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193米,牢中私会

坑深193米,牢中私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拿着东寂留下来的玉扳指,墨九回临云山庄等待墨妄。
  
      她跳入湖中之后的情形,她已从苏逸嘴里知道了一些。
  
      成王败寇,自古如是。
  
      输在东寂的手里,她并不觉得可耻。
  
      只是心凉凉的,像浸了水。
  
      抚着玉扳指,她躺在房里窗边的罗汉椅上假寐。夏日炎炎,房里有点闷热。意识混沌间,她做了一个模糊的梦。
  
      梦里,有许多人,许多事,可来来去去,都少不了一个背影。颀长、飘逸,长发拖在腰后……她几次三番想问他是谁,却始终发不出声音,他也不曾回头。
  
      究竟是东寂,还是萧乾?
  
      恐慌般想着,她汗水湿了脊背。
  
      待再次醒来,已是华灯初上。
  
      一睁眼,她就对上了墨妄关切的双眸。
  
      从梦中回神,她舒一口长气,撑着额头坐起来,望向墨妄凝重的面孔:“回来了?”
  
      “嗯。”墨妄睫毛眨动着,头微微垂下,“属下有负钜子重托,今日在画舫上……”
  
      “罢了。”墨九摆了摆手,扯了扯黏在身上的衣裳,懒洋洋道:“是我们没有顾虑周全。那个人贵为天子,又岂是那般好劫持的?若是没有防备也就罢了,他有了防备,这临安城里,谁又能奈他何?”
  
      老百姓想绑架帝王,原就是蚍蜉撼树。
  
      他们没有成功,但并不丢人。
  
      墨妄看着她平静的面色,动了动嘴皮,却没有发出声音。
  
      他进来已经许久了,看见了她睡着时紧蹙的双眉,焦灼的面色,还有额头上布满的细汗……睡过去的墨九是无助的、恐慌的、需要人保护的样子。
  
      可当她醒过来,又平静如斯。
  
      这个女人就连害怕,也不会轻易向人展露。
  
      心里微微一叹,他道:“刚得到的消息,今儿殿前司指挥尉迟皓使带人封查了萧家名下所有的宅子、铺子和其他产业。此事牵涉甚广,人人恐慌。临安城里都在传,三日后,萧家一干人等就要被斩首示众了。”
  
      墨九点点头,阖眼。
  
      少顷,却对墨妄说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师兄,你给我准备些食材吧。”
  
      她喜欢吃,墨妄知道。
  
      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她还有心情准备吃的,却是墨妄没有想到的。不过,他早就已经习惯了唯她命令是从,闻言虽然诧异了一瞬,也没有相询,便下去安排了。
  
      墨九又躺回罗汉椅上,抿着嘴巴,安静不语。
  
      时间,静静流淌。
  
      她眸中光芒,难以窥透。
  
      好一会儿,她似是感觉冷了,曲起双膝,环住双臂,埋首其间,“萧六郎,我觉得我高估了自己。我以为我穿越而来,真的可以淡薄生死……但此刻,我发现自己做不到,真的,我做不到。”
  
      死亡是世间最不可挽回的离别。
  
      一撒手,就成永恒。
  
      所以,哪怕还有一点点希望,她也不能放弃。
  
      ……
  
      ……
  
      墨妄安排好事情,推门进来的时候,墨九已收拾好了情绪。
  
      她满含笑容地去了灶上,在两个墨家弟子的帮衬下,稔熟的做了三菜一汤,四个简单的家常菜。
  
      “我觉得,我不干钜子了,也可以做个好厨子嘛。”
  
      她含笑轻声,两个弟子默默无言。
  
      如今的情形,大家都知道。
  
      瞥着她从容不迫的面孔,他们不知应当陪着她一起笑,还是应当安慰她……想哭,就哭出来。
  
      “什么表情?”
  
      墨九瞪他们一眼,“来搭把手。”
  
      把饭菜放在一个檀木的食盒里,墨九拎着它出了灶房,在墨妄的陪同下,神色平淡地乘上马车,直奔向皇城司狱。
  
      苏逸说得对,一个玉扳指,足以让她从容出入。
  
      可也只限于她……一个人。
  
      墨妄被牢头客气地挡在了外面,墨九看狱卒们防备的情形,心知上头打个招呼了,肯定不会让墨妄这样的“危险人物”进去。
  
      她不想为难这些办差的人,再加上,进去也不是打架,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并没有什么影响。于是,她朝墨妄示以无事的安抚,便独自挎着食盒通向那个似乎深不见底的大狱。
  
      皇城司狱她不是第一次来。
  
      去年的荆棘园事情,因为玉嘉和紫貂风氅而入狱的经历,对她而言,太过刻骨铭心,哪怕过了这么久,她依旧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是萧六郎顶着风雪,为她带来吃食,带来伤药,并亲自为她治疗,也是他不厌其烦的为她按捏,揉弄受伤的脚踝……
  
      再想来,沧桑往事,竟也温馨。
  
      若是可以,她宁愿她在牢内,他在牢外。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他深陷牢狱,而她前来探监。
  
      “九姑娘,里面请!”
  
