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170米 风月之疑

坑深170米 风月之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浣水镇,顾名思义是一个临近水边的小镇。河风大,湿气重,就连温度似乎也比南荣大营里要冷得多。呵气成冰的天气里,墨九搓着双手挤入卖花灯的小娘摊位前,冷得打了个哆嗦。
  
      “老板,买花灯嘞。”
  
      卖花灯的小娘生得好看。白生生的双颊,圆溜溜的大眼,细板似的腰身,鼓囊囊的胸脯,往摊前一站,被五颜六色的花灯一衬,水灵得像一朵带了露水的花骨头。
  
      所以长街上卖花灯的不少,她家摊前围的人却最多。
  
      小娘忙着招呼客人,没有听见她,墨九又大喊一声。
  
      “老板,花灯卖不卖?”
  
      小娘正与一个青袍公子说话,依旧没有回应。见状,宋骜有些不耐烦了。他完全不能理解墨九。
  
      到处都是卖灯的,她为什么偏偏要挤到这里来?说小娘长得俏吧,可墨九是个女子,显然没有这个爱好。说小娘的花灯做得好吧,宋骜撇撇嘴,觉得与旁边也没什么两样。
  
      “小寡妇,让开。”
  
      他挤到墨九身边,给她一个嫌弃的眼神儿。
  
      “看我的。”
  
      墨九唔一声,未及反应,便听得“啪”一声,一锭白光光的银子就拍在了小娘用旧木板搭成的摊案上方。
  
      “哇!”一群人低呼起来。
  
      也不晓得是宋骜的长相勾人,还是银子惹了眼,一直忙活着的花灯小娘回过头来,看见了宋骜,愣了一下,俏生生的红了脸。
  
      “这位公子,要卖什么?”
  
      “除了灯,你还有什么卖的?”宋骜似笑非笑地勾了勾唇,不太正经地扫了一眼她妙俏的前胸,那小娘感觉到他的视线,当即脸一红,垂目道:“公子说得是,敢问公子,要买哪个灯?”
  
      “喏。”宋骜努嘴指向墨九,“并非我要买灯,是她要买。”
  
      果然“小姐”不如“公子”惹花灯小娘的眼睛。尽管墨九认为自己长得比宋骜漂亮好多,可小娘看见她是个女子,态度断断不如面对宋骜时那么娇媚小意了。
  
      “不知小姐要买哪个灯?”
  
      墨九唇微微一抿,“我不买灯,也看不上这些灯。”
  
      看不上,那她买什么?
  
      不止花灯小娘,摊旁的人都愣住了。
  
      她这语气,不是诚心找茬吗?
  
      花灯小娘的脸色不太好看了,还好有宋骜放在摊案上的银子,看在那一锭银子的分上,她脸上还勉强维持着笑容。
  
      “小姐不要与我玩笑了,我这里只有灯卖……”
  
      “嗯。我知。”墨九不像开玩笑的样子,严肃的瞥她一眼,从宋骜的手里把那一锭银子夺过来,在手心掂了掂,诚恳地望向花灯小娘,“可我不买听,就想买你。”
  
      花灯小娘顿时怔住,“姑娘……”
  
      墨九眼风扫一下围观的人群,笑吟吟地绕过摊案,走到花灯小娘的身价,揽住她的脖子,一副“姐俩好”的样子,把她拽到旁边,低头道:“我有一事要你相帮。事成,那一锭银子就是你的……”
  
      她不时掂银子,惹小娘的眼。
  
      小娘的目光随着银子起伏,眸底烁烁。
  
      墨九知道,一锭银子在时下,是一大笔钱,与后世中**彩的兴奋感并没有什么不同,能平白得这些钱,一般人都抗拒不了诱惑。
  
      一瞬不瞬地盯着银子,花灯小娘的目光慢慢放软。
  
      “小姐,有什么事,你请说……”
  
      墨九莞尔一笑,“就知道你是个好姑娘!”
  
