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105米 震惊

坑深105米 震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墨九从御史台狱出来,梆子已响四下。
  
      雪未停,风更疾,路上行人一个都无。
  
      吹着冷风不宜多叙,墨九匆匆与辜二别过,换上自己的衣裳,便让阿陈驾车往临云山庄而去。深已更了,墨九不好再回怡然居去。织娘身子不好,觉也浅,墨九生怕回去打扰到她。
  
      临云山庄在风雪的夜幕中,安静而宁和,再不若墨家大会那几日时的热闹。除了门房与庄子上值夜的墨家弟子,四处寂静,人人都熄灯睡觉了。墨九没有惊动任何人,下了马车便从侧院绕去自己的住所。不曾想,还未入内,却见里头烛火通亮。
  
      她怔了怔,便见墨灵儿打帘子出来。
  
      “钜子回来了?”
  
      听得她惊喜的声音,墨九心有疑惑。
  
      打从上次分别,墨灵儿便在方姬然屋里伺候,怎会大半夜来等她?
  
      墨九迈过门槛,搓了搓手,侧眸望她,“灵儿怎的还不歇息?”
  
      墨灵儿是个有眼力劲的姑娘,这些日子彼此的疏离,她有感受到,于是对墨九的称谓,便从以前亲热的“姐姐”变成了恭敬的“钜子”。她低眉瞄着墨九,似有难言之隐,先将灌好热水的暖手炉塞到墨九的手上,又殷勤地过来为她脱去外罩的风氅,方才咬着唇道:“然姐姐担心钜子,让灵儿过来看看……”
  
      这些天墨九都在外面东奔西跑,虽然她不说,可大家也都晓得是为了萧乾与墨妄入狱的事儿在忙活。不过,她大多时候都住在怡然居,便是偶尔回临云山庄,有事也找尚雅和申时茂等人,方姬然那里根本就没见上面,又怎会突然担心她?
  
      墨九奇怪,却也不好深问“关怀”的目的。
  
      “我没什么事,灵儿回去睡吧。”
  
      对墨灵儿,分别日久,她已没了当初那点儿意难平。
  
      那时为什么会介意?只因看得太重。她那时刚入异世,太需要找到一种对环境的熟识感,也太看重那点为数不多的温暖。以心待人,便想要人以心为报。后来一想,是她对旁人的要求太高了。说到底本来就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不能因了灵儿一声“姐姐”,她就真是人家的姐姐了。互相有个距离感,淡淡相交,其实更好。
  
      吩咐完灵儿,她淡然地往内室走,可灵儿却未离开。
  
      她跟在墨九后面,小声道:“钜子,等等。”
  
      墨九回头,“还有事?”
  
      墨灵儿微微垂目,面有涩意,“灵儿有一事想求钜子……”
  
      用上了“求”字,自然不是小事。
  
      可就墨九所知,墨灵儿这小姑娘所有的心思与情感都放在了方姬然与墨妄的身上,她自己又能有什么事求着她?如今墨妄在狱里,她又为谁而求?顿了顿,她道:“说罢。”
  
      望着她似乎洞悉一切的目光,墨灵儿惯有的欢快情绪不见,纤眉蹙起,似有小小惆怅,“然姐姐好像遇到难题了,这几个晚上都灯火未灭,人也不眠,她身子本就不好,又这般熬着,灵儿心疼得紧。想来找钜子讨点安神香。”
  
      这些日子墨九心底有事,也不好睡,便随身带了萧乾给她的安神香,晚上时便燃上一点,一睡到天亮,神清气爽,很是舒服。这安神香的事儿,除了她贴身的几个人,无人知晓。灵儿跟过她,不仅晓得她有这东西。也晓得那香她得来不易。
  
      可方姬然要,墨九没有理由不给。
  
      她回屋取香出来,递给墨灵儿,可墨灵儿还是不走。
  
      “钜子,灵儿还有一事……”
  
      看她咬着的红唇,墨九眉梢一挑,“你然姐姐遇到什么难事了?”
  
      被她看穿越,墨灵儿反倒松了口气,“还不是那个高级机关屋害的么?”当初的七七四十九局,方姬然并未全部破解,于是剩下来的那些难题,便成了她的一块心病,“然姐姐不眠不休地看那些机关图,都好几日了,灵儿都替她发愁。”
  
      墨九瞥着她的眼,“你想我为她解惑?”
  
