问。
  
      “大半夜的出去干吗?约会情人去了?”
  
      萧乾唇角一勾,“是啊,约会我的小情人去了。”
  
      抿一下唇,墨九知道他去看过小丫头了,声音不由充满了温情。
  
      “小丫头睡得好吗?有没有乖乖的?”
  
      “睡得好,也乖得很。”
  
      和薛昉谈完事回来之前,萧乾确实辗转去了一趟奶娘那边,看了看小丫头。如今见墨九问及,他脑子里便是那个粉嘟嘟小孩儿襁褓中的俏模样,面孔情不自禁地柔和起来。
  
      “那小脸儿也比刚抱出来时好看多了。皮撑起来,不再皱巴巴的,像个小老头儿了。”
  
      “啐”了一口,墨九娇嗔着,又板了脸。
  
      “哪有说自己闺女是小老头的?小心闺女长大,我告你状。”
  
      “是是是,不说了。”萧乾宠爱的看着她,那眼光和看小丫头时没有区别,都像宠溺着自己的孩子,仿佛这一大一小两个丫头,就是他的全世界了。
  
      默了一瞬,他复问:“伤口还痛吗?”
  
      “当然啦!”墨九趁机撒娇,“你把肚子剖开试试就知道了?”
  
      “躺好!我再看看。”萧乾心疼不已,慢吞吞蹲在床边,轻轻掀开被子,褪下她的小衣,观察片刻,皱起了眉头,“阿九可困了吗?”
  
      “不困。”刚睡了一觉醒来,墨九精神头很好,“怎么了?”
  
      “你若不困,我再给你换一次敷料。”
  
      “行。你是大夫,你看着办就好,我但凭吩咐。”墨九调皮地吐个舌头,心情看上去很不错,见他转身过去拿药箱,又盯着他的背影咕哝,“不过萧大夫,咱俩可说好的啊,不许留下丑陋的伤疤,你可不要忘了!”
  
      萧乾以前常年征战,身上留下了大大小小数不清的伤疤,从来都不以为意,对墨九将肚皮这样**地方的伤疤看得这样重,一直不太理解。不过,妇人嘛,自有妇人的想法,他如今越发地尊重她,所以,当她提出这个不太合理的要求时,他想也不想的同意了。
  
      然而……
  
      那么大的切口,想要半点伤疤都不留,怎么可能?
  
      对此,大神医真真有些费神而苦恼。
  
      他放慢了调和药膏的手速,想了一会,又回头慎重地告诉墨九。
  
      “嗯,我尽量吧!”
  
      “什么叫尽量啊?你说话不算数。”
  
      一看墨九急眼了,想着她伤势未愈,萧乾赶紧放柔声音。
  
      “你别激动,我是说尽量不留下难看的伤疤……”
  
      “不留难看的伤疤?难道可以留不难看的伤疤?伤疤有不难看的吗?”
  
      这就是不讲理了啊!
  
      可萧乾确实藏了一点潜台词,以便日后为自己洗白,不算食言。
  
      一下子对墨九识破,他挑了一下眉,也不慌乱,只徐徐笑开,继续哄她开心。
  
      “娘子的吩咐,为夫敢不遵从?可不敢相瞒阿九,这想要完全除疤属实不易,短期内,更不可能。但阿九信我,总会有办法的。你年纪小,长几年,慢慢就淡了……”
  
      听他委婉相劝的语气,墨九有些泄气了。
  
      那么大一个疤啊,看着就膈应啊。
  
      没有后世的美容刀,她这个剖腹产完全横切的,留下的伤疤可比后世剖腹产大多了。
  
      想想她这么美的身子,就这样毁了,她不由扁起了嘴!
  
      而且,等几年什么概念?
  
      也许用不着等几年,她都又怀上了呢?
  
      想着自己有可以步入生育机器的不归路,她蔫蔫地拿脑袋蹭了蹭枕头,就差抹眼泪儿了。
  
      “我不管!反正我的美貌,由你负责。”
  
      “我负责!我自然要负责的。”萧乾对她言听计从,哪里舍得反驳半句?
  
      等他一句一句哄着哄着,把敷料配好,为墨九重新上过药,又赶紧吩咐玫儿打了温水,替她仔细擦过身子,换上干爽的衣服,他这才叹着气,小心翼翼地上床,挨在她的身边,还不敢挤得太近。
  
      “我会不会挤着你?”
  
      “还好。”墨九勉强地扯着嘴一笑,“你睡觉很老实。好吧,实事上,我就没有见过睡觉像你这么老实的人了,动都不动,整夜不翻身的……”
  
      她当然不知道萧乾“动都不动”需要多大的意志力。
  
      可萧乾却从她的话里捕捉到了一丝不对劲。
  
      “你未必还看过旁人睡觉?”
  
      墨九一愕,差点被他逗乐了。
  
      “当然啦!而且是男人……”
  
      “谁?”他刹那严肃起来。
  
      “我爹!”墨九瞪他,有些哭笑不得:“怎么,不可以?”
  
      一听是他爹,萧乾面色稍稍缓和了一下,可转瞬,他就又警觉起来。
  
      “你还未出生,你爹就死了。你何时看过你爹睡觉了?”
  
      墨九其实想说的是她前世的爹,也就是她飞机失事那个老爸。可口那么一说,却没有想到萧乾的思维发散得这么快,马上就抓住了重点漏洞,让她都无从解释。
  
      没法子,解释不了,她只有一招杀手锏了——耍无赖了。
  
      “谁说我不能看到?我里看过行不行?我还和男人在里做过那事呢,行不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