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157米 求不得

坑深157米 求不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墨九抄近路独自一人骑马到南荣兵大营的时候,萧乾刚离开不久。营门口的守卫看她急匆匆赶来,满头都是水汗,不免有些纳闷:这二位爷在搞什么呐?一个刚走,一个又来?
  
      对于墨九,平常空穴来风的传闻听多了,营里众将士都好奇得很,她马儿刚停下,就引来三三两两的围观。迟重正在大校场上,愣怔一瞬,心里喊一声“我的姑奶奶”,赶紧迎上去。
  
      “都愣在这里做甚?该干啥干啥去
  
      !”
  
      兵士们被他大眼珠子一瞪,全作鸟兽散。
  
      迟重这才笑呵呵抱拳:“九爷是来找大帅的?”
  
      墨九勒着马儿在门口走着小碎步,目光朝里张望,“是的,迟重大哥,萧六郎在吗?”
  
      迟重取下头上的铁盔,摇了摇头,奇怪地道:“大帅刚刚出去了,九爷找他有急事?”
  
      完颜修在金州大牢发生的事儿,目前没法子定性,墨九自然不便与旁人说太多。她思考一阵,没有正面回答,又问:“迟重大哥可知六郎去了哪里?”
  
      迟重再一次摇头,大抵也晓得墨九不方便告诉自己,不再追问,只嘿嘿一笑:“若不然九爷先去大帐喝会茶,稍事休息等待?大帅没有特别交代过,就不会走得太远。一会儿也就该回来了。”
  
      那边完颜修中毒十万火急,墨九确实是着急的。可在这个没有手机和其余通讯的时代,要在一个城市里找一个人简直难如登天,她除了老实等待,确实没有旁的法子了。
  
      营门“哐哐”打开了,迟重为她牵了马,引领她往里走。墨九微垂着头,紧紧抿唇,一路被巡守的兵士们围观“盯梢”,也打不起精神来应付。
  
      事到如今,她只希望完颜修福大命大,可以逃过一劫了。
  
      她等在大帐,迟重亲自泡了茶水来,守了她一会儿,看她闷不作声,他不好一直陪侍在旁,只让她有事吩咐便自行出去了。墨九一个人待在萧乾的大帐里,坐立不安。
  
      为了排遣心里的情绪,她四处察看起来。
  
      这里四处都是萧乾活动过的痕迹。
  
      桌案上的书翻了一半,静静地躲在那里。
  
      砚台上搭了一只狼毫,上头还蘸着未干的墨汁。
  
      一幅简易地图悬挂在桌案后方的帐子上,上面用朱砂标注了一些红点,像是行军方向与战术位置。墨九默默走近,负手细看一会儿地图,手指头慢慢抬头,在地图上比划着路线,一会皱眉,一会儿点头,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一直到萧乾风尘仆仆的回来,她伫立的姿势都没有改变,那一副凝重严肃的样子,到有几分像沉思时的萧乾。
  
      “在想什么?”
  
      萧乾的脚步停在帐门,背后跟着迟重。
  
      墨九回头,盈盈双目一瞥,迟重赶紧垂下头,不敢朝她直视,萧乾却瞬也不瞬地盯着她,俊朗的脸上并无特别情绪,只那一刹飘来的目光里,仿佛有一丝轻柔的暖意滑过她的脸蛋儿。
  
      “你回来了?”想到要拜托他的事儿,墨九骤然一喜,也顾不得两个人之间的不愉快,大步过去拽了他的胳膊就拉,“走,赶紧跟我去一趟金州大牢救人,路上再与你细说!”
  
      “救完颜修?”萧乾平静地握紧她的手,待她吃惊看来,他垂了眸子,直视她的眼睛,“来不及了。”
  
      “嗯?”墨九心里一窒,腿脚如同灌了千斤重的石块儿,再也迈不动,面上也流露出一抹不忍,“……完颜修他,死了?”
  
      人在没有准备的时候,情感表现最为真实。这一瞬,墨九脸上的不忍心与难过,没有逃过萧乾的眼睛。他安静地看着她,眸子浅浅一眯,一袭银红的披风在身后艳阳的照耀下莫名有一些肃冷之态,“他失踪了。”
  
      失踪了?墨九倒抽一口凉气,“金州大牢豆腐做的,好端端一个人,会失踪了?”
  
      她一脸懵懂的样子极为坦荡,萧乾略略皱眉,把在金州大牢得到的消息告诉了她
  
      。墨九听着,脸色忽明忽暗,没有显得太过惊慌和不安,只淡淡抿唇,似笑非笑问他:“你信我吗?”
  
