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258米,轩然大波

坑深258米,轩然大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被无数双眼睛盯着看,什么感觉?
  
      墨九身上毛毛的,环视一下看着弟子们探究的眼神,摇摇头,也懒得解释,直接把行李丢给玫儿,负着双手轻咳一声,就往里走。
  
      “狼儿呢?”
  
      “安置在姑娘房间了。”
  
      “嗯。”墨九点点头。
  
      “可是……”玫儿小心地观察她表情,“狗也来了。”
  
      “财哥?”
  
      “是啊,一路跟着呢,这会儿也不肯走。”
  
      从阴山见面开始,一狼一狗就产生了深厚的感情。旺财好端端一条威武雄壮的公狗,也不知怎么的,居然产生了母狗才有的母性情结,完全把狼儿当闺女似的,舔舔毛,刨刨腿,有时候还会把它叼着到处玩。狼儿也有些依赖它,没事就腻在它的肚皮下方,拱来拱去……
  
      啧啧!
  
      墨九觉得,这么下去,得培养出父女感情来了。
  
      “来就来吧。”
  
      叹一声,她容忍了旺财。
  
      毕竟是有感情的,只要它不觊觎她的“狼闺女”,一切都好说。
  
      左右看了看,她又问玫儿:“左执事呢?”
  
      玫儿指了指棱台坊的书房方向。
  
      “一直忙活着呢,早膳都没进——”
  
      墨妄确实很忙。
  
      墨家有一大堆人,墨家有一大摊子事,他的任务并不轻松。
  
      可以说,他的肩膀为墨九扛起了大部分的责任。
  
      把钜子该干的事,差不多都干完了,除非一定必要墨九来做,要不然,他都会替她做好。这两日的忙碌,也无非为了墨九一句话——查找纳木罕与阿依古的私人关系。
  
      墨家的信息系统是很发达的。
  
      但是这种优势主要在南方,在漠北虽有触角,到底薄弱了一点。
  
      他查了现有的消息渠道,竟是毫无所获。
  
      墨九负手进去的时候,见他眉头紧紧皱着,似在思考,不由轻咳了一声。
  
      “师兄。”
  
      墨妄抬头,看见是她,随即展颜一笑,放下手上的狼毫,过来为她看座斟茶,打量她的眉眼,问道:“吵架了?”
  
      墨九喝一口茶,啧啧有声。
  
      “这眼神儿,太犀利了,果然不愧是我的师兄。只可惜,这一次你真的想错了。”
  
      认真来说,她和萧乾那不叫吵架。
  
      两个人经了那么多的风浪,一起甘苦与共的走过来,那是过命的交情。
  
      不是随便哪个男人,都甘愿为她冒风险,甘愿为她舍命的。
  
      所以,没有原则上的问题,她不愿意太矫情。
  
      只不过,对于让她不爽的人,她也不会让人家太爽就是了。
  
      “哦,那是我误会了。”墨妄审视着她的表情,像个娘家的大兄长似的,一边笑叹,一边审问:“那为何要到棱台坊来住?”
  
      墨九双手捧着茶盏,笑眯眯地望向支摘窗外的耀眼光芒,答非所问。
  
      “师兄啊,你说我这个人,好欺负么?”
  
      墨妄一怔,失笑,“还好。”
  
      “还好,是好还是不好?”
  
      “好。”
  
      “——”这样聊天很累的。
  
      墨九翻个白眼,猛灌一口茶水,突然又侧眸看他。
  
      “师兄,你会不会觉得我这个人太强势,不像女子,不够温柔?”
  
      这话问住了墨妄。
  
      盯着她古怪的面色,他好半晌也答不出来。
  
      墨妄是墨家的左执事,他的本事,一直以来都被墨九的光环遮盖了。其实,他的才能不亚于任何人,敏锐度也不会输给任何人。墨妄与温静姝那点儿破事,他又怎会不知?
  
      是人都会护短的。
  
      他想要捧在掌心的宝贝,怎容许受一点委屈?
  
      皱眉看着墨九,他目光里转动着怜惜的光芒。
  
      “小九,你便是最好的你,不必为了任何人改变自己。喜欢一个人,从来无须卑微。”
  
      喜欢一个人,从来无须卑微。
  
      这话说到墨九的心坎里了。
  
      但实际上,这番话会从墨妄的嘴里说出来,她其实是有点儿震惊的。
  
      毕竟当初墨妄对于方姬然的感情,便算得是顶顶卑微的了。
  
      他为了她,默默地奉献着自己,哪怕明知道方姬然喜欢萧长嗣,甚至与他已有鱼水之欢,他依旧故我的对她好着,让方姬然得以把她当成永远的备胎。
  
      如今他对她……
  
      激灵一下,墨九突然有点语塞。
  
      “卑微换不来爱。”墨妄似乎怕她不理解,又补充了一句,“觉得你好的人,你怎么都是好的,觉得你不好的人,你做什么……都是枉然。小九,宁可随心,不要随人。”
  
      她和墨妄之间,从来都是她在讲大道理。
  
      今儿墨妄炖的这一碗鸡汤,喝得墨九越发难受……
  
      就好像墨妄说的不是她,而是自己。
  
      甚至于,这是他委屈情绪的一种委婉发泄。
  
      气氛凝滞了一瞬。
  
      看着他俊朗的面孔,墨九徐徐问:“师兄,我是不是特对不住你?”
  