      约摸一刻钟后,墨九从卖灯小娘的摊位上走了出来,在萧乾、塔塔敏和宋骜几个人的注视下,轻松地耸了耸肩膀。
  
      “搞掂!”
  
      “你做了什么?”
  
      宋骜与塔塔敏异口同声相问。
  
      墨九回视他们两个,抿嘴而笑。
  
      “不告诉你们。”
  
      她不告诉,是因为不需要告诉。很快,那个卖灯小娘就脚踩绣花鞋,颤歪歪地站在了自己的花灯摊案上方,手上执了一根长长的竹竿子,竿子上面挂了一个花灯,灯的一面画着没有穿衣服的全裸仕女,另一面写着几个大字。
  
      “萧乾在浣水镇。”
  
      花灯小娘不知道墨九为什么要这么做,但那一锭银子足够她卖十年的花灯了,哪怕这样的行为很出丑,但比卖身的干净多了,权衡一下,她自然很乐意为墨九效劳。不仅举灯,还热情地吆喝。
  
      “快来看,快来瞧!极品花灯出售了!”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这些台词是墨九教她的,她虽然觉得很古怪,可喊出来,见无数人被吸引过来,心里却有几种惊喜——往后做生意,也得这般喊才成。
  
      有美人、有怪事,自然会引起众人的注意。
  
      花灯小娘的摊儿本来就热闹,如此一闹,长街上的人都涌过来看热闹,一个小小的花灯前,挤得拥挤不堪。
  
      这条街上认识字的人不多。
  
      但在两国交战之际,识字的人,都知道萧乾是谁。
  
      经他们嘴里一宣扬,很快,“萧乾在浣水镇”的事就传得人尽皆知了。可萧乾到底在浣水镇哪里?人人都在猜测,人人都在找……很快,鹤立鸡群的萧乾一行人就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俊男美女的组合,本就惹眼。
  
      先前墨九与花灯小娘那一出,也有许多人瞧见。
  
      很快,人群就沸腾起来。
  
      “快看,那个是不是萧乾?”
  
      “……你见过?谁知道。”
  
      有人猜出来,却没有人敢上前求证。
  
      萧乾眉头狠狠蹙着,不回应任何人的任何话,只紧紧拽着墨九的手腕,从人群中挤出来,黑着脸问她。
  
      “你这就是叫化明为暗?”
  
      “不。”墨九笑道:“这叫,化明为更明。如此一来,整个浣水镇的人都会特地注意你。你的一言一行都会落入众人的监视中,那个人想要接近你,就不会不顾及——”
  
      “……”
  
      深呼吸一口,萧乾一脸纠结,墨九却怀疑地凑近头去,小声问他:“你是不是晓得那人是谁?要不然为什么这样一副便秘脸?”
  
      萧乾没有承认,也没有否定。
  
      几乎是无奈的,他长长叹了一口气。
  
      “走吧!四处逛逛——”
  
      寒风猎猎,花灯被吹得左右摇晃,卷起花灯小娘的秀发与长裙,但她依旧高高站在摊案上,一直举着竹竿,那画面有点违和,却也有些美感。长街上看热闹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每一批过来都指指点点,发出猜测的低窃声,却无人注意,密集的人群中,一个面目清峻的年轻男子,双眉紧蹙着,负手而立,一双目光锐利得宛若刀尖,寒涔涔地盯着花灯上面的几个字。
  
      “少主,萧乾这是什么意思?”
  
      站在他身边半捋胡子的中年汉子小声问。
  
      年轻男子摇头,唇角紧抿。
  
      这样奇怪幼稚的行为,根本就不像是萧乾干得出来的,除了墨九,他不做第二人猜想。而且,他虽不能完全猜测墨九的用意,却也知道,这里人人都盯着萧乾,他行事会更麻烦。
  
      浣水镇上都有些什么人,谁也不知道。
  
      他的身份,却不能暴露在天光之下。
  
      若他与萧乾接触,萧乾暴露了,他便很容易暴露。
  
      所以,必须速战速决!
  