      “信。”萧乾只有一个字,简洁,也有力。
  
      “为什么?”
  
      “因为你是墨九。”
  
      “谢谢!”
  
      瞥一眼他俊美的脸孔上不带做假的平静,墨九心知这厮真的没有怀疑过她,心里稍稍得到了一点安慰。忌讳迟重在旁,她没有多说,只将在牢里与完颜修的交谈从头到尾过了一遍脑子,却没有发现什么线索。
  
      冷笑一声,她道:“这件事儿不晓得哪个干的,必须赞一句干得漂亮。萧六郎,那个牢头眼里像我的人是谁我不知道,但丫头么……心漪是跟我一块乘马车过来的,心涟留在金州大牢照应。半道上,我嫌马车走大道太慢,独自骑马跑了。这会子,心漪应当还在马车上——”
  
      萧乾点点头,并没有多说,带了几个人与墨九一道,很快便寻到了被她半道留在路边的马车。马车里,心漪还在打盹儿,冷不丁听见几匹马儿“嘚嘚”而来,撩帘子一看这么几个人,吓得赶紧下车请安。
  
      “奴婢见过大帅、姑娘……”
  
      墨九冷冷盯着她,直奔主题,“你与心涟串通好的?”
  
      突如其来的问话,吓了心漪一跳。她惊恐地咬着下唇,目光从墨九凉飕飕的面孔扫向萧乾冷鸷的眼神儿,再瞥向几个侍卫个个愤恨的目光,脚下颤了颤,“扑嗵”一声,跪在满是尘土的路面上。
  
      “奴婢不知姑娘所问何事。若是我姐姐不小心冒犯了姑娘,还望姑娘多多宽恕,我姐姐她性子急——”
  
      “还在装!”墨九沉喝一声,打断她,“快说,你们准备把完颜修带去哪里?又是何人指使你们这样做的?幕后的人是谁?”
  
      “完颜修?”心漪脸上全是不明所以的狐疑,“他不是还在牢里吗?”
  
      一问三不知,墨九已不想听她再说什么了。不管心漪与心涟是不是一伙儿的,事到如今,错信了人的她,已不敢再相信这个看上去无公害的姑娘了。而且,就管不是一伙,两姐妹整日在一块,多多少少也能问出一些情况来。
  
      她垂了垂眸子,“萧六郎,人在这里,你看着办好了。”
  
      一听这话,心漪脸都白了,颤歪歪喊一声,“姑娘……”
  
      萧乾不轻不重地嗯一声,瞥头望向薛昉,“押入大牢候审!”
  
      “不,不要啊!”心漪跪在地上,“嗵嗵”叩着响头,再顾不得平常极为注意的姿容仪态,额头低在泥地上,紧张得身子都在颤抖,“奴婢真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望大帅明察,奴婢之前一直和姑娘在一起,姑娘骑马走后,奴婢就坐在马车里等姑娘,没有见过什么人,也没见过姐姐。大帅,饶命!大帅,饶了奴婢吧!”
  
      牢狱是个什么样子,在这之前心漪不知情,可今儿陪着墨九去了一趟金州大牢,那里的阴暗、潮湿、满地跑的老鼠,仿佛还沾着人血的铁链,各种各样的刑具,让她不敢想象自己被关进去会是什么惨状……
  
      她求饶不停,薛昉皱眉,脚停在她的面前,并不去碰她。
  
      “自己起来!”
  
      心漪眼看求萧乾没有用,哀怨的眼神儿又瞥向墨九。可墨九头一偏,分明就不为所动。她吸了吸鼻子,泪珠子便滚落下来,“哇”一声哭完,她突然匍匐着身子往墨九的身边爬去,一把抱紧她的小腿,哀求不已
  
      。
  
      “姑娘救救我,奴婢是冤枉的啊,奴婢真的不知道姐姐犯了何事……姑娘,救救我,救救奴婢!”
  
      墨九望天闭了闭眼睛,没有动弹,也没有推他,只对薛昉凉凉道:“有劳薛小郎了。”
  
      这句话的意思很明白,她不想再对心漪多说什么,更不想被她纠缠,薛昉哪里敢任由一个女子在她面前哭哭泣泣?三两步过来,他抓紧心漪的胳膊就拎了起来,顺手推给跟随的一名侍卫。
  
      “带去金州大牢,让陈胖子好好招呼!”
  
