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137米 三皇子逼婚

坑深137米 三皇子逼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月二十六,南荣兵马大元帅、枢密使萧乾领大战开始了对珒国的战争。www.xshuotxt.com
  
      此次北上,除去京畿之地的十几万兵马,还有从鄂州、蕲州、池州等地调动的地方兵马约十万人,随行地除去领了监军一职的安王宋骜,还有南荣有名的两位重将,一个迟重,一个古璃阳。三个人分三路沿江而上,于均州会师。
  
      战争伊始,人心惶惶。
  
      那点火还没有点燃,空气里却弥漫着硝烟味儿。
  
      而均州,无疑已成为了两国交战前沿的第一城。
  
      均州知州等一干官员都在战时被宋熹授予了相应的武职,听说珒国三皇子完颜修已到金州,这些地方官的心早就悬到了喉子眼儿,对萧乾更是翘首以盼,早早令人洒扫道路,杀鸡宰羊相迎,均州百姓也不甘落后,听说萧乾亲自领兵过来,天儿不见亮就出城等待。
  
      可萧乾与往常一样,不论在何处作战,大军皆驻扎城外,概不扰民。等一切都安顿好,驻营完毕,已是晌午过后,他这才领了一支精锐队伍入城。
  
      雨还没有停。
  
      但只要天上没有下刀子,该做的事儿,便一刻也不能落下。
  
      这一支队伍是萧乾的近卫军,也是南荣最为精锐的禁军队伍。他们走在雨幕下,一个个军容肃穆,即使湿了盔甲、武器、战马……可行军之时,却步伐整齐,让民众看得信心大振,纷纷赞叹。
  
      如此,萧乾不仅是南荣皇室的期望。
  
      他其实也成了均州百姓,乃至整个南荣百姓的期待。
  
      他们都盼着他把珒人赶出南荣的土地,为了心底这份期许,甚至不惜口口相传的对他进行包装与美化……甚至连传言中“与大嫂苟且”的事儿,也被民众默默的美化了——都是别人谣传。
  
      均州知州脚腿儿都站酸了,终于见到了萧乾本尊打马而来。可一见萧乾都没有带伞,也没有乘马车,吓得心肝儿一缩,赶紧让人把头顶的雨伞撤去,冒雨迎在路上,擦着额头,率先叩见。
  
      “下官参见枢密使大人!”
  
      在他的后面,一眼望不到头的百姓,从城门出来约站了三五里。这些人都想在第一时间看一看这个以医术、谋略、容色闻名于天下的萧家六郎。于是道路两旁挤得那叫一个人头攒动、水泄不通,不时传来推搡的喧闹声。
  
      萧乾高倨马上,一身黑盔黑甲在雨中泛着幽幽的寒光,雨滴从他的盔檐滴落,滑过他冷漠的面容,似凝了一层万年不化的冰川。可他不去拭雨水,只任由它湿了眉头与面颊,执着缰绳慢慢从夹道相迎的百姓中间走过。
  
      也许是看迎接的声势浩大,他眉一蹙,不由往人群里扫了一眼。
  
      均州知州的小尾巴顿时夹紧了!
  
      人群中的喧闹声,也停下了。
  
      数万人不约而同地屏气凝神,都眼巴巴望他。
  
      “使君!”
  
      “大帅!”
  
      “使君!”
  
      “大帅!”
  
      “使君!”
  
      不同的称呼,相同的敬畏,在均州知州的带领下,铺天盖地一般从密密麻麻的人群里传过来,一浪高过一浪,带着他们的推崇与爱戴,带着他们对战争胜利的期盼,冲入云层三千里,落在大地久不绝……
  
      这样的画面,竟莫名有一种战前的悲壮之感。
  
      “我这心肝儿尖尖咋这么痛哩?!”宋骜走在他的身侧,手指戳了戳自己的胸口,“难道我这个监军是吃白饭的,难道老子王爷的头衔是假冒的?怎的这么多人,就没有一个人喊老子一声?”
  