      “这个惹祸的女人!”
  
      低低冷嗤一声,他目光微眯,一只手紧紧捏住腰间的马刀上,手背上隐隐有青筋浮现,眸底时隐时现的凛然,让人觉得他似乎想把口中的女人千刀万剐。
  
      “少主?”他身侧的中年汉子见状,低低喊一声。
  
      “嗯?”
  
      “不然,属下找个机会除去她?”
  
      年轻男子唔一声,低头眯眼剜他,声音宛若冰棱。
  
      “不准任何人动她!”
  
      “少主,为何?”中年汉子显然不解。
  
      “我喜欢的女人,要动,也只能是我自己。”
  
      慢慢放开握着马刀的手,年轻男子望向熙熙攘攘的人潮,紧紧蹙着眉头,过了好一会儿,方才慢慢叹气。
  
      “去告诉萧乾,浣水楼见。”
  
      古时的楼阁,为登高远眺,大多建在临水之地,浣水楼也不例外。它建在浣水镇北面临近涧水河的地方,并不宏伟壮观,可小则小矣,却精巧秀俏,楼上还留有无数骚人墨客的字迹。
  
      以前的浣水楼兴盛得紧,人来人往。但随着战事拉开,早已人去楼空,平常几乎寻不见人踪。
  
      萧乾是领着几个侍卫前往的。
  
      原本墨九也要死讫白赖地陪着他去,但由于有塔塔敏在侧,萧乾自然不会让她涉足这些事情,迫于无奈,墨九也无法去见那个“邀约人”,只能拽了塔塔敏在街上瞎逛。
  
      待萧乾赶到的时候,浣水楼外停了几匹马。
  
      萧乾淡淡扫了一眼,把几名侍卫都留在楼外,独自一人踩着被白雪覆盖的小径,踏入了浣水楼。
  
      楼内正厅里,挂着轻雾似的薄纱,一阵寒风吹进来,撩得帘子胡乱飞舞,一缕薄纱拂到临窗的男子身上,让他宛若沐浴在柔和的天光之中,将外面的一片冰天雪都隔绝在外了。
  
      “王爷久等了。”
  
      萧乾清朗的声音,徐徐响起。
  
      那年轻男子回头,棱角分明的五官高贵雅俊,笑容略带邪佞,却真挚得好像他与萧乾并非敌人,而是久别重逢的朋友。
  
      “我也刚到!”他笑道:“萧使君别来无恙?”
  
      “托王爷的福,还活着。”
  
      “萧使君福大命大,修怎敢托福与你?”
  
      萧乾清俊的脸上,并无表情。
  
      睨着完颜修,他唇微微一场,冷冷道:“我时间不多。”
  
      他的意思是不想与完颜修客气与废话,有事赶紧说事,可完颜修显然没有快要做亡国奴了的自觉,脸上依旧带着轻松的调侃与戏谑。
  
      “急什么?有的是时间给萧使君建功立业,不差这喝一壶茶的时间。”
  
      说罢,他拍拍手,里间便施施然走出一个妙龄少女来。她体态婀娜,手上托着一个冒着热气的茶盏,款款走近靠窗的茶几,弯腰将茶盏放下,朝完颜修施个礼,又慢慢退下。
  
      “萧使君,请上座?”
  
      完颜修客气相邀,萧乾瞥他一眼,终是慢慢走近茶几旁的椅子,撩袍而坐,脊背挺直,眸子宛若修罗之眼,冷飕飕落在完颜修脸上,却一言不发。
  
      呵!
  
      完颜修笑了,慢吞吞坐于萧乾对面,他端茶吹水,闲闲道:“我为何请萧使君至此,想来使君心里,已然有谱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