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266米,密战风云

坑深266米,密战风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哨声一响,对方就急了。
  
      嘴里恨恨骂咧着,全是墨九听不懂的北勐话。
  
      一群群士兵举刀示意,似乎恨不得杀过来。塔塔敏冷眼一扫,低喝一声,嘴里满是不屑的痛斥,“你们眼里还有我这个公主吗?你们看清楚,我是七公主。”
  
      七公主……?
  
      塔塔敏已将近一年不出公主大帐,今日出来狩猎,又全装的行猎劲装,刚才和墨九站在一起,居然没有人注意她——哪怕她吹了哨子。
  
      这北勐话一出,那北勐兵头目当即一愣,面上露出一丝惧意,很快转瞬又隐去,“唰”地抬手举刀,只听“嗡嗡”声里,全是狠戾。
  
      “兄弟们,他们在拖延时间,不要等了,上!”
  
      这是不想和塔塔敏相认了。
  
      也不愿意承认她七公主的身份。
  
      一认,就不在理。所以,先打再说,是最好的。
  
      是个聪明的家伙。
  
      不过,这些全是北勐话,墨九听得一头雾水。
  
      “塔塔敏,你们在说什么?怎么就惹恼了他们?”
  
      塔塔敏面上冷凝,也拔出系于腰上的一把弯刀,侧眸看来时,刀的寒芒与她眸底的冷漠衬于一处,让墨九冷不丁打了个寒战。
  
      “别问了。人都扑上来了,杀吧!”
  
      “杀啊!杀——墨九要活的。”对面的敌人似乎比他们更急,就在他们对话的短短瞬间,尖锐的刀剑碰撞声,铿铿地响了起来。
  
      有墨九弟子挡在前面,那些人一时半会也近不得墨九的身,她和塔塔敏被围在人群里面,静静看着这一群身手了得的黑衣人。
  
      “有备而来啊!”
  
      说到这里,她默默地伸手入怀,将一颗小小的火霹雳握于掌中,冷冷地吩咐墨家弟子,“兄弟们,人家不跟咱客气,咱也不必客气,能宰几个宰几个,能杀几个杀几个,你们有什么招儿,就都使出来吧!”
  
      这次行猎,墨九不能说完全没有防备,虽然没有预料到会遇上北勐的大部队袭击,但因为有温静姝这个隐患存在,她防人之心还是有的,不仅自己身上随身携带了小火器,墨家弟子身上也有——
  
      但小火器这玩意,唬唬人,让人多支撑个一时半会还可以,遇上人数群多、训练有素的大军玩命,那就成了中看不中用的小把戏了。
  
      所以,她高声呐喊吼着……明着是让墨家弟子和敌人拼命,不要退却,其实不过是为了唬弄不懂的敌人。墨家弟子都听得懂他们钜子的真实意思,其实潜台词是——咱们有机会就溜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墨九最没节操的地方,就是这个了。
  
      她不是战场上的将军,没有太多胜负的荣辱感,不愿意看到墨家弟子有任何伤亡。所以,基本情况下,她不喜欢真刀真枪和人家拼杀。这种拼人的肉搏游戏,太血腥,太暴力。
  
      嗯,她喜欢玩智力碾压。
  
      手一舞,她手上东西掷了出去。
  
      一颗火霹雳炸响了。
  
      “轰”一声,惊住了歹人。
  
      “什么东西?”
  
      “火器,他们有火器!”
  
      有几个敌人惊得叫出了声来,墨九见起到了威慑作用,在人群冷冷低哼。
  
      “你们现在就滚,九爷我暂且饶你们一命。要不然,这青山绿水的地方,就是你们的葬身之地了。”
  
      那一群北勐兵,有一些是能听懂墨九的话的,很快,人群中便传来某种不安定的声音。那头目见状,生怕中了墨九的疑兵之计,大声喊叫。
  
      “兄弟们不要听她的胡扯。中了奸计,给我上,他们没有几个火器!如果有,就不会吹哨子求助了……”
  
      在这一瞬,塔塔敏突然拍马向上,手上尖利的弯刀利索的贯穿了一个北勐士兵的胸膛,看着泗泗的鲜血,她苍白的脸蛋上,满是冷漠,回头就冲墨九喊。
  
      “你带人突围!”
  
      不得不说,北勐的女子确实和南荣的小家碧玉不同。这塔塔敏性子不热,功夫不弱,人也确实显得凶悍得很,一刀一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毫不手软,俨然就是花木兰再生。
  
      墨九从来没有在哪个女人身上看见过。
  
      猛!
  
      利索!
  
      女人也可当豪杰啊!
  
      从阿依古到塔塔敏,墨九总算感受到了北勐公主的牛逼之处。可塔塔敏再牛逼,墨九也不能丢下她断后,自己跑路吧?
  
