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197米 欲知乾坤离兑,必破坎艮巽震

坑深197米 欲知乾坤离兑,必破坎艮巽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钜子。”乔占平蹙了眉头,“可是发生什么事了?”
  
      平素他难得询问什么,但墨九显然另有隐情,不便相告。
  
      考虑一瞬,她将视线重新落在他的图纸上。
  
      “这不是看乔工的活儿,都办得差不多了么?”
  
      在这一年的时间里,墨九封住了震墓入口,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外界的任何人,可她也没有停止对震墓的探测与研究。
  
      然而,没有后世的科学技术。没有遥感仪,没有扫描仪,没有机器人小帮手,没有毒气分析仪,他们一开始只能靠着原始的洛阳铲,一铲一铲地确定位置、方道以及墓泥的情况。
  
      一个月后,墨九就累着了。
  
      震墓之大,比之前的坎墓、艮墓、巽墓更甚,这样庞大的工程,单靠人力太累了。于是墨九大胆起意,想出一种叫“傻瓜探测仪”的东西,交于乔占平研制开发。这东西可以简单化解墓室的有害气体,也可以用于危险判定。
  
      制作原理倒简单——其实就是小型的墨家机关鸟。
  
      让小型机关鸟先于人前进入墓道,探测墓中的机弩,可直接避免人受伤害。同时,机关鸟可以携带中和墓内有毒气体的药物,对一般古墓中常见的有毒气体,都可以做到一定程度的消解。
  
      有时候,点子就是懒人的脑子转个弯儿。
  
      对墨九的创意,乔占平当然也是佩服的。
  
      可他们都知道,兴隆山这个地方,坍塌不起。
  
      而探墓最为危险的一件事,就是墓室坍塌。
  
      一般来说,先人为了防止被盗墓,大多都会在墓顶放置一些容易引起溃坍的巨石。
  
      为了解决这个事情,对墓室进行力量支撑,墨九让人准备了许多粗壮的圆木,早已放在洞外阴干待用。但是,这种圆木重量都是吨位级,如果用人力来运输,不仅耗时耗力,而且影响太大,不利于震墓的秘密发掘。
  
      所以,为了解决传输问题,她让乔占平做了传送带,从牵引件到驱动装置,都靠机关转轮来完成。
  
      说来只是一句话。
  
      但在目前的条件下,准备这些东西,耗时已近一年。
  
      想到这些,乔占平的脸上,有一丝犹豫闪过。
  
      沉默片刻,他把开墓的风险与后果估算了一遍,将自己的顾虑说与墨九,“属下以为,我们目前不必急着开启震墓,而当全力寻找另外的乾、坤、离、兑四墓。等开完这四墓,万事俱备之时,再来动震墓……毕竟兴隆山干系重大,我们何苦自掘家宅?”
  
      他的话都在理儿。
  
      一句“家宅”,也证明这一年多的时间,他为兴隆山,为墨家付出之后,已经完全把这里当成了他和尚雅的家。
  
      按常理,墨九是讲理的人。
  
      可今儿也不知为何,乔占平说得口干舌燥,她却丝毫不为所动。
  
      “乔工,我们没有时间再等了,时机已到!”
  
      没有时间再等?
  
      一年多都等了,现在为什么等不了?
  
      乔占平目带疑惑,稍顿一下,审视地问:“钜子所指的时机,究竟是什么?”
  
      墨九略略沉吟,目光严肃,一脸正经。
  
      “乔工,我不想瞒你,所谓时机,就是指对的时候。”
  
      乔占平:“……”
  
      墨九看着他无奈的样子,上扬唇角,“而且,你想想啊,我们费了这么多的劲儿,天下的消息都被网罗殆尽,派出的弟子,不说一万,也有八千了。余下四个墓,一点消息都没有,那是为什么?”
  
      乔占平肃冷的脸上,有一丝动容。
  
      “属下以为,缘分未至。”
  
      缘分?这种事儿哪来什么缘分。
  
      墨九哭笑不得。稍顷,她目光突然一敛,凑近脑袋,死死盯着乔占平,像个神婆似的小声嘟囔。
  
      “我有一个强烈的预感。欲知乾坤离兑,必破坎艮巽震。震墓不出,乾坤离兑恐怕不会现世——”
  
      欲知乾坤离兑,必破坎艮巽震?
  
      乔占平愕然看她,对她的逻辑一脸吃惊。
  
      可墨九却很严肃,不再解释,起身拍拍他的肩膀。
  
      “乔工,打起精神来,拿出你对尚雅的劲儿,好好干。”
  
      这领导也忒亲切了,可这句话,好像有什么不对?
  
      乔占平愕然呆立,看着她放在肩膀上的手,一动也没动。这时,院长办公室的门儿“吱呀”一声响了。墨九一抬头,就看见尚雅端着个托盘进来。
  
      “额!”墨九赶紧收回手,负在身后,“右执事来了?我工作交代完了,这就走,二人世界留给你们小夫妻。”
  
      她年纪比尚雅小得多,可派头却挺大。
  
      尤其那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还有她生怕瓜田李下惹她误会的举动以及乔占平怪异僵硬的身子,让尚雅稍稍一愣,忍不住“噗哧”一声,妖娆地笑了。
  
      “哎哟,我这刚端来酸梅汤,你怎么能走?坐下,吃口汤冷静一下。”
  
      “得了吧你,假不假?”
  
      墨九扫她一个飞毛眼。
  
      “你这汤就一碗,是给我喝,还是给乔工喝?”
  
      “是哦,这可怎么办?小九,你等着,我这便回去取。”尚雅笑眯眯地走近,把托盘里冰镇过的酸梅汤放在案上,转头就要走,却被墨九拉住了。
  
      “得了吧你!”墨九瞥一眼她挺得高高的肚子,翻个白眼儿,冷声道:“腆着这么一个大肚子跑上跑下的,要让人看见,还以为我虐待孕妇呢?这样的罪名我可担不起。不想让我德行有亏,你就给我好好坐下。”
  
      怀着孕的尚雅,早就没了往事的锐气。
  
      ……而且,似乎脑子都没那么溜了。
  
      被墨九唬得一愣一愣地,好半晌儿她才反应过来,一把摁住墨九的肩膀,让她坐回了椅子上,“好啦好啦,一碗酸梅汤,你忒得这样多说法。”
  
      大白眼珠子一横,她看向乔占平。
  
      “你要吃,自己去盛啊,这汤没你的了。”
  
      她的模样儿少了以前的媚气,却多了些少妇的娇嗔。
  
      “是是是,你啊,赶紧坐下吧!”乔占平语带责怪,神态却满是宠爱,“往后别再熬什么汤了,咱这兴隆山那么多人,偏就缺了你熬汤是不?逞什么能!”
  
      尚雅三十多岁的“高龄”怀孕,莫说乔占平紧张,就是墨九都替她紧张,平素真的是半点儿都不敢累着她的,可她偏生不服“老”,不仅财务上的事儿亲力亲为,就连乔占平的生活起居,也亲自照顾,舍不得让别人代劳。
  
      “乔工说得对。”墨九把桌上的酸梅汤拿过来,“所以啊,这碗汤,我干了!往后你就别再熬了啊。就算要熬,也只能熬给我一个人喝,别让他看见,要不然可心疼坏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