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202米,流年不利

坑深202米,流年不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平常不发火的人,一旦发起火来了,效果是惊人的。
  
      织娘就是这样的人。
  
      墨九先前最受不了她慈祥得过分的母爱,可今儿她不慈祥了,她更受不了。看她端坐在那张椅子上,眉目冷冽,一双锐利的眼睛在自个儿身上扫来打去,墨九汗毛根子都竖起来了,不得不认真对待这个问题。
  
      “娘,这个,这个不叫刨老坟——”
  
      像盗墓这样的勾当,一般被认为缺德,行业都会采用比较隐讳的说法,刨老坟疙瘩也是其中之一。
  
      显然,织娘也是这么看她的。
  
      但她的行为本质上并不是盗墓啊。
  
      好吧,其实她也想上交国家的……
  
      咳,想到这一句,她忍不住笑了,织娘一看,脸更黑了,“你还有理了?你以为你瞒着我做那些事,我就不会知道了是吧?小九,娘一直很少过问你的事情,因为我相信,你是个有分寸的孩子。怎么也没有想到,你还是走上了这条路……”
  
      一个还字,让墨九撇了撇嘴巴。
  
      “我本来就是干这个的。”
  
      她半开玩笑半认真,却把织娘给呛住了。
  
      瞪她一眼,织娘的声音,几近语重心长,“小九,咱家以前缺粮少米,穷得都快揭不开锅了,娘都没去做这种事儿,你晓得为啥么?”
  
      墨九拿眼瞄她,不吭声。
  
      是啊,织娘也是有这个本事的,她差点忘了。
  
      然而那个时候,他们典当首饰,变卖祖产,甚至沦为靠蓝姑姑与沈来福这两个下人来养活,也没有去赚这大钱——确实极有节操与骨气。
  
      “娘,若是缺粮少米,我自然不去。问题是,这并非缺粮少米的事儿……”
  
      “那又有何不同?”织娘声色俱厉的一吼,自个儿又忍不住咳嗽起来,“小九,刨老坟疙瘩是丧尽天良的事儿,损九世阴德,是一定会遭报应的。娘宁愿你去杀人放火,也不愿你做这事。”
  
      这都什么逻辑?
  
      再怎么着,也不能和杀人放火相比吧?
  
      墨九瞄一眼她盛怒的面孔,垂下头。
  
      织娘看她不回嘴,样子似乎“老实了”,咳嗽完叹息一声,语气缓和不少。
  
      “小九,回头就去给我把坟窟窿堵上,往后别再碰了!”
  
      ……堵了?
  
      ……老娘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八卦墓?
  
      想这天底下多少人为了八卦墓和千字引而疯狂,她这老娘当真没有半点兴趣么?
  
      墨九观察她好半晌儿,索性也不隐瞒了。
  
      “娘,我刨的这不是一般老坟,而是……八卦墓。八卦墓,你一定听过的,对不对?”
  
      织娘目光微微一闪,像是很不愿意听这件事,连提起都恼火,声音再次沉重下来,“我不管什么墓,总归埋着先人的就都是老坟……娘都不许你碰。”
  
      额!这么*?
  
      和老娘讲理,真是一件费劲儿的事。
  
      墨九搓揉一下太阳穴,斜着眼睛瞄见织娘没有松口的样子,又乖乖地走过去,蹲在织娘的身边,抬头看她,嬉皮笑脸地哄道:“娘,我答应你,等我把八卦墓找齐,从此绝对不会再碰。行吗?”
  
      “不行!”
  
      织娘说得斩钉截铁,布满皱纹的脸上,一片青黑之色。
  
      怎就气成了这样?墨九对于她这样的反应,有些奇了。
  
      “娘,你今儿怎么了?吃错药了?我记得,你可从来不管我的事!”
  
      这一次,织娘许久没有回答。
  
      她目光深浅不一地看着墨九水嫩嫩的小灵儿,视线渐渐变得柔软,像是不舍,又像是怜惜一般,慢慢将她枯槁一般的掌心抬起,放在她的面颊上,轻轻摩挲一下,声音竟有些哽咽。
  
      “小九,你能长成今日这般美貌聪慧,娘是开心的。可娘也一直担心你聪慧过头,误入歧路,损及自身——”
  
      “娘……我怎会?”墨九哭笑不得,
  
      织娘顿一下,幽幽一叹,“小时候的事,你可还记得?”
  
