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245米,回避只因无法言说

坑深245米,回避只因无法言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是。”墨妄微微一笑,认真揖礼,“属下告退。”
  
      看他露出这样的表情,墨九知道他已经释怀不少,心里绷紧的弦,也稍稍松了松。
  
      待墨妄离去,她拎着竹篮就去了灶上。
  
      捣鼓了半天,她做了一些吃食,让人给辜二端了一些去金帐,又送了一些给苏逸,然后寻了半天,也没有寻到墨妄,又叫曹元给他留了一点在他的帐篷……
  
      剩下的,她就与萧乾一道共享了。
  
      在草原上,简单的吃食,也会比别处更加美味。墨九吃得打了个饱嗝,将事先预留的食物和一条长长的绳索,一并装入了篮子里。
  
      对她的行为,萧乾似有不解。
  
      “阿九要这些东西,有用吗?”
  
      墨九眯眯眼,笑得狡黠而奸诈。
  
      “有啊,钓鱼怎么能没有饵?”
  
      “……”
  
      萧乾看她做这些缺德事,快活得几乎快要哼小曲了,又不免扬唇轻笑……
  
      这傻子啊!
  
      有时精明,有时却笨。
  
      想一想,完颜修的信笺内容,她也说了,还被他折腾那么久,然后做吃的耽搁这么老半天,她居然忘记了问他宋彻的事。
  
      抬袖饮茶,他目光烁烁。
  
      看来“睡服”这一招,往后要常用。
  
      “噫!”墨九回头就看到他不怀好意的目光,“你在打什么鬼主意?”
  
      她粉嫩的唇,微微嘟起,晶亮的眸,像潜伏了无数的星星,这样的墨九,是纯粹而美好的。然而,萧乾却不敢告诉她,安的到底是什么坏心。
  
      他让墨九坐过来,一本正经地问:“你要知道?”
  
      “当然。快说。”
  
      萧乾低头,啃她嘴巴。
  
      “就这个……”
  
      墨九呜呜反抗。
  
      这一下不得了,连同宋彻的事,墨九都想起来了,“我靠,萧六郎,你在坑我——我差点儿忘了,你还没有告诉我宋彻那事儿呢。”
  
      一把推开他,她怒目而视。
  
      “说!”
  
      萧乾又好笑,又好气。
  
      看她小姑娘似的,一急就红脸,他终是无奈地摇头。
  
      “宋彻常年服药,损及神智是真,我给他下的药,有安神之用,也是真。但是,先前应对苏逸那番话,却是他在完全清醒之中说的。”
  
      墨九挑了挑眉。
  
      “那你怎知他会按你的去做?承认自己就是宋骜?”
  
      “他别无选择。”萧乾淡淡道:“放了苏逸出来,他自然要找宋骜。所以,我事先已派人支会过宋彻了。”
  
      “宋彻为何要听你?”
  
      “这世上,只有我能救他。”
  
      这么自信的萧六郎,让墨九又爱又恨。
  
      “好,你牛!就算他不得不听你的,那为何又要假装失忆?”
  
      “如果他不失忆,又如何做得好宋骜?”
  
      是哦,不管宋彻知道宋骜多少事,但宋骜的人生,他到底不曾亲身经历,又哪能不露出半点破绽。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方为上策啊——
  
      唉!这些男人,一个比一个精。
  
      墨九双目凉了凉,突然抬起眉眼。
  
      “那你如今是打定主意,让他代替小王爷?”
  
      萧乾眉头紧皱,思考良久,沉吟不决。
  
      “只是权宜之计——”
  
      只是权宜之计么?
  
      墨九想到宋骜与宋彻,还有夹杂在他们中间的彭欣和她可爱的干儿子小虫儿,不由一声叹息。
  
      “问世间情为何物?”
  
      “那是一物降一物。”
  
      听他接得很顺口,墨九怒目。
  
      “学坏了啊?老萧,你可以……滚了!”
  
      ——
  
      夜晚来得很快。
  
      这一夜,皓月皎皎……
  
      月华倾泻而下,笼罩着阴山大地,将策马闯入阴山的墨九一行人,影子拉得长长,嵌套在天地间,竟似一副奇异的美景。
  
      及至阴山脚下,乾门大弟子曹元打前战,率先跳下马来,入洞查探一下方才回来禀报。
  
      “钜子,并无异常!”
  
      墨九点点头,“兄弟们,到地儿了,下马。”
  
      从当初出来的地方,再一次返回离墓,墨九领着一群人并没有花费多少工夫。不过,等他们再次从黑暗的甬道下得离墓上方那一间“控制室”时,她却把弟子们都留在了外面,只与墨妄、曹元、萧乾及四大护卫单独入内。
  
      离墓里,静悄悄的。
  
      墨九站在控制室里,扬眉高喊。
  
      “那顺老头,喂,你死了没有?”
  
      “哈哈哈!”那顺的声音,沙哑而怪异,像一只从地底冒出来的幽灵,一字一字像蚂蚁钻入了人的骨头,“钜子不必紧张,老夫的命,长得很,便是你死了,老夫也还活着。”
  
      “……”
  
      这嘴够臭的啊?
  
      墨九看击西有点憋不住笑,瞪她一眼,向曹元示意了一下,“上鱼饵。”
  
      就算那顺会辟谷,她就不相信他饿了这么久,看到美食,会受得了?
  
