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291米,傲娇与冷漠

坑深291米,傲娇与冷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    墨九稍稍眯了眯眼,迈开脚步——
  
      那一层层围得密不透风的后珒侍卫,闪到两侧,为她留出了一条路。
  
      墨九从中穿过,刚走近完颜修的车辇,马上有侍卫躬身放好马杌,侍女也上前打了帘子,倾身相扶。墨九抬眼往里一望,就看见了坐在辇中,紧紧闭着双眼的完颜修。
  
      他气色很差、一脸苍白,身上还有包扎的痕迹。
  
      看来确实伤得不轻啊!?
  
      车辇中的医官看她在外面等着,低头就拎着药箱出来了。
  
      墨九心下焦急,没有多想,就踏上了马杌。
  
      “完颜修——?”
  
      她低低地唤着,轻轻触碰他的肩膀。
  
      “你摔到哪里了?”
  
      他没有回答。这时,墨九身后的帘子,扑一声放下。
  
      一股冷风袭来,让她条件反射地回头看了一眼。
  
      帘子闭合了,车辇中只剩他二人。
  
      她抿了下唇,再回过头来,却正好对上完颜修徒然睁开的眼。
  
      “狼儿它娘,你来了?”
  
      他清亮的目光中,似乎带着一抹若有似无的戏谑,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也非常讨打。
  
      “你骗我?”墨九上下打量着他,马上就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一颗悬在喉咙口的心,在落下去的同时,又气又恨,要不是身子不方便,她真想狠狠暴揍这厮一顿,“看来你昨儿没有挨王爷收拾啊,胆子愈发的大了!”
  
      “你想多了——”完颜修邪邪抿唇,慵懒地躺着,抱着双臂看她,“凭什么就认为,挨收拾的人一定是我?”
  
      “嗯?”墨九奇怪,“难道王爷没有揍你?”
  
      “当然——揍了!”完颜修眉梢一扬,“不过我也把他揍了。”
  
      “明白,你俩互揍!”墨九点点头,一脸了解地淡然,“可你们互揍关我什么事?有气朝他去,为什么骗我来?”
  
      “不为什么,三爷就想看看,如果我要死了,你会不会为我担心?”
  
      完颜修懒洋洋地躺着,那似笑非笑的样子,对墨九来说,确实太拉仇恨了。想她在这样大的风雪中,从温暖的房间里匆匆忙忙赶路前来喝冷风,还一路为他忧着心,祈祷着他不要出事,结果他却给她搞这么一出令人哭笑不得的把戏,也真真儿够让她生气了。
  
      “你多大了?”她瞪他一眼,“怎么像个小孩儿似的?也不嫌臊得慌!”
  
      “臊什么臊?”完颜修斜眉入鬓,说得异常得意,“我是把你的人骗来了重要,还是尽顾着脸面重要?”
  
      “好吧,算你有理
  
      重生之粉色韩娱。那么请问完颜国主,你骗我来,究竟为了哪般?”
  
      “多简单呐,不就想在走之前,再看看你呗?”完颜修说得理所当然,就像墨九这个人是他想看就看,愿想就想的女人一样,那一副嘚瑟的样子,让墨九不知该气,还是该笑。
  
      “幼稚!”她冷斥一声,“好了,你看完了,我该走了。”
  
      说着,她就转身要去撩帘子。
  
      背后却传来完颜修讨打的笑声。
  
      “你舍得走?”
  
      有什么舍不得的?墨九哼一声,不语。
  
      完颜修盯着她瘦削的脊背,眼睛微微一眯,眸色突地变得深邃了许多,就连声音也低沉得不若他平常的玩笑,严肃得总算有一个后珒国主的样子了。
  
      “人都来了,你就不想见见她吗?”
  
      她?她是谁?
  
      心里咯噔一下,墨九怔了怔。
  
      冻得僵硬的身子,刹那间就回暖了。
  
      原来如此——
  
      完颜修以身涉险摔下马去,搞这么一出苦肉计骗得她来,只是为了给她一个见宋妍的机会。他知道她想与宋妍道别的渴望,于是,用自己的危险来成全了她的心愿。局势太敏感了,也只有这样的情况下,她来见宋妍,才不会被人发现。
  
      双眼突地一润,她真诚地笑说:“它舅,谢谢你!”
  
      “少他娘地说这个,老子不爱听!”完颜修突然有些生气,却不知道气从哪里来,“你有心说谢,还不如再诚恳一点,陪老子睡一觉?”
  
      又来了!又来了!
  
      墨九扯了扯嘴角,实在有些无奈。
  
      可同一个梗听得次数多了,也就少了尴尬,添了笑料。
  
      因为完颜修再说这句话时,也真的只剩下玩笑了。
  
      她俏皮地眨一下眼,“行啊,下辈子你早点排队,也许有机会。”
  
      “说得好像你下辈子还是香饽饽似的。哼~下辈子三爷兴许就不乐意睡你了。你想睡我,也得看老子有没有兴趣。”傲娇地嗤完了墨九,他懒懒抬手,掀开车帘,对着外面喊了一声,“伊里,拿个毯子进来。”
  
      “喏!”
  
      外面响过清脆的女声。
  
      墨九心里一窒,手指微微一卷。
  
      那熟悉的声音,可不就是宋妍?!
  