      牢头哆哆嗦嗦地打开甬道的铁门,并递给她一把钥匙。
  
      “九姑娘径直往里,走到最里头那一间牢室,就看到萧使君了。”
  
      墨九略微奇怪,“你不进去?”
  
      牢头垂首,不敢与她直视,也答非所问。
  
      “九姑娘,这两天,你是自由的。”
  
      这两天,她是自由的。此话何解?
  
      东寂给了她玉扳指,任由他来皇城司狱探视萧六郎,是想告诉她,萧六郎的生命只剩下最后两天了,而他能够让她前来探视,让她在有限的范围和时间内,自由支配和萧六郎剩余的两天时间,就是对她的额外恩宠?
  
      她有些想笑。
  
      这就是他要展现的君权?
  
      不论如何,在他的地盘上,他们都翻不出这座五指山。
  
      皇城司狱,她可以出入,却带不走任何人。
  
      君权,就是无情。
  
      墨九微眯着眼,看甬道上被风吹得幽冷闪烁的油灯,远目一望,发现甬道两边的监舍都是空的,没有人声,安静得几乎能听见老鼠的“叽叽”抢食声。
  
      而长长的甬道尽头,是无尽的黑暗。
  
      她看不见萧六郎,只有一种浑身泛凉的心疼。
  
      “你们还真是挺优待他的。这么大一块地方,就给他一个人住?”
  
      她冷声讽刺,牢头尴尬地陪着笑。
  
      “上头特地交代,要好好招呼萧使君的。”
  
      是招呼得不错,毕竟是单间。
  
      墨九唇角一勾,斜目剜他,“萧家其他人呢?”
  
      牢头咳嗽一下,支支吾吾道:“另行关押。”
  
      另行关押?很明显,这是他们生怕萧六郎有所作为,故意把他与萧家一干人分开关押。这样,就算萧六郎有什么计划与准备,也与先前一样投鼠忌器,别说不可能逃掉,就算可以,把大门敞开,他也不敢轻易逃跑。
  
      “好算计!”
  
      再次浅声笑笑,墨九提了提裙摆,跨过木槛。
  
      这一条甬道,深幽、黑暗。又长、又冷、又窄。尽管是夏日,但这里却阴凉阴凉的,萧瑟的冷风,像野兽伶俐的爪牙,从耳边刮过,如同带着刺儿的弯刀,每一下都剜入肉里,刮着骨头,令人生生作痛,却无处可避。
  
      墨九慢悠悠走着。
  
      每一步,都轻盈,从容。
  
      今儿她不仅做了美食,还特地打扮过一番。描了眉,点了唇,扑了脂粉,换了新衣,熏了他喜欢的薄荷香,一件轻软的芙蓉色立领衣裙,衬得她白生生的小脸儿,容光焕发,无半分颓废。清爽、干净,娇艳得像一朵开在黑暗监舍的妖花。
  
      任何时候,她都愿意将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现在萧六郎的面前。尤其是这个时候,她不仅要给他信心,也要有自信,才能鼓舞彼此。
  
      牢头说得没错。
  
      甬道的尽头,关押着萧六郎。
  
      那是一间极宽敞的牢室,比所有的牢室看着都亮堂。
  
      墨九想,按等级论,想必这就是vip单间了。
  
      ……这也算东寂给萧六郎的特殊待遇吧?
  
      牢室里,萧乾盘腿坐在稻草上,双目微阖,神态安然。他岿然不动的样子,让他俊美的容颜不仅没有因为入狱有丝毫损毁,反倒添了一种傲然于世的沉稳与从容。
  
      可目光锐利如墨九,还是一眼就发现,短短几天,他竟然瘦了一圈。
  
      心蜇了一下,她深呼吸,调整好情绪。
  
      可拿着钥匙,她竟好几次都打不开门锁。
  
      铁锁的声音,惊动了里面的人。
  
      又或许,他早就已经发现了她,语气才会那样轻松。
  
      “唉!阿九还是这样笨。”
  
      似叹似笑的声音,满满的宠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