      墨妄一怔,瞪了她一眼。
  
      “你想到那里去了?”
  
      说着他含笑揉了一把墨九的脑袋,那神色,那情绪,就像真的是她的亲大哥,不无感慨地道:“我只是心疼你,不愿任何人欺了你。你就像我的妹妹,我就是欠的娘家兄长。谁欺你,便是欺我。”
  
      “哈。”看他说得真诚又委婉,墨九长长松了一口气,顿时喜笑颜开,反过来安慰墨妄,“放心啦我的娘家兄长,我与萧六郎的感情,不是随便什么小妖精可以破坏的。说得难听一些,我便借她一百二十个媚眼,也飞不走我的男人。”
  
      那还置什么气?墨妄挑眉。
  
      尽管她不会承认,可他最了解她的臭脾气。
  
      不管嘴上说得多好听,心里肯定不舒服了,若不然也不会走。
  
      “小九,下次要懂得拒绝,不高兴的事,就不让他做。纵是他英雄多才,却也只是一个正常男儿。但凡男子,心思皆不如女子细腻。你的感受,他未必能感受,也未必能揣测。你不高兴了,你要直接了当的告诉他,不必委婉。你不喜欢温静姝,不愿意她住到王府来,你就这么说好了。有她,就没有你。逼他做出选择。”
  
      像为她授业解惑似的,墨妄基于男人的同理心,慢慢地教她。
  
      “你不告诉他,默默的忍着,受着,他指不定还不明白你为何不肯为他忍耐,不肯为他着想呢?男女之间,总是猜心。你猜我,我猜你,爱得越深,猜得越狠,总不肯把心里话说出来,这又是何苦呢?”
  
      一番话语重心长,听得墨九一愣一愣的。
  
      看不出来,老司机啊?
  
      她得承认墨妄说的都对。
  
      男人和女人的思维要是一样,那天底下就没有痴男怨女的。
  
      每个人都容易原谅自己,都习惯从自己的角度去考虑问题,这就是男女感情矛盾的关键所在。男人要的,女人不知道。女人要的,男人也从来不懂。
  
      可这,真的不包括她和萧乾。
  
      抿一下嘴唇,她目光闪烁一下,笑了。
  
      “谢谢你,娘家兄长。”
  
      看墨妄失笑,她又眨了眨眼,“我知道你说的都对,可我实在找不到反对的理由,也做不来‘有她就没我’这样矫情的举动。打心眼里说,我并不埋怨他。尊师重道本应当,加之他的病,也确实需要陆机。而且,在女人的问题上,我对他其实是完全放心的。我的顾虑,本身就只有温静姝……”
  
      说到这里,她久久不语。
  
      直到墨妄投来询问的目光,她方才眯眼,轻轻一笑。
  
      “师兄,这个女人我一直不喜欢,不仅仅是因为她想抢我男人的原因。实际上,宋妍也喜欢萧六郎,也抢我男人,但是我喜欢她,并不排斥她。可温静姝,我始终认为她没有安好心眼儿。而且太有城府,心机也深,还有陆机那昏迈的老头儿撑腰,我怕他害我六郎。所以,我这次离开,并非与萧乾赌气,而是借机脱出局外,再伺机而动——”
  
      似乎没想到她竟是这般想,墨妄紧蹙的眉心,松开了。
  
      “好。小九果然非一般女人可比。”
  
      这胸怀气度,确实非寻常女人及得上了。
  
      墨九听罢,骄傲地仰了仰头,“那是,要不我出门怎么好意思说是你的师妹?”
  
      墨妄笑着摇了摇头,墨九摆完了嚣张的谱儿,又严肃脸,浅浅饮茶。
  
      “只要一天不戳破她伪善的画皮,我就一天不回去。”
  
      看来果真是下定决心了。
  
      墨妄盯着她,看了许久,“那你有何良策?”
  
      “简单,学学其人罢了。”
  
      “其人?”墨妄似有不解。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啦。”墨九白他一眼,唇角掠过一抹凉凉的笑意,“温小姐若喜欢斗智,我墨九陪她。呵呵,若是喜欢玩阴的,我墨九还真就没有输给过别人。”
  
      墨妄微微抿唇,挑高眉梢,“从来没有吗?”
  
      墨九干笑两声,尴尬地摸鼻子,“若是输了,那是因为我太善良。”
  
      “——”
  
      她带着点笑意的声音,特别的悦耳调皮,似乎情绪很好。墨妄见状,终究没有再多说什么,只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他永远都会在她的身边——在她需要他的任何时候。
  
      这日的晌午饭,是墨九亲自下厨做的。
  
      墨妄一直鞍前马后,为她打下手。
  
      他很清楚,墨九在很高兴或很不高兴的时候,都会对胃比较好。
  
      这种时候,无须多问,只需陪伴。她要什么,他就给递什么,她有说有笑,他就配合地笑上几声,她若出神想事不想说话,他就默默地相陪,不会打扰她。
  
      这样的环境,是舒适的。
  
      也是自由自在的。
  
      墨九的样子真不像受了委屈,乐呵呵地看着自己亲手做成的饭菜,一道道精美地摆在桌子上,那成就感简直透心的舒坦,连那些膈应人的事,都不爱多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