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202米,流年不利

坑深202米,流年不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发不发誓?”织娘又严肃问。
  
      “不发。”不是信不信发誓的报应,而是她不想撒谎和违背本心。
  
      “好好好,娘是管不得你了。”织娘失望地拿一只颤抖的手指点她几下,又慢慢调过头去,向牌位磕了几个头,“列祖列宗,织娘无能,管不了这个不屑女儿,活着也愧对祖宗,还不如就这样去了哩……”
  
      墨九头大如牛。
  
      多大点事儿啊?至于要死要活?
  
      “娘——”
  
      墨九想去拉她,织娘却暴怒。
  
      “出去!”
  
      “娘!”
  
      “滚出去——”
  
      “……”
  
      今儿什么日子?墨九心窝一阵犯堵。
  
      先是萧长嗣,现在是织娘,个个都和她做对,她这是流年不利还是怎的?
  
      悻悻然出门的时候,她走好碰见端早饭来的蓝姑姑。
  
      显然,姑姑早就过来了,是听见了她娘儿俩的争执,才不敢进来。
  
      这会儿见墨九垂头丧气的出来,蓝姑姑放下托盘,拽着她走到偏屋,一把将她摁坐在椅子上,没好气地道:“小姑奶奶,你没事惹你娘做甚?她那身子本就不好,她说什么,你听着,要你做什么,你顺着,不就成了?”
  
      墨九翻个白眼儿,有力无力地瞄她。
  
      “成个屁!要是成,我还会不从吗?”
  
      “瞧你这破嘴!”蓝姑姑拍她,“你呀什么都好,就是这性子不好,半分不下软。”
  
      这一回,墨九只剩苦笑了。
  
      她这都恨不得掏心窝子了,还叫不服软啊?
  
      触及心情,她越发想念萧六郎了。他在身边的时候,不管她说什么,做什么,他都能理解她,并且支持她……也是这一刻,她更加深刻地发现,如果这个世上有那么一个人能理解你、纵容你,是多么的难得。
  
      只如今……有谁共鸣?
  
      淡淡地一哂,她也没心思吃东西了,拍拍蓝姑姑就起身。
  
      “行了,你好好照顾我娘吧,我先走了,免得我在这儿惹她嫌,刺激到她……”
  
      蓝姑姑也不晓得到底怎么回事,看墨九要离开,叹息不已。
  
      “也不晓得造的什么孽,你一个,大姑娘一个,都来气娘子。她那破身子,再被你们姊妹俩这么折腾,我看是没几日好活了……”
  
      大姑娘?墨九脚步停下,冷不丁回头。
  
      “方姬然来过?”
  
      “没大没小。姐姐不会叫吗?”蓝姑姑横她一眼,看墨九不以为意地笑,又道:“她到没有过来。唉,从上山开始,你何时见她出过然苑?”
  
      “那她怎么气着我娘了?”
  
      “是灵儿姑娘来了,说大姑娘这两日更是不成了,整日以泪洗面,茶饭不用,这不,娘子昨儿晚上硬撑着身子去了一趟,回来就坐在那里生闷气。要不是有小虫儿闹着,估计她也以泪洗面,茶饭不用了。瞧这样子,可不是被气的,又是怎的?”
  
      蓝姑姑是个性子简单的,可墨九不是。
  
      方姬然的身子不好不是一天两天,上兴隆山也不是一天两天,可这突然“以泪洗面,茶饭不思”却是这一天两天。
  
      如此,只能说明什么?
  
      ——因为萧大郎。
  
      萧大郎的身份在兴隆山上对大多数人来说,是秘密。
  
      可对方姬然来说,想要知道,却是不难——墨妄很难隐瞒于她。
  
      想到萧大郎那张脸,那个吻,那些轻薄的笑语,还有萧大郎曾经和方姬然的纠葛,墨九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觉得特别胃肠肝脾肾都不舒服。
  
      大抵用了人家的二手男人,都是这个滋味儿?
  
      她润一下嘴角,看向蓝姑姑,“好好照顾我娘,有事儿赶紧通知我。”
  
      灰溜溜地从织苑出来,墨九罕见地不觉得饿。
  
      看看头顶的烈日,再看看脚下的青草,她也不知道能去哪里,脑子里,反反复复都在想方姬然与萧大郎的事儿。突然间,她发现自个儿其实疏忽了,真正应当做的是成全他俩。
  
      既然一个失颜,一个重症,说不定两个人在一起以毒攻毒,还能痊愈?
  
      在她考虑好确实应当去撮合撮合的时候,她的人已经站在了萧大郎的屋外。
  
      萧大郎就住在她的“九号楼”里的一个独院。
  
      看到这个院子,她不由叹息——确实她太单纯了。
  
      怪不得……人家他说是她的面首。
  
      怪不得……方姬然以泪洗面,茶饭不用。
  
      她拍拍额头,觉得自个儿的心确实太大了,居然没有想到这一层。
  
      在外人看来,她这可不就是渣女的行径么?
  
      当然,她也忘了,自己是萧大郎明媒正娶的老婆,怎么做其实都有道理。只把一颗心放在如何成全他们有情人终成眷属上头,大步不停地推开门,直接进入了萧大郎的内室。
  
      他正靠坐在床头,微微阖着眼,一身浅蓝布衫,让他看着清瘦不少,脸上的“洼地”也似乎渗了水,神色苦瓜一样难看,苍白得不见一丝红润。
  
      这精神头儿,好像比在墓里差了许多?
  
      这一刻,墨九几乎可以肯定——这厮确实生着重病。
  
      “不好意思,我不问自来。”墨九看着愣愣望她的击西与闯北,自个儿找一张椅子坐下,摆摆手,“你们两个下去吧,我与你们掌柜的,有些私房话要说。”
  
      击西手里端着一个碗,闻言垂下眸子,撇了撇嘴,“可是九爷……”
  
      “哦,还没吃药是吧?”墨九看一眼他的碗,理解地点头,“你先把药喂了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击西手上勺子轻柔地翻搅着汤药,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不时撩墨九,那表情像防贼似的,“掌柜的刚刚沐浴过,洗得很干净……”
  
      很干净?啥意思?
  
      墨九一脸懵逼的看她,然后就听见了一个滑天下之大稽的笑话。
  
      “……万一九爷趁机欺负了掌柜的,可咋办?”
  
      气血一涌,墨九差点儿晕过去。
  
      他居然害怕她会“欺负”了那个病秧子?而且瞧那意思,还是床上那种“欺负?”
  
      墨九阴恻恻一笑,露出白生生的牙齿。
  
      “放心去吧——我只是给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可是掌柜的很虚弱……”
  
      “……”墨九已无力吐槽击西,这脑子都装的什么?
  
      “还有,掌柜的喝醉了。”
  
      喝醉了?生病的人,还喝醉?
  
      墨九瞥一眼床头那货,两眼往上翻,就在忍不住想要动武,对击西进行血腥镇压的时候,终于听到床上传来一声咳嗽,“下去!”
  
      “阿弥陀佛——”闯北收到指示,赶紧把击西带了下去,可那一碗药却被他留在了桌子上。
  
      而且,他还意味深长地说一句,“九爷,麻烦你了——”
  
      什么?让她伺候萧大郎吃药?
  
      ------题外话------
  
      小主们久等了,啊,越是想写得快一些,多一些,越是办不到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