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213米,萌出一脸血

坑深213米,萌出一脸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此次前来阴山的墨家弟子人数不多,但个个都是好手,曹元这么一吆喝,弟子们嘴上喊着“保护钜子”,纷纷操家伙过来,把墨九护在中间,密不透风。
  
      “……”
  
      看这架势,墨九是幸福的。
  
      被人当成稀有动物来保护,那感觉其实蛮欣慰。
  
      可她能那么自私吗?
  
      这会儿工夫,嘎查村里的锣声,“砰砰”直响,嘈杂声此起彼伏,而匪人的马蹄声,哪怕隔了这么远也清晰可闻……由此可见,来的匪人必定不少。
  
      事儿大了啊?
  
      墨妄握紧血玉箫,大声喊曹元。
  
      “你带钜子从东边离开,先避一避,我领几个人,在这里拖住他们。”
  
      “是,左执事!”
  
      曹元领命,可墨九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她远远看着嘎查村里的骚动,眉头狠狠皱紧。
  
      “匪人怎么会大清早的过来?”
  
      来阴山之前,她曾经做过功课,知晓由于阴山北方临近北勐,东北临近珒国,往南边有南荣,特殊的地理位置,让它属于三管三不管的地方,数十年来,匪人猖獗,盗贼横行,烧杀抢夺,无恶不作……
  
      北勐也曾派兵围剿过几次,可草原恁大,骑兵一来,匪盗便打马一走,等骑兵一走,他们又回来。这样流动作案,走一路,抢一路,黑一路,这样的匪人,确实让人头痛。
  
      然而……
  
      俗话说“做贼心虚”,再强悍的贼人,不都会选择深更半夜再出外活动吗?
  
      哪有大白天这样猖狂的?
  
      墨九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可这时,已经有弟子牵了她的马过来,要扶她离去,墨妄也在旁边焦急地催促。
  
      嘎查那边的动静越来越大,匪人为数众多,他们区区二三十个人,双拳难敌四手,到最后,少不得吃亏。
  
      弟子们着急,他们不想墨九冒险。
  
      可墨九却镇定地摇了摇头。
  
      “不,我不能走。”
  
      墨妄紧拽她的马绳,“小九!别固执。草原上的匪盗不比咱们南边,他们凶残无度,杀人如麻……”
  
      “我知道!”墨九听着嘎查村女人和小孩儿的哭声,从他手里接过马缰绳,飞快地翻身上马,冷静地对众弟子道:“兄弟们,准备好武器,咱们到前边儿看看,能帮衬就帮衬,实在帮衬不了,跑路便是——”
  
      墨九这人看上去没心没肺,但做事处事,也还算谨慎。这次来阴山,人没有带多少,但火箭筒、火霹雳等小型的火器却带得不少。所以,哪怕无法击退匪人,逃跑的机会还是有的。她并非圣母,却不愿意在有能力做点什么的时候,袖手旁观。
  
      一行人拿上家伙,骑上骏马,飞快往嗄查村的牧民集居地。
  
      可还没有入村,就在牧民们的尖声喧哗里,看到了冲天的火光。
  
      “着火了?”
  
      “帐篷烧起来了!”
  
      “可恶!贼人居然放火?”
  
      游牧民族逐水而居,一家老小与所有的身家都搭在了帐篷里。这么放火一烧,怎么得了?
  
      “不要脸的,看姑奶奶怎么收拾他们!”
  
      墨九双目冲火,打马奔在前面,众人一看,赶紧策马赶上,往火光处奔去。
  
      着火的不止一个帐篷,那滚滚的浓烟与烈焰中,有号啕大哭,也有得意的、嚣张的,肆无忌惮的笑声,那些左奔右突冲击在火光里的匪人,一律身着草原人打扮,夺了粮食,赶着牛羊,挥舞着大刀,喊着墨九听不懂的话。
  
      草原的牧民大多成群结队而居,也都有防身的武器,在匪人们疯狂的烧杀和抢夺中,男人们都拿着武器在反抗,小孩儿、妇人和老人偷在后面,哭着,喊着,撕心裂肺——
  
      墨九初初一看,匪人竟有数百之众……
  
      这样的人数,又哪里是匪?分明已经是草原上的武装力量了。
  
      “太嚣张了!”她掏出一颗火霹雳,偏头招呼墨妄他们一声,趁着大乱就要冲上去,人群里的牧民,却又一次高呼起来。
  
      墨九微微一顿,还没有冲到前面,便见一群北勐兵士冲了过来。
  
      他们身着甲胄,手舞大刀,高声喊着什么,二话不说就冲上去,与一群匪人战在了一起。
  
      “好像暂时不用我们出手了?”
  
