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235米,谁执笔将情束卷?空追忆

坑深235米,谁执笔将情束卷?空追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是他吗?”墨九声音微哑,“宋熹?”
  
      萧乾微眯眼,不动声色的回答,“在南荣,我想不出第二人。”
  
      一个能号令当朝宰相苏逸,并把刑场换囚做得天衣无缝的人,确实不做第二人考虑。
  
      夜明珠光线幽幽一闪,墨九突然觉得那光线有点刺眼。
  
      并不炙热,却让她的眼睛有点发烫,酸酸胀胀的。
  
      “当初我那样求过他……”想到那日为救萧乾的一时冲动,她有点无地自容,脸上有一种淡淡的难堪,可萧乾是个善解人意的男人,他亦是了解墨九的。
  
      那时她会求宋熹,他不意外。
  
      可墨九为人,一定不会空手去求。
  
      她会用什么样的条件去交换,他不敢想。
  
      墨九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人,不论是勇气还是魄力,都非常人能及,而她为他的付出,确是谁也及不上的。他微低眼敛,目光也有酸酸的胀刺,一室冷清,除了远远的传来小狼微弱的“嗷”声和完颜修的呵止,两个人都沉寂在一种共同的追忆中,好像透过彼此的目光,看向了那些旧时光。
  
      然,都过去了。
  
      情与恨,都已束卷掩入历史。
  
      他们都已不再是过去的自己,萧乾不是名满天下美冠临安的萧家六郎,宋熹不是楚州萧府月下荷畔的白衣佳郎,她也不是萧家新娶入门的天寡之妇。命运把他们冲入了历史的洪荒,并为他们隔离出一道再也跨不过的巨大沟壑。
  
      她过不去,东寂也过不来。
  
      他们终将成为权力推动之下的无奈戏子,在这个故事里按剧本继续走下去——
  
      兴许是墨九的情绪感染了萧乾,他不忍,也不愿看她为另一个男人这般难过,微微迟疑一瞬,他劝道:“阿九不要多想,更不必觉得有愧。一则事情未有定论,未必就一定是他。二则即便是他。人做事,自有自己私心,这世间,并无那般伟大之人——他是,我也是。”
  
      墨九微微抿唇,“你有何私心?”
  
      萧乾道:“要你。”
  
      要是一种占有,是一种男人争夺配偶权的宣告。
  
      萧乾从来没有隐瞒他想要占有她的心思,在她的问题上,他一贯强势,寸步不让。
  
      可东寂……似乎并不曾?
  
      墨九双眼一眯,盯住他,勾出唇角微笑。
  
      “那他又有何私心?”
  
      萧乾面色转凉,隔了良久良久,方才慢慢转开眸子,看着那一颗幽幽闪烁的夜明珠,并不回答她那个问题,而是淡然一叹,“换我,也会那样做。这才是大丈夫应有的姿态。”
  
      墨九再无言语。
  
      男人的世界,她不懂。
  
      当初萧家败落,满门入狱,萧乾受宋熹要挟,交兵权,回临安,只身一人,无一兵一卒,智商可谓豪迈感人。说到底,不管他有多大本事,萧家一除,他也只剩下孤家寡人了。哪怕他假死潜回北勐,在北勐皇室权斗不止的情况,北勐大汗自顾不暇,未必有人能承认他的世子身份,他也未必就能翻起多大的风浪。
  
      那么,为了吃相好看一点,宋熹身为帝王,确实大可以暗中放了他,做足一个王者的高姿态,睥睨他,看他在网中挣扎,这远远比杀了他,更美妙。
  
      可他毕竟是萧乾。
  
      一个杀伐果断的野心家,汉北还有心腹重兵的萧乾。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的道理,宋熹怎会不懂?若没有一个非要放人不可的理由,但凡有点脑子都宁愿选择无耻,而不为日后的自己留下祸患——
  
      东寂,你到底怎么想的?
  
      墨九怔怔地思考半天,仍是理不出个头绪。看萧乾脸色不太好,似乎当初与宋熹的博弈和临安往事,对他有着极大的触动,想想他的身体,墨九没有再继续问他与宋熹有关的事,话锋一转,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一个与她切身有关的问题。
  
      “六郎,我有一事不明。”
  
      “嗯,你说。”
  
      “外间传言萧家大郎在萧家事发之前,已提前离开萧府,北上就医,从而躲过一劫……可如今,萧大郎分明就是你。那他人呢?他又上哪里去了?你与他有过联系吗?”
  
      萧大郎是她名正言顺的夫婿。
  
      只要他在,墨九始终都是他之妇人。
  
      没办法,这是时代的规矩——
  
      她想不关心,也很难。
  
      可萧乾听了,肩膀似乎微微僵硬。
  
      与墨九狐疑的目光对视着,他半阖眼,视线幽暗,沉吟了好久好久,方才慢吞吞吐出一句话。
  
      “他从来不曾提前离开——”
  
      “啊?”墨九微微一惊,“那为什么有那样的传言?”
  
      “只为迷惑世人,为我自己留后路。”
  
      墨九似乎懂了,可还有不解的地方。
  
      就算萧乾早已预料到萧家的事情,安排了萧大郎“出逃”的身份,以便将来以他的名义继续活下去,但萧大郎毕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雁过还留声呢,人过,哪能无痕?
  
      对于萧大郎的这个疑惑,贯穿了她穿越过来的时间始终。
  
      一个嫁了人,却从来不曾与夫婿谋面的女人,内心有一万个好奇。
  
      “他本人到底在哪里?”
  
      萧乾皱着眉,缓缓转过眸子,沉声道:“他早已故不在人世。”
  
      什么?萧大郎早就没了?
  
      墨九双目猛地瞪大,呆呆地看着他。
  
      “早是多早?在你替他迎娶我之前?”
  
      萧乾默了默,一脸冷肃地看着她,没有半点玩笑的成分在里头。
  
      “是,他就睡在楚州萧府地下,紧挨坎墓的那个冰窖里——”
  
      那个冰窖就在墨九居住的小院下方。
  
      墨九探入坎墓那次,还琢磨过那个冰窖呢。
  
      原来她的夫婿,早就死了,就埋在冰窖里,就埋在她居住地的地下。
  
      哦天!这个惊恐!
  
      墨九脊背上冷汗涔涔,有一种恨不得掐死萧六郎的冲动。
  
      冷笑着扫了他一眼,她一字一顿,慢吞吞哧他。
  
      “萧六郎,这件事,你最好有说服我的理由。否则,我俩没完——”
  
      这个男人骗得她太惨了。
  
      什么娶妻冲喜,什么萧大郎得了臆症,非得娶盱眙墨氏女为妻?
  
      丫一开始就没安好心,早就准备好了让她做寡妇的吧?
  
      想一想,她这才真真儿叫天寡呢,还没有嫁,男人就已经死了。
  
      可萧大郎既然早就没了,在楚州萧府与她隔帘相见的男人又是谁?
  
      还有从楚州搬到临安的路上,那个马车上的人,又是谁?
  
      南山院,她经常去探,虽然不曾见过人,却也知道一直是有人的。
  
      迎上她满是愤怒的目光,萧乾冷脸绷得极紧,就像看穿了她的心思似的,一本正经地回答,“南山院一直都会有人值守,那些人都是我的心腹。所以,有人探视之前,我都会提前安排好,找人替代,不让他们见到大郎本人。那么多年,也始终不曾被人识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