      这个完颜修,为她改个名不奇怪,可他真打算把她当丫头使唤啊?
  
      直勾勾望向完颜修,她的眼睛里,写满了疑问。
  
      完颜修挑一下眉头,看明白了她的意思,唇角邪邪一勾。
  
      “她吃我的饭,穿我的衣,不做些事情,难道就坐享其成?哪有这样的道理?”
  
      “她好歹是公主,你就不能——”
  
      “不能韩舞大帝!”完颜修打断她,“后珒没有这样的公主。”
  
      “……”墨九心疼宋妍,声音放得更小,“她吃你多少粮食,穿你多少布料,花你多少银子,全都由我来补给你……”
  
      “不行!”完颜修拒绝得不留半分情面。
  
      “你——完颜修!”
  
      “我在啊!”
  
      “你又不缺钱,何必呢?”
  
      “谁说老子不缺?”
  
      “我说我补给你。”
  
      “我为什么要使女人的钱?”
  
      “我……”墨九终于被她堵得没了言语,可不等她再抢辩出口,帘子就开了。
  
      宋妍上来,慢慢蹲身,将手上的毯子搭在完颜修的膝盖上,“墨九,我没事的。”
  
      “小妍!”墨九上前,执了她的手,“怎么几天不见,你就瘦成这样了?”
  
      宋妍摇了摇头,那张脸憔悴得都尖了,双眼也略有凹陷,一片灰暗,两只黑眼圈大得哪里还有昔日的公主风采?再加之穿了身灰扑扑的丫头衣服,未施粉黛,未有佩饰,简直与之前的紫妍公主判若两人,要不是墨九与她熟悉,单单这样在路上瞅见,估计都认不出来了。
  
      “你没吃饭,还是他对你不好?”
  
      墨九首先想到的,就是她受了虐待。
  
      可宋妍的脸上,却带着苦中作乐的笑,“墨九不要胡说——”她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半阖着眼睛的完颜修,微微低下头去,“国主能在危难之时收留我,容我苟且偷生,留得一命,已是大恩,我哪里还敢有别的要求?”
  
      “妍儿——”墨九握住她的手。
  
      那一双原本细皮嫩肉的手,一片冰凉,粗糙,让她突然不忍心。
  
      “让你吃苦了。”
  
      “呵,这算什么?”宋妍的样子,似乎真的不以为然,从墨九手中抽回手来,捋一下头发,偏了偏头,露出一抹笑,“我如今这样不好吗?不必特地装扮,恐怕也无人识得。能少不少的烦心事哩。”
  
      墨九心里一叹!
  
      她知道宋妍是为了安慰她。
  
      也知道这些日子,她肯定过得很不好。
  
      颠沛流离他乡,与一群不熟悉的人相处,真的只能用“苟且偷生”来形容了。
  
      想了想,她把心一横,“如今我们就要南下了,要不然,你跟我去,留在我的身边,这样也彼此有个照应——”
  
      “墨九,不用了。”宋妍道:“王爷如今得以领兵,全靠蒙合的信任。蒙合对你有心思,你的身边肯定会有眼线,一旦被人发现我没有死,只怕会对你们不利。而且,北勐大军南下,我以何种身份跟随?”
  
      她脸上的苦,墨九看得见。
  
      虽然有没有宋妍的存在,蒙合早晚都会对他们不利,但如今若让蒙合发现宋妍之事,确实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说不定还会牵扯到完颜修。宋妍的人也已经在这里了,总不能说把她带走就走吧?
  
      而且,宋妍也有她的道理生长吧,魔豆。
  
      她生在南荣,长在南荣,又怎么能跟着北勐兵南下,去打南荣?
  
      避开这纷乱的岁月,于她而言,确实最好。
  
      墨九看着她憔悴的脸上残留的忧色,叮嘱一般小声道:“你好好在阿嘞锦呆一阵,等这边平静了,我再派人接你回来。”
  
      “好。”宋妍微微一笑,“我等你!”
  
      两个人相对而视,眼眶都有些湿润,却久久无语。
  
      看她二人这样子,坐在那里半晌儿没有吭声的完颜修,突然抬了抬眉,目光耐人寻味,“都交代完了?”
  
      墨九侧过眸去,对他感激地点头。
  
      “它舅,以后妍儿之事,就劳烦你了。”
  
      “别!你劳烦不着我。”完颜修的样子还是懒洋洋的,语气也没有什么温度,更没有半分地同情心,“我这个人说话向来算话,哪怕你墨九跪下来求我,也改变不了我的决定。我说过,我只负责把人带到阿嘞锦,余下的事,与我无关。她的生死,更与我八竿子打不着。”
  
      “完颜修,你这个人——”
  
      当着宋妍的面儿,墨九觉得他这样说太狠心了,语气不由有些着急,可话没有说完,却被宋妍阻止了,“墨九!”
  
      她紧紧捏了一下墨九的胳膊,轻松地一笑,“完颜国主说得对,我的生死本就与他无关,他帮我是人情,不帮也是正理。你放心,我这么大一个人了,经了这些事,不管再遇上什么困难,都可以把自己照顾得很好……”
  
      “妍儿——”
  
      “我真的会没事的。”
  
      看她这样,墨九深深吸一口气,才忍下了心里的郁气。
  
      完颜修这个男人,说脾气好吧,有时候是真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