      陈胖子便是那个领墨九见完颜修的牢头,这个人看着忠厚老诚,却是金州大牢有名的“招待一把手”,在他的手上染过不少鲜血,也结过不少案子,当然,其中免不了怨假错案。
  
      一个女人的生死不在这些男人的关心范围之内,除了墨九给了心漪一个深深的凝视,心里有刹那的迟疑之外,几个男人早已翻身上马,继续往金州城而去。
  
      路上,谁也没有说话。
  
      萧乾默默走在墨九的身侧,盯着她冷冰冰的小脸儿,久久,方问:“还在生气?”
  
      “没有!与你气不着。”墨九回过头来,斜斜挑了挑眉,漫不经心地道:“你说心漪的样子,像不像在说谎?”
  
      萧乾晓得这个小妇人刀子嘴、豆腐心,看着横行无忌像个恶霸一般,其实有着天生的怜悯心肠。他叹口气,朝她摊手,“把手给我。”
  
      墨九一怔,目光落在那只手上。
  
      他的手长年握剑,掌心有一层薄薄的茧,却没有因此而影响美观,每一个细节都很好看。指节修长、肤质干净,显得有力而阳刚,似乎仅凭一只手就能给女人安全感。
  
      可墨九并没有伸手。
  
      她依旧紧握住缰绳,脊背挺得笔直,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似是对他余怒未消,“有什么就说嘛,离得又不远,我听得见。”
  
      萧乾打量着她别扭的脸儿,收回手,卷了卷,复又握在马缰上,回答了她上一个问题,“她是不是同伙,审一下就知道了。”
  
      “嗯。”墨九点头,“就怕屈打成招。”
  
      “……”
  
      “我这个人的感觉很准的。心漪这个人,并没有心涟的浮躁与虚荣,性子有些软弱,不像干得出这等轰轰烈烈大事的人。我心底里其实是愿意相信她的。只是……我怕了,不敢再随便相信人。有时候一颗真心托付出去,若被辜负,就会输得血本无归。”
  
      “……”
  
      萧乾轻瞄她一眼,“你在说谁?”
  
      “说事实。”
  
      “唔!”萧乾淡淡回应一声,唇角几不可察地微微勾了一下,一双深眸里便带出一抹藏不住的笑痕来,“阿九何时学会了思考这些人性之道?”
  
      “我一直会思考。”
  
      “是吗?”萧乾淡笑,“以前倒没发现你也有人性。”
  
      “……萧六郎!”墨九怒目,“你在说我不是人?”
  
      “是你说的。”
  
      “哼!”墨九发现他在没话找话,扭过头去不吭声儿。
  
      萧乾低笑一声,并不与她的小性子较劲儿
  
      。而远远吊在后面的几个侍卫,听见这样的对白,都不免替自家主子汗颜,深感她在妻奴之道上越走越远了……
  
      其实萧乾从来都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尤其对待女人更没有耐心。大抵他自己风华绝代,美冠南荣的原因,不论多么漂亮的美人儿,他从来连正眼都没有一个,遑论这般纵容与宠溺了。
  
      果然一物降一物,这墨九天生就是来克他的。
  
      两位主子没劲儿斗嘴了,一行人便陷入了沉寂。
  
      这时的天际,残阳似血,一片金灿灿的余辉照耀在大地上,为每个人都投下了一个影子。长长短短的落在干燥的地面上,与远山近树融为一体,竟有一种诗般的意境。
  
      繁华、落日、矛盾……一切终将化为云烟。墨九的视线穿过一片灿烂的夕阳金辉,看向远处的城郭与旌旗,有刹那的迷茫。她踏着时空而来,穿越一世,便是要将这一寸寸光阴都浪费在与萧六郎斗气的烦躁之中么?
  
      要不然她先服个软算了?
  
      她别过头去,深深凝视着他,摆出一个妖娆的笑容,正寻思等萧乾回头,就抛给他一个媚眼,吓他一跳。然而,不待萧乾回头看到她的妩媚与妥协,薛昉那货就领了两名禁军匆匆过来,面色潮红,满头大汗的从马上跳下来,对萧乾抱拳施礼:“萧使君!”
  
      不过小半个时辰,他就回来了?
  
      萧乾目光浅眯,“找到人了?”
  
      薛昉看一眼墨九,轻轻摇头,拭了拭额头上的汗,小声道:“目前还没有发现完颜修的踪迹,不过,我们的人在城东一处农田里,发现了心涟的尸体……还有那一辆丢弃的马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