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198米,老萧,毕竟洞房的是别人啊!

坑深198米,老萧,毕竟洞房的是别人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亲夫?
  
      墨九恍惚中,觉得带着沙哑味儿的声音很是熟悉。
  
      仔细一想,依稀与昔日在萧府南山院听过的萧大郎有七八分雷同。
  
      不过,想来是萧大郎病体比往常更虚,声音也似乎更弱上几分。
  
      众人望向墨九,都安静下来。
  
      可墨九盯着那一乘竹椅的帘子,却完全没有对待病人的怜悯。
  
      “萧大郎。”她不温不火地轻唤一声,一步步逼近,“你这是强盗逻辑啊。”
  
      帘子后方的萧长嗣,咳嗽两声,略带迷惑地问:“爱妻此言何意?”
  
      爱妻?墨九脚步一顿,差点儿吐血倒地。
  
      幸而她是墨九,一身男装的墨九。冷冷一哼,她加快脚步,袍角生风地靠过去,英气不减,语气更是严肃,指着萧长嗣就是一顿狠批。
  
      “你说说,拜堂的人不是你,洞房的人不是你,新郎更不是你,你怎么好意思厚着脸皮说是我的亲夫?”
  
      咳咳咳!
  
      咳嗽的人,不是萧大郎。
  
      好几个人都在咳。
  
      毕竟这话太呛了,除了墨九,旁的妇人,哪个敢说?
  
      墨九却不太顾旁人想笑而不敢笑硬生生憋住气儿的心理阴影面积。她利索地从怀里掏出那一张大红色的八字庚帖,“啪”一声,拍在案几上,眉目不冷不热地往上一挑。
  
      “萧大郎,就凭这玩意儿,你就是我亲夫了?去你的吧!没干过骡子的活,就别说自己累,没干过新郎的事儿,就别说自己是丈夫。晓得不?”
  
      晓得不?晓得不……
  
      余声绕梁,久久不绝。
  
      萧大郎隔了帘子有什么反应旁人不知。
  
      但屋里的墨妄、击西、闯北……还有旺财,似乎都有点儿触动。
  
      旺财抬起狗脑袋,“汪”一声,墨妄和闯北扭曲的脸,憋得有些痛苦,击西是个真性子,忍不住“哈哈”爆笑起来。
  
      “九爷,可笑死击西了,你怎地还是这么有趣?”
  
      墨九猛一偏头,看着击西身上的女装,自己身上的男装,冷飕飕剜他一眼。
  
      “还是你比较有趣。一转眼,男儿身就变成了美妖娥。”
  
      击西脸颊唰的一红,咬着嘴唇,低下头不吭声了。
  
      看她委屈可怜的样子,闯北幸灾乐祸,墨九却有点儿不忍直视。
  
      一个大男人,怎的就修炼得这么娇气了?
  
      摇摇头,她转开眼,直视着萧大郎的竹椅,站直了身子,一脸正色地问:“老萧,你以为我说得可对?洞房的毕竟是别人啊,何苦委屈自己背了这口黑锅,戴上这顶绿帽?”
  
      黑锅、绿帽满口飞,众人惊愕。
  
      可“老萧”却很平静,竹椅帘子无风而动,似有涟漪掠过,透出他带着咳嗽的声音。
  
      “有理有理,甚是有理。吾妻之言,皆在理也。”
  
      呼!墨九拳头一攥,眉梢挑起,指着他冷了脸。
  
      “我警告你啊,再说一次就宰了你!”
  
      “不说不说。”萧长嗣轻咳着,一副‘慈祥’之态,大度地道:“老萧都听吾妻的。”
  
      墨九:“……”
  
      深深呼吸一口,她忍住怒火,愣是不相信这个世上还有比她更会气人的人,“老萧你还是嫩了点儿,太不清楚一个循入魔道的女人,是何等的心狠手辣了。”
  
      “……”
  
      几个人再次凌乱。
  
      墨九话音刚落,也不管旁人怎么想,突然速度极快地蹿了过去。
  
      没错,往萧长嗣的竹椅子蹿了过去。
  
      那脚丫头,一溜烟儿似的。
  
      那手爪子,快得风儿似的。
  
      又快、又狠、又准……
  
      “呀!”击西和闯北两人,脸色齐齐一变。
  
      “九爷不可!”
  
      “九爷!使不得啊!”
  
      不可?使不得?
  
      墨九满脸带笑,言词多了些轻佻。
  
      “九爷最不喜欢听人说不行。这不行,那不行,招惹我干啥玩意儿?”
  
      “唰”地一声,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墨九把近日练的那点儿小功夫都用上了,终于拉开了竹帘子,窥见了自己“想念”了许久的面容。
  
      “咝!”
  
      她听见了自己低低的抽气声。
  
      会客厅里,也霎时静寂。
  
      良久……都没有人动弹。
  
      每一个人,包括趴在地上的旺财都站了起来,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斜靠在竹椅上有气无力的萧长嗣,眼睛眨也不眨。
  
      这个人的脸……不能称为人脸了!
  