      萧乾头也不转,压根儿不搭理他。
  
      宋骜讨了个没趣,瞥一眼萧六郎绝美的侧颜,“难道真是比我长得俊?不行,老子也很英俊,凭什么坐这冷板凳,长渊看见没有,刚才有几个小娘,他娘的眼睛都落你身上了,完全无视老子的存在,这滋味儿太不舒坦了!”
  
      “小王爷若不愿,可以回临安。”萧乾对他执意上战场,一直不太情愿。
  
      嘿嘿一笑,宋骜哪里肯干?
  
      “算了,陪衬就陪衬吧!反正长渊也不是外人,咱俩谁跟谁啊?”顿片刻,他看萧乾仍是不说话,就晓得这厮对他的话题完全不感兴趣。
  
      想了想,他扶了扶湿透的头盔,嫌弃地甩了甩手,状似无奈的一叹,“不过长渊啦,完颜修那孙子捉了小寡妇去,居然还敢带着上金州来挑衅,也真是不要脸了。依我说,咱都不必在均州停留,直接领兵杀过去,杀那孙子一个措手不及,把小寡妇抢回来……”
  
      “宋骜我警告你,不许乱来!”萧乾冷不丁斜目,瞪他一眼,又扫向两侧的民众,低声道:“上了战场,你一切都得听我的,若不然,我明日就绑你回去。”
  
      “好好好,没良心的!”宋骜哼了哼:“小爷这不是心疼你吗?看看你这两日为个娘们儿,人都瘦一圈了。反正此地离金州不远,阵势都摆开了,不都说战场上要先下手为强嘛?何必给那个狗鳖玩意儿讲什么礼数?”
  
      “……”萧乾已懒得理他。
  
      “哦,难道你是怕完颜修那孙子拿小寡妇来要挟你?”宋骜犹自猜测,“应当不至于啊!”
  
      萧乾眉头微微一皱,目光从两侧的百姓又移到了宋骜的身上。
  
      他静静看着他,不言不语。
  
      宋骜一怔,忽然间像是悟到了什么,“……不过,这珒国人本就混蛋,没一个好玩意儿。谁晓得完颜修是不是也一样混蛋?嗯,长渊的顾及是对的。”
  
      “我是想说。”萧乾唇微抿,“你可以闭嘴吗?”
  
      “……哦。”
  
      不管是战时还是平时,设宴款待上极官员似乎是千百年来都不曾改变的传统。这天晚上,均州知州早早就备好了酒席,等着萧乾一行人前来。
  
      推杯换盏间,吃的自然是山珍海味,席上也没有多少战争的阴影,一个个热情又小心地劝着酒,可萧乾却应付几口,就留下宋骜与迟重等几个部将,自己回了房间。
  
      不过,在离席之前,他总算发现了宋骜的用处。
  
      吃吃喝喝这些事儿,交给他去应付,实在太放心。
  
      人人都看得出来萧使君情绪不大好,但他是老大,就算这些人有疑惑,也不敢多问。
  
      对于他们来说,这只是一场胜负未知的卫国战争。
  
      可对于萧乾来说,抛开战争因素,还有一个墨九…
  
      人人都输得起,他却输不起!
  
      以他对完颜修的了解,不至于主动来南荣掳走墨九,可他却没有放墨九离开,这一点在萧乾的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毕竟墨九那个妇人属实勾人,完颜修又并非不食人间烟火的男人,见到她会有些想法,太正常不过。
  
      入夜,书房里静寂一片。
  
      他静心看着文书谍报,坐在椅子上,让薛昉上了茶。
  
      每一个不眠之夜,他都是这样打发时间。
  
      可今儿一盏茶才喝一半,就有金州来使入了均州。
  
      来使被带到了萧乾的面前。
  
      而一张金灿灿的请柬,却摆在了萧乾的桌案上。
  
      来使说:珒国三皇子完颜修与墨家钜子墨九一见钟情,互许终身,准备结为夫妇。可碍于大战将起,又不知何年何月才能结束,于是决定先举行大婚之礼。萧使君远道而来,风尘仆仆,也正好可以趁此机会休息一下再行备战。如若萧使君方便,也请上金州喝一杯三皇子的喜酒。
  
      “这哪里是请?分明就是拿墨姐儿来要挟使君!”薛昉看萧乾一直对着桌案上的请柬发神,恨得牙根儿痒痒,“这个完颜修,堂堂皇子之尊,竟然做这样下三滥的事儿,乘人之危,胁迫逼婚,可恶!”
  
