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245米,回避只因无法言说

坑深245米,回避只因无法言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帐篷里的一夕快活,墨九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却不晓得其实几乎整个驻营地的人都知道了。
  
      哪怕不知细节,也知他俩“有情况”。
  
      只不过,对于这个叫老萧的家伙,能够在这么快的时间俘获他们家有才有貌的钜子,好多不知内情的墨家弟子,除了心生佩服之外,更多的还是疑惑。
  
      甚至,有人偷偷向墨妄打听。
  
      结果么……
  
      去打听的人,都灰溜溜的回来了。
  
      挑水、劈菜、做饭、最苦的活计,都归了他们。
  
      之后,再没有人敢多事。
  
      钜子的事儿,又哪里是他们管得了的?
  
      然而,墨九和萧乾这一把火,在帐篷里蹭蹭燃烧的时候,她只一门心思担心会被人听见了笑话,哪里又晓得,其实还有人被他们的热情之火,烧得皮骨不存,身体生生作痛?
  
      墨九陪着狼儿玩的时候,墨妄过来了。
  
      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把墨九吩咐准备的东西放好,甚至都没有问她为什么要这些东西,就默默转身,准备离开……
  
      “师兄?”
  
      墨九喊住他。
  
      “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墨妄没有回头,脊背有些僵硬。
  
      “小九还有吩咐?”
  
      这个人奇怪了!墨九瞥一眼那两个菜篮子,踩着轻盈的脚步,慢吞吞地走近他,“这些食材,我原本是让曹元准备的,你既然亲自拿过来了,我们就说说话呗。这么几天没叨叨了,你就没什么想说的?”
  
      墨妄仍旧不回头,答非所问。
  
      “曹元有别的任务,我就拿过来了。”
  
      “哦。”墨九眉尖轻蹙着,静静站立,除了身上衣裳在微风中略略摆动,身姿亦如同一尊雕刻。
  
      好半晌,她又一次开口。
  
      “我是不是哪儿得罪了你?”
  
      墨妄幽幽一叹,低头,“小九切勿多想——”
  
      “既然没有得罪你,为何你故意疏远我?”墨九打断他,慢慢地绕到他的身前,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直视着他,逮着他闪避的视线就问,“难道我从离墓逃生,师兄不开心么?”
  
      墨妄眉眼微低,瞅着脚尖,似乎不愿意与她对视。
  
      “我很开心。”
  
      “很开心?你这脸色,我看不像开心的样子。”墨九哼一声,微昂下巴,逼视他,“从我回到嘎查村,你就没有主动找我说过一句话,这不是有意疏远是什么?难道……我不在的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事?”
  
      她满眸疑惑,墨妄却始终蹙眉。
  
      “小九……”迟疑着,他突然苦笑,“如果有什么事,我肯定就向你禀报了。正是因为没有事,什么事也没有,所以,我才不曾找你。”
  
      “不找我,就是有事。”墨九哼一声,“说吧!别逼我使用重刑哦?”
  
      墨九岂是容易被他糊弄的?
  
      在之前,墨妄基本成天在她的身边绕来绕去,基本不会离开她太远。那一日,她被完颜修掳去,虽然是被迫让她远离,后来他也一直领着墨家弟子找她,当她在离墓历经艰辛的时候,墨妄亦与声东他们一样,两天一夜,未曾合眼。
  
      可是——
  
      那日她从离墓出来,径直去了苏赫的金帐,墨妄分明是得到了消息的,却只默默地回了墨家驻营地,安置宋彻和彭欣,以及打点旁务,没有来接她,也没有来找她,甚至什么都没有询问。
  
      这太不寻常了。
  
      所以墨九必须问个究竟。
  
      然而,墨妄怔怔站了许久,终究是什么都说不出来,被她灼热的视线逼得狠了,也只有无奈的一句。
  
      “小九,你就别问了……”
  
      “说。”
  
      “真的没有事。”
  
      “可我就觉得你有事。”
  
      “我有事又能如何?”墨妄突地拔高了嗓子,像是憋了许久的情绪,突然就脱口而出,一张脸也胀得微微泛红,“我有事,你就能解决吗?”
  
      墨九狐疑的蹙眉。
  
      一把抓住墨妄的胳膊。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墨妄的声音卡在了喉咙里,凝视着她满脸的担忧,目光短暂地闪避片刻,终是慢慢地归于平静,而后侧眸,望向帐篷的帘子,“我的事,你帮不了我。”
  
      “你不说,怎知我帮不了?”
  
      “小九……”
  
      “说!没有说服我的理由,鬼才要信你。”
  
      墨妄半阖着眸子,沉吟了许久,伤感的声音才淡淡响起,“那日你被完颜修带走,我也经历了此生最为黑暗的两天一夜。我找不到你,又怕你有什么危险,我完全不知所措,我甚至在想,如果你有什么事,我以后该怎么做,我的人生还有何意义……
  
      可痛定思痛之后,我突然意识到,我正在失去我自己。我遗忘了自己,遗忘了很多东西……一心就只剩下一个你。”
  
      看墨九愕然发愣,墨妄突的一笑,目光像有火在烧。
  
      “这样的我,很可笑。很可笑。是吗?”
  
      墨九摇头,有些词穷,“师兄你……”
  
      “是的,我喜欢你。”墨妄那一张阳刚而俊秀的脸上,有着固执的坚定,眼睛里,有泛起的红红血丝,“我不是想要疏远你,不是不想遵循本分,可情爱之事,我控制不了自己,回避只因我无法言说,疏远只因我怕想靠近。”
  
      墨九哑然。
  
      她如何能不懂墨妄对她的好?
  