      坑坑洼洼,一脸疙瘩,像牛耕过的小道,布满了颜色深浅不一的肉瘤子,不仅脸上有,脖子上也有,但凡露在外面的地方,就没有一片好皮肤,冷不丁撞入眼,胃里能翻江倒海……想要吐个痛快。
  
      这样的脸,不肯示人,确实不奇怪。
  
      几乎就在这一刹那,所有人都理解了萧长嗣不肯见人的苦衷。
  
      墨九也是震撼的。
  
      一颗心脏,怦怦跳着,找不到章法。
  
      有一种唐突了他的歉疚,又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失望,还有一种隐隐的……心疼。怔了好久,她低垂头,回避着他的目光,轻轻放下帘子,把帘纱照常压在竹椅的夹缝里,低声道:“其实……也不太难看。”
  
      “……”
  
      太违心了吧?
  
      她也觉得,又补充,“至少身材还是挺好。”
  
      就这么一眼,连身材都看见了?
  
      好像也不对。
  
      墨九搓一下太阳穴,发现自己不太会哄男人,天生不是做小媳妇儿的料,索性就挑明了来说,“罢了罢了,九爷我也不是奸恶之人,你都这样了,我不会不管你的。”
  
      萧长嗣咳嗽着,像是有点儿不明白。
  
      隔着帘子,他的声音又哑了几分。
  
      “你不必自责,为夫病成这般,已是知晓天命之身,对容颜早已不甚在意,只恐累及吾妻之眼……”
  
      这人还反过来劝她,怕吓住她?
  
      忽略了他的称呼,墨九摸了摸鼻子,也咳了一声。
  
      “看来你也是良善之人,怪不得六郎乐意救你。”
  
      萧长嗣像是僵了一僵。
  
      帘子后的身子,好久没动,稍顷,才听见他带着感慨的开口。
  
      “不敢称善,害得六弟如此……已是大恶。六弟于我之恩义,我穷尽此生,已是报答不完。”
  
      “晓得就好。”墨九接过话来,拿大白眼珠子扫他一眼,又回头看墨妄,“师兄,麻烦你交代下去,就说九爷看上兴隆山镇街头茶饭庄的掌柜了,要留他在山上做客。那劳什子的凉茶庄子,谁想要就拿去经营,往后这凉茶与卤牛肉,就九爷一个人能吃了。”
  
      “……”
  
      众人皆惊,呆若木鸡地看着她。
  
      可墨九丝毫不觉突兀,也不觉得这种事儿要与萧长嗣商量,两手往后一负,调头就走,话也说得很周全,“毕竟是六郎在意的人,九爷也得好好在意着,别让他伤着、碰着、磕着,这才不负六郎之恩义。更何况,我与他好歹也有一场夫妻名份,九爷做不来刻薄寡恩之事。”
  
      说到此,她顿步,回头扫向众人,霸气十足地一挥衣袖。
  
      “多养个把男人而已,九爷养得起。”
  
      哦……哦……哦。
  
      闯北无言以对,有一种被包养了的感觉。
  
      墨妄紧抿嘴唇,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无奈。
  
      只有击西,愣了一瞬,竟是感动得快哭了。
  
      “霸气的九爷啊……你再多养一个击西吧?”
  
      墨九的腿已经迈出了门槛,闻言回过头来,意味深长地逮住击西切切的视线,细细蹂躏了一番,方才勾起唇角,露出一个迷之微笑。
  
      “这个没问题。”
  
      “多谢九爷。”击西抱拳,长鞠躬。
  
      “不必客气。”墨九笑,“问题是,你还是不是男人?”
  
      会客厅里,再一次静寂了许久。
  
      在墨九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门口之后,终于传来击西带着哭腔的吼叫。
  
      “击西是被逼的啊!击西当然是男人啊!”
  
      ——
  
      墨九离开会客厅,谁也没有带,一个人走得很潇洒。
  
      但没有人知道,她的心情走到居住的“九号楼”还没有平静下来。
  
      当她挑开帘子那一瞬,看见萧长嗣的脸,除了心脏狂跳,浑身的肌肉都几乎僵硬了。
  
      她见识过织娘与方姬然的失颜症,见过花容月貌之后的丑陋,而萧长嗣这个脸,比她们还要难看数倍……更令她感到恐惧的是,萧长嗣究竟是不是因为与方姬然有染,被她的失颜之毒所侵蚀,这才搞成如今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想起陆机老人以前说的那些话,她打了个寒战。
  
      不过,她心底明白,不管他萧长嗣是她名义上的夫婿、是朝廷钦犯,还是谁。哪怕仅仅为了萧六郎,她也不能不管他,必须得照顾好他。
  
      尤其如今,兴隆山地界上,看着太平安宁,其实各方势力都恨不得插一腿子,搞到相思令,搞到千字引,搞到墨家武器……或者搞到她墨九。
  
      平静下的风起云涌,最是容易出事。她如果放任萧长嗣在山下开那茶庄子,万一出点什么事,那可是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她怎么对得住六郎?
  
      她不得不承认,因为旺财、击西和闯北的突然痛入,在她掀开那一道帘子之前,曾经有过美好的幻想——希望竹椅上那个人,其实就是六郎。
  
      然而终究还是失望了。
  
      那个男人,那样的脸,又怎会是风华绝代的萧六郎?
  
      “唉,我莫不是疯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