      萧乾头也不抬,一直静默不语。
  
      “这个宴请,主上哪里能去?”击西皱着眉头,接口道:“若是去了,不就是那个什么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吗?击西以为,这完颜修分明没安好心,对不对?”
  
      “这还用你说?”闯北瞪他。
  
      “哼!”击西回瞪,“九爷不见了,击西不与你计较!”
  
      “主上!”眼看他两个又要干上,走南却冷不丁有了主意,“若不然属下等马上前往金州……”
  
      “做什么?”击西瞪眼追问。
  
      “杀!”走南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严肃道:“虽说金州的珒兵肯定戒备森严,可咱们兄弟几个便是拼了性命不要,也一定会把九爷完完整整的弄回来……”顿了顿,他又有些支吾,“就算弄不回来,也把她一刀给宰了!绝不让主上丢这个人。”
  
      自己的女人被人夺走成婚,这对于男人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便是普通民众尚且不可忍受,拼死也要反抗的,又何况是萧乾?在几大侍卫看来,这件事完颜修分明就是想在战前给萧乾一个羞辱,一个两难的羞辱。
  
      不论他去不去赴宴,左右都难做。
  
      去了,那肯定是一个鸿门宴,他是南荣主帅,能拿一个国家的荣辱兴衰来赌?
  
      可如果不去,那他这辈子都别想抬头顶胸做男人了。
  
      一时间,几个侍卫热血激奋,看着请柬都有些按捺不住愤怒,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的讨论起如何夜闯金州珒国大营。那仇恨的程度,就像家里祖坟被人扒了,吵得一声盖过一声,咬牙切齿的样子,似是恨不得把完颜修生生剁碎喂狗。
  
      可火光阴影里,萧乾静静坐着,却一直沉默。
  
      过了好一会儿,就在击西、走南、闯北三个人争得面红耳赤,为了到底谁先捅入完颜修胸膛这致命一刀的问题差点儿大打出手的时候,书房的门儿被人叩响了。
  
      进来的人穿了一身夜行衣,戴了一顶圆毡帽,高大的身材,行走间隐隐还有汗意,可见其走得有多么的着急。
  
      “主上!”他抱拳致礼。
  
      这一出声,击西立马惊喜地叫起来。
  
      “声东哥,是你回来了?噫,怎么变了个样子?”
  
      说罢他又探头朝赵声东的身后瞅,“九爷呢?你没有把九爷扛回来?”
  
      赵声东急着向萧乾汇报情况,都懒怠理会他。眼看击西恨不得扑到他身上询问,闯北一把捞住他丢在椅子上,顺便帮忙把嘴巴给击西捂住了,房间里这才安静下来,只听见赵声东一人的声音。
  
      “主上,幸不辱命。”
  
      他抬首看着萧乾冷肃的面孔,小声道:“属下已在金州布置好了,怕主上担心,这才连夜过来……”大体汇报了一下金州的情况,他凝了凝神色,突地道:“这次在金州,属下有一个意外的发现。”
  
      “嗯?”萧乾打量着他的神色。
  
      赵声东道:“属下发现了陆机老人……他如今就在完颜修的大营之中,据属下了解,完颜修对他的医术很信任,一直让他随营就诊,似乎对他很是重用。”
  
      陆机老人并不是漠北草原上的人,而是南荣人。可南荣人对他知晓不多,他却成了漠北南原上的一个传奇人物。医术出神入化,治了许多难症怪症,不仅北勐与珒人,一些草原部落也相当敬重他,却很少有人知道,陆机老人其实是萧乾的授业恩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