      “没事,咱们一起。”
  
      墨九手上捏着一条马鞭,经常用着,倒也熟练,冲上去站在塔塔敏的身边,“啪啪”挥舞着,在空中荡出一个个气流,不时骚扰一下敌方,又退回来掩护,于是,那鞭子也算发挥到了它最大的使用。
  
      鞭长,可及,还可吓。
  
      “你走啊!”塔塔敏看得心惊胆战,不由催促她。
  
      墨九呼吸急促地说,“少废话了!你为了帮我才跟上来的,我不能丢下你的。再说了,我便要走,也走不了不是。嘿嘿,咱俩今天就做一对野鸳鸯吧,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
  
      野鸳鸯……
  
      墨九说得慷慨激昂,还有心思开玩笑,可心底真没有这么想。
  
      但凡有一丝希望,她也不会轻言死。说这些,还是为了麻痹敌人。真正的心思,还是有机会就跑路,跑路……咳,堂堂一个钜子,正和敌人干仗呢,她始终琢磨着怎么跑,似乎有点……不上档次。
  
      然而塔塔敏显然不知。
  
      她完全被墨九感动了,一张瘦削的脸上,也不知是热的,还是运动的,满是红嫣的绯色,一双眼神里,也不再有先前看到的颓然之色,整个人都焕发着一种新生般的神采。
  
      “好。你站我后面!”
  
      噫,这女汉子是个小攻啊。
  
      墨九心里暗笑着,真站在她后面去了。
  
      然后,小声的,用只有塔塔敏听见的声音说。
  
      “我开玩笑的,死容易,活不容易,咱们不能死战。现在这儿,离驻营地太远了,其余狩猎的队伍,好像也没有往这边来的,不知道会不会有援兵来帮我们。最可怕的是,我都不知道要抓我的是什么人。如果是他……你懂的,我们双拳难敌四手,还得走为上策。”
  
      她试图说服塔塔敏。
  
      可塔塔敏又怎会不懂?
  
      如果这些人真是蒙合派来的,那想要逃,太难了。
  
      ……逃了今天,明天又怎么办?
  
      除非不在北勐的地盘上。
  
      塔塔敏目光阴了阴,“好,有机会你就逃。”
  
      “你呢?”墨九诧异。
  
      “我……”塔塔敏手舞弯刀,咬了咬牙,似是做了一个什么重要的决定,眸底幽光飞快的闪过,突然将一个墨家弟子的缝隙中杀出来,试图行凶的北勐兵斩于马下,然后隔了许久才轻轻一叹。
  
      “也许我死了,对大家都好。”
  
      墨九心里一惊,“你可别瞎说——哪那么容易死?”
  
      她往前一站,手使长鞭卷一个北勐兵,以助塔塔敏的攻势,却突然看见光线微弱的丛林里头,传来一阵急速的马蹄声。
  
      是谁?
  
      会不会是萧乾?
  
      墨九心底是期待的。
  
      女人落难的时候,首先会想到的就是她的英雄骑着白马赶来营救,可那期待到底是落了空,策马前来的人,却并非萧乾,而是一脸恼意的扎布日。
  
      他就带了十几个亲兵,似乎根本就没有做好准备,而是临时起意冲过来的。一双眼睛赤红如血,像是还没有从宿醉中清醒,看了一眼塔塔敏和林子里的情况,第一反应居然是……骂人。
  
      “你们都他娘的疯了?”
  
      他手上的长刀,入目幽寒。
  
      指着北勐士兵,那声音也满是暴怒,像要吃人的猛虎。
  
      “知道她是谁吗?七公主。知道那是谁吗?苏赫的女人。你们他娘的都不要命了?”
  
      那个将军模样的头目看到扎布日出现,狠狠的惊了惊。千算万算,他也没有想到会引来一个王爷。从头到尾,他不敢说自己是谁派来的,当然也不敢和王爷硬碰硬——可扎布日这厮不是不肯出来狩猎,正在营地里和两个姬妾寻欢作乐么?
  
      哨子!
  
      一定是哨子。
  
      他和塔塔敏本有苟且。
  
      那人怨毒地眯了眯眸,又小意地扫了一眼扎布日。
  
      “王爷,我们是奉命行事,要请钜子一叙。卑下,卑下也并未察觉是七公主殿下……”
  
      “奉命,奉谁之命?”扎布日的额头上,青筋爆裂,依乎还在生气。
  
      “这——”那人很是为难,目光闪烁一下,致礼道:“王爷就不要多问了。您可以带走七公主,但墨家钜子必须留下。”
  
      扎布日微微一怔。
  
      这种情形下,傻子都想得出是谁了。
  
      他迟疑一瞬,看向塔塔敏,目光里并没有与爱有关的情绪,甚至还带了一点痛恨的,或者说受伤的狠,样子也凶巴巴的。
  
      “愣着干什么,还不跟我走?!”
  
      塔塔敏咽了一下唾沫,似乎有点怕他,连马步都退了一下。
  
      “我不走!”
  
      “你少管闲事!”扎布日句句都是刺。
  
      “这不是闲事。”塔塔敏将弯刀横举在胸前,目光坚定地望着扎布日,一字一字,英气十足地说,“墨九是我的朋友,谁杀她,就是杀我。谁想杀她,就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