      曹元依言照做。
  
      于是那一条长长的绳子派上了用场,挂着竹篮子还有墨九为那顺准备的美食,一起投入了离墓……放在一个永远高于那顺,让他够不着的距离,荡啊荡啊,散发出诱人的香味儿。
  
      四周安静下来……
  
      竹篮一晃一晃的。
  
      墨九的手艺确实好,声东几个护卫没有吃得上,这会儿闻着肉香味儿都忍不住咽唾沫,可墓室里却鸦雀无声,那顺静悄悄的,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显然,他在和自己的*做斗争。
  
      等了许久,墨九有点头大了,“这个胭脂香是什么毒?看来不行啊,只能勾起人的那种欲念,一旦遇上那顺这种老得没了欲丨望的老匹夫,就毫无作用了嘛。”
  
      摸下巴,她目光阴丝丝看萧乾,“回头你给我弄一种毒,只要是有欲之人,不管贪嗔恋,还是淫和色,都得中招,想什么,来什么,制人心神,惑人智识,我就不信哪个人躲得了。嗯,名字我都替你想好了,就叫百媚生好了。”
  
      萧乾:“……”
  
      诧异地看着她,他没有回答。
  
      几个人也都怪怪的看着她,不动弹。
  
      “呃”一下,墨九搔脑袋。
  
      “只是说说,说说而已,我其实没有那么坏啦。”
  
      她“坏”字还未落下,离墓里突然传来“咕噜”一声,墨九竖起耳朵,然后就听见了那顺低低的吼声,“钜子,你到底要做什么?老夫既然落到你的手上,要杀要剐,都由你便……可你这般戏弄老夫,实在可恶。”
  
      戏耍?
  
      墨九一听有戏,不由乐了。
  
      “那顺老儿,给你吃的,你自己够不着,却说我是戏耍,还有没有天理了?哼,不识好歹的家伙。”
  
      顿一下,她拔高声音。
  
      “算了,那顺巫师不要,曹元,收回来吧。”
  
      曹元应了一声,往回收绳子,可也不知绳子在那里卡了一下,他手上的竹篮子居然脱了绳头,“嚓”一声,直直往下落。
  
      “啊!钜子,掉下去了。”
  
      曹元惊呼一声,墨九当即黑了脸。
  
      “你怎么做事的,退下去。”
  
      “是——弟子知错。”
  
      他们的对话声,落入那顺的耳朵,他怔了一下,不由狂喜而笑,哈哈几声,他饿得前胸贴后背的饥饿,出卖了他的尊严。
  
      扑过去抱过篮子,这老头儿坐在石板上,狼吞虎咽一般,直接用手抓来吃着。牛肉、羊肉,还有一壶美酒……
  
      美味!美味!
  
      太美味了。
  
      那顺一双眼烁烁生光。
  
      “哈哈哈哈!老夫就不多谢钜子了——”
  
      他放声狂笑着,填了几下口腹,突然面色一变,手上的篮子“哐”地落地,猛地捂一下胸口,开始抠喉咙。
  
      “呕——呕——”
  
      吐啊吐啊,然而他腹中空空,能吐出什么?
  
      不过一瞬,他像是体力不支,滚倒在地上,直愣愣地看着墓室的顶部,呼呼喘着粗气,又恨又骂。
  
      “墨九小儿,你哄骗老夫?”
  
      这一回,轮到墨九哈哈大笑了。
  
      “哄的就是你,不这样‘不小心’掉下去,你又怎么会吃?”
  
      那顺气得咻咻有声,声音也更为沙哑,口齿不清,“你给老夫……下的,下的是什么药?”
  
      “就是我刚才说的百媚生啊?你难道不晓得我六郎是当世神医,我要什么东西,他自然早早就给我做出来喽。”
  
      “你,你们……你们合谋骗我。”
  
      “对,那顺老儿,拿你试药,是骗你,也是便宜你。现在,你可以慢慢享受了——等享受完,再告诉我,小王爷在哪里?”
  
      “无耻!”
  
      那顺咬牙切齿,声音都是颤抖。
  
      “嘻嘻。”墨九笑盈盈的,“谢谢夸奖,九爷最喜欢的事,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比起你对宋彻做的,我这点算得了什么?”
  
      那顺没有回答。
  
      他似乎有意识地在与药物抗衡。
  
      过了许久,墓室里面,也没有动静。
  
      是他忍耐力太强,还是药没有效果?
  
      墨九满肚子疑问,却不得不耐心的等待。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等得他都开始打呵欠了,那一间安静的墓室里,才突然传来那顺带着喘息的喑哑声。
  
      “三丹,是你回来看我了吗?三丹,是你吗?”
  
      三丹?
  
      墨九不知道他在咕噜什么。
  
      那顺却已然失神,在墓室里爬行着,脸上的巫师面具都歪了,双手高高伸起,像要拥抱自己久别的情人,那声音,带着颤颤的哆嗦。
  
      “有生之年,还能得见。三丹,老天待我不薄……”
  
      见鬼了!
  
      还以为他无欲呢?原来也有。
  
      墨九好奇地偏了偏头,抓住萧乾的胳膊。
  
      “嗳,老萧,你可知三丹是……”
  
      她还没有问完,便住了口。
  
      因为萧乾双目半阖,怔怔地站着,像掉了神魂一般,好像吃下那毒药的人,不是那顺,而是他自己。
  
      难道他认识三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