      墨九狐疑,“小时候?嘿嘿,我那时候不是傻子么?哪有那么好的记忆力?亏得这两年人品好,终于二次成长了,要不然,我也不能长得一个这么乖巧美丽能干睿智还重孝道的女子啊?”
  
      织娘一愣,忍不住笑了。
  
      在她脑门上一戳,她语气全是宠爱。
  
      “小丫头就是皮,哪有你这般夸自己的了?”
  
      “嘿嘿,难道娘心里不是这么想的?”
  
      看她笑了,墨九也松了口气,继续引导她,“说呗,娘,我小时候都做啥事儿了?”
  
      织娘看着她明媚亮丽的双眼,迟疑一下,摇了摇头:“不记得了也是好的,又不是什么好事,就不要听了。不过,有些事你也应当知道,盱眙人都说,咱是盗墓贼的后人,咱这病,就是遭了报应——这些话,娘听得太多了,实在不想子子孙孙都如我们一般——”
  
      她混沌的目光,又暗了几分。
  
      “小九,我们家,不刨坟。”
  
      紧紧抿唇,墨九回视她,没有回答。
  
      她不想让织娘难过,也没法儿欺骗她。
  
      八卦墓,她开也得开,不开也得开,她都说服不了自己。
  
      “小九。”织娘却很固执,坚定的,几乎带着执念的望着墨九,整理了一下衣裳,突然指向堂屋正中摆放的祖宗牌位,严肃道:“去,给祖宗跪下,磕个头。”
  
      ……墨九不喜欢跪。
  
      从来不喜欢,觉得那是违背人性的。
  
      可入乡随俗,在必须跪的时候,她也习惯了。
  
      慢慢扶着膝盖起身,她跪在牌位前的蒲团上,重重磕了个头,一声不吭地看向织娘。没有想到,织娘叹口气,跟着也慢慢走过来,跪在她的身边,双手合十,对着牌位上的“祖宗”道:“列祖列宗在上,是织娘教女无方,才让小九做出这等违背祖训的事来——请祖宗降罪织娘一人。若有报应,也当由织娘承受。”
  
      吧啦吧啦,她说了一堆,横竖就是揽责任。
  
      墨九从来不信什么报应,但也从来不做亏心的事。关于八卦墓,老实说,之前她其实从来没有深想其他,今儿织娘一句“埋了先人的就是老坟”倒提醒了她——好像她的行为,其实与盗墓贼也没有什么两样。
  
      诡异的,心脏倏地一下蜇痛。
  
      难道萧六郎的离去……就是老天给的报应?
  
      双眸一暗,她想了想,扭头道:“娘,我向你保证,今后每开一墓,我必厚葬墓主,并将墓室还原。”
  
      对于她的表态,织娘并不领情。
  
      一个,又一个,她连续磕了三个响头,又上完香,方才看向墨九。
  
      “小九,来,你跟着娘起誓。”
  
      “起誓?”墨九惊了一下,看向黑漆漆的牌位,“起什么誓?”
  
      “起誓,从此不再盗墓——”
  
      “娘!”墨九打断她,突然从蒲团上站起来,认真地板着脸,“女儿承认你的原则是对的,可我并不是因为贪图什么而盗墓,而是——”话到嘴边,她又咽了回去,因为她还真不敢百分百的保证,自己没有半分贪念。
  
      贪之一字,不止贪钱,对祭天台和千字引的好奇,又何尝不是贪?
  
      “总之你放心好了。”她想想觉得语气太生硬,蹲下身来又扶住织娘,“娘,我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跪下!”织娘声音沙哑,生气了。
  
      “扑嗵”一声,墨九再次跪在她面前,可嘟着嘴的样子,却是不肯服软。
  
      其实织娘不知道,依墨九的性格,对谁都没有这么好的脾气,哪怕是萧六郎——若非织娘是她娘,她早就调头走了,哪里还会向她解释这许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