      有官方组织在,用不着他们的民间组织。
  
      而且,这么多人混杂一处,用火器容易造成误伤。
  
      墨九挑高眉梢,打量那些着火的帐篷。
  
      牧民们都是老邻居,把帐篷扎得比较近,这么一着火,一个连着一个,风助火势,很快便蔓延开来,一发不可收拾。
  
      来了一趟,她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墨九考虑一下,轻声道:“师兄,我们组织人灭火吧。”
  
      “好。”墨妄应着,便领几个弟子过去了。
  
      有火就灭火,是人之共性。但不管做什么事情,都需要有人领头。牧民们突遭袭击,早就乱了心神儿,人群嘈杂着,哭闹着,灭火的大事,反而没有人出来组织。墨妄过去,与牧民中的几位老者说了几句什么,牧民们便自发在他的组织下抢救还没有烧尽的帐篷,阻止火势的蔓延……
  
      墨九没有过去。
  
      领着曹元,她手上拿着一个火霹雳,远远地围观战局。
  
      这一群与匪人搏斗的北勐将士都很生猛,其中有几张熟面孔。
  
      其中那位将军模样儿的壮汉,正是昨晚向她问路的家伙。
  
      很显然,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人。
  
      可与这些草原盗匪相搏,却没见他们占到多少便宜。
  
      而且贼人见到官兵,不都应该吓得屁滚尿流才对?
  
      这些匪人却越杀越猛,哪里有撤退的意思?
  
      他们真的单单只是匪人吗?
  
      带着满肚子的疑惑,墨九看人数不多的北勐将士渐渐落了下风,正寻思要不要前往助阵,嘎查村外面,又是一阵迅疾的马蹄声传来。紧接着,在众人的喧嚣与紧张里,装备精良的大队北勐骑兵突然从天而至,似有数千人之众,很快就围住了嘎查村,杀入匪人的阵中。
  
      这反转也太快了吧?
  
      墨九不由愕然。
  
      就她所知,嘎查村以牧民为主,附近并没有什么北勐的军事驻地,除了临近阴山,以及是苏赫世子的隐居之处,与寻常的草原村子并没有什么两样。
  
      这大批的骑兵打哪儿来的?
  
      从他们的速度来看,相距肯定不远。
  
      从他们的武力值来看,比先前的北勐将士,似乎更加悍勇……
  
      墨九紧了紧手上的火霹雳,看着神一样的反转,心中的疑惑还没有想出结果,就见围住匪人的北勐大军突然从中分开一条道儿来,一群着装整齐的骑兵,挥起大刀,口中高呼“苏赫”的名字。
  
      苏赫?她一怔。
  
      只见苏赫世子骑着高头大马,从骑兵中间缓缓步出,那漫不经心的样子,配上他那张恐怖的萨满巫师面具,有几分威风,更多的是……肃杀之气。
  
      “苏赫世子来了。”
  
      “苏赫世子!”
  
      牧民们也像见到了救星,纷纷高呼不止。
  
      苏赫扫一眼乌烟瘴气的现场,无意间瞄到不远处的墨九,目光迟疑一下,又迅速转开,用温和的勐语安抚受惊的牧民。有了世子在,有了安全感,牧民们又感动,又激动,喊口号似的,举起双臂,高呼起什么来。
  
      “不得了!这个苏赫,是个人物啊!”
  
      墨九嘴里啧啧有声,盯住苏赫的狰狞面具,似笑非笑。
  
      这时,墨妄也从人群中挤过来,抹了一把脸上的黑灰,冲她道:“小九,火势已基本扑灭。不过有几个帐篷……烧得太快,回天乏力了……”
  
      “嗯。师兄辛苦了。”
  
      墨九微微一笑,将把玩许久的火霹雳,往怀里一塞。
  
      “我们回吧。”
  
      匆匆来帮忙,事没结束,就这样走了?
  
      墨妄怔了一下,却也没有多问,赶紧跳上马跟随在她身后。
  
      “幸好北勐骑兵来了,要不然今日的局面,还不知怎样收场。”
  
      听墨妄庆幸的感慨,墨九微微眯眼,勾唇道:“有苏赫世子在,咱们其实本不该咸吃萝卜淡操心的……唉,只可惜了我那碗疙瘩汤,还没有吃完呢,现在回去,也不晓得凉了没有。”
  
      “……”
  
      墨妄看着她追悔莫及的样子,失笑道:“反正都来了,要不再等等看情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