      经历了这样长的日子,不管她快乐,还是悲伤,墨妄自始至终都在她的身边,从未离开,她也从来没有想过,他会离开……他始终默默跟着她,帮着她,从来没有要求过半点回报。
  
      ……以至于她以为,他是不求回报的吗?
  
      可男人对女人全身心付出,又哪能真正平衡?
  
      他为了她,豁出了自己,什么也没给自己留下。
  
      而她……似乎什么都没有给过他?
  
      这一瞬,墨九突然觉得自己很自私。
  
      可她绞尽脑汁,也不知除了自私,她能怎么办?
  
      她斗得过机关,斗得过古墓,就是搞不掂这些情情爱爱的东西。原本她以为,只要彼此不说破,时间长了,热情也就淡了,他终有一天会遇到心仪的女子,他的情感,也就自然有了另外的安放。
  
      然而……
  
      他一直在她身边,何处寻找心仪女子,何处安放情感?
  
      墨妄看着她的眼睛,似乎意识到什么,语气一缓,声音带着深深的歉意,“小九,我没有怪你之意。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自知之明,我以为你没有我在身边,会害怕,会紧张,至少也会惦念我几分……”
  
      可显然,她并没有。
  
      他在与不在,对她而言,没有什么区别。对于墨妄来说,她不喜欢他,其实根本不是最伤的。最伤的是……她甚至都不需要他。
  
      这让他感受不到自身的价值。
  
      在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没有半点价值,那才是对一个男人最深的打击。所以他突然就不敢面对这样的她,这样的自己了,宁愿离她远远的,看着她,也逃避着自己内心的情感。
  
      “师兄,我想,我们需要谈谈。”
  
      墨九冷静地想了一会,觉得她与墨妄这样的感情……伤不起。墨家不能失去这样的左执事,她也不想失去这样一个朋友。
  
      这个世界,没有人应该对另一个人好。
  
      那么,对她好的人,她都应该尽力地好。
  
      给不了爱情,也不能让他伤心。
  
      “来,你坐这儿,先坐下来我们再说。”
  
      墨妄自嘲一笑。
  
      一双温暖的眸中,带着微微的苦涩。
  
      “谢谢你了小九。你给的,对我已经足够,你不必有歉意。”就像了解她的心思,他宽慰般说完,头一低,指了指案几上的竹篮子,“离天黑也没几个时辰,你准备吧,我出去了,不打扰你。”
  
      墨九的身子有些僵硬。
  
      “我真是怕了你了。”
  
      一把揪住他的袖子,她硬生生把他高大的身躯转过来,冷不丁地望过去,竟然看见他眼角有一点潮湿的凉意,在薄薄的晨光中,破碎般撕扯人心。
  
      心里一窒,她紧盯着他。
  
      “你是不是已经有了什么打算?”
  
      “打算?小九何意?”
  
      “你不是想要离开吗?”
  
      墨妄被她那双锐利的眼,看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心跳也无端加快,不由叹息一声,“我有想过,可我……做不到的。墨妄生是墨家人,死是墨家魂,又岂会弃——钜子而去?”
  
      一声钜子,他似是无心,却让墨九心里酸了又酸。
  
      “师兄,我不知道能说什么,但你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存在,你相信吗?”
  
      很重要很重要的存在?
  
      墨妄目光一闪,深深望入她的眼。
  
      墨九很坦诚地回视,点了点头,微微一笑,“我们一起度过了那么多艰难的日子,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呢?不管如何,你都是我完全值得信任的亲人,我最崇拜的大师兄。”
  
      她用了崇拜两个字,让墨妄默然无语。
  
      能担得起墨九“崇拜”两个字的人,很少。
  
      但墨九知道,她没有骗他,这全是她心中所想。
  
      墨妄也值得起她的崇拜。
  
      若非她是后世之人,而他是古人,不论哪个方面,甚至包括她最引以为傲的机关造诣,她也未必能比他强上多少。
  
      一直屈于左执事的他,又哪会担不起墨家钜子之位?
  
      墨九眼睛也有点发热,想了想,又笑,“你知道的,这样的人,一个人一生也未必能遇上一个。彼此信任,多么难得。师兄,不管你有什么想法和决定,我都会支持你。我或许不能帮你什么,但我会在你需要的任何时候,出现。”
  
      “嗯。”墨妄似乎有些无力,又似乎得到了某种解脱,微微一笑,“是我小性了,本不该在这样的时候,生出这样的情绪,还让小九操心。你且放心吧,我自己能好好的。”
  
      “又客气什么?”
  
      墨九嗔他一句,倏地又敛了神色。
  
      “师兄,你为什么不问?”
  
      墨妄微微一怔,看着她怀疑的视线,突地笑着抬手,温柔地揉了揉她的脑袋,就像一个大哥哥对待顽皮的妹妹那般。
  
      “你的事,我又何须多问?”
  
      “难道……你都知道了?”
  
      “我想,我比你更早知道。”墨妄嘴唇依旧挂着笑,“我虽然不能十分确定他就是……萧乾。但也想不出还有别人。”
  
      “是吗?你什么时候怀疑是他的?”
  
      “在兴隆山,他为方姬然看病那次。”
  
      “你眼有毒啊!”墨九倒吸了一口气,“为什么我没有看出来?”
  
      墨妄笑笑,“当局者迷。”
  
      “也是!”墨九叹口气,想想被萧六郎耍了,还一直被墨妄瞒着,不由又有些愤愤,“为什么你猜到了,却不告诉我?”
  
      墨妄看了一眼她精致的眉眼,皱了皱眉头,“这涉及你与他之间的情感,我若是掺和,又算哪般?他不曾告诉你,我自然不必多言。”
  
      “额!”
  
      墨九眨了眨眼,“好吧,我原谅你了。退朝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