      灵儿咬着下唇,点了点头,“钜子愿意指点一二,灵儿自是感激不尽。”
  
      呵笑一声,墨九道:“可她未必愿意。”
  
      这灵儿还是太单纯了,方姬然若想问她,早就问了,又怎会为此日日睡不着?她本就是个骄傲的女人,失颜之症加上机关屋的失意,她恐怕不会求助她这个妹妹的。
  
      灵儿大惑不解地想了片刻,哭丧着脸,“那可怎么办?若不然,钜子去瞧瞧然姐姐吧?灵儿晓得钜子最有办法了,你劝劝然姐姐,她肯定会听你的。”
  
      墨九到底还是和墨灵儿一起去了方姬然的小院。
  
      姐妹一场,听她这般熬着,她无法坐视不理。
  
      这都四更天了,方姬然的屋子果然亮着灯,她没想到墨九会来,并没有戴帷帽,屋子里燃着的火红炭火也没能照亮她死灰般的脸。她的样子看起来虚弱无神,大大的眼窝深陷着,本就暗沉多皱的肌肤更是老树皮似的破败,让墨九看了,竟是失神片刻。
  
      “九儿怎么来了?”方姬然下意识要拿身边的帷帽,可手伸到半途,可以意识到这举动反倒会惹笑话,又缩了回来,看了一眼墨九背后的灵儿,轻声道:“还不去给钜子倒茶?”
  
      “大晚上的,不喝茶了。”墨九慢慢走过去,坐在她的身边,“我今儿去了一趟御史台狱,回来得晚,看你屋里有灯火,随便过来看看,也替左执事带个话。”
  
      她用顺便与带话来解释来意,是为了让方姬然不那么窘迫。
  
      可方姬然却是个通透的人,她了然地笑笑,“师兄他可还好?”
  
      墨九与她对视,也笑:“好,就是惦念你的身子,特地叮嘱我说,让你不要熬夜。要好好吃药,将息好自己。”
  
      方姬然微微抿下唇,眼皮便耷拉下去,“我没有什么事的。如今墨家正在风口浪尖上,你们都顾着自己便好,不要花太费多心思在我身上。我的身子我知道,活不好,也死不了,可却是个废人,什么都忙不上手,只会为你们添麻烦……”
  
      似有感慨,方姬然说得有气无力,艰涩不堪。
  
      墨九被她的情绪感染,盯着她失颜的脸,“你的脸色比我上次见到,似乎又差了许多。方姬然,你得保重身子啊,你不说萧六郎很有本事吗?相信他肯定会有办法的,可前提是,你得等到那个时候吧?”
  
      “萧使君是有本事,可他已经尽力了。”
  
      方姬然似乎对恢复容貌已经死了心肠,干涩的唇角带着自嘲的笑意,叹一口气,“也不知是什么怪病,竟会代代相传。如此玄乎的事,若非亲历,旁人说了我都不肯相信的。”
  
      “不管什么病,只要是病,总会攻克的。”这个墨九倒是能理解,遗传性的疾病太多了,偶遇一两个长得调皮的,也是没法子的事。她鼓励着方姬然,其实也是在给自己打预防针,如果她也有那么一日,可以淡然面对。
  
      一盏油灯放在桌面上,灯火闪烁不停。见方姬然似乎不想说这话题,墨九不经意转头,望向油灯下方的机关图纸。抿着嘴巴,她随口笑道:“你还在看这个哩?”
  
      “是。”方姬然微微一笑,“解不开,便放不下。”
  
      “我与你一样,有强迫症。不过我运气比你好一点,小时候在先生家看过不少类似的古籍,正巧有涉及那些机关题目的。”墨九挤过去一点,挨着她的肩膀往图纸看,不经意地轻声问:“哪一个难住你了?”
  
      方姬然侧目,借着火光看她。
  
      好半晌,她抬手指向上面的一个题目,声音喑哑:“这个。”
  
      得了她的回应,墨九对她报以一笑,再次看向机关图。
  
      “这个啊……”
  
      拖长声音,她话未说完,身子便僵住了,心脏都差点停止了跳动。
  
      她看见了什么?居然是阿拉伯数字。
  
      在那个机关图上,其余地方都用繁体汉字标注,却有一组怪异的阿拉伯数字置于图形的边侧,似是无意间写上去的,很潦草,很凌乱,上面还有墨笔匆匆涂去的痕迹,若非她太过熟悉阿拉伯数字,恐怕也无法从形状上看出划痕下方到底是什么符号。
  
      穿越这么久,再次见到来自后世的东西,她只觉心跳加快,一种不能自抑的情绪涌上脑海,连声音都带了些不易察觉的颤意,“这是哪里来的?”
  
      方姬然奇怪她的反应,“我找曹元拿来的。”
  
      对于看不懂阿拉伯数字的人来说,那组数字就像一个奇怪的花纹或者符号,而且被人涂掉了,方姬然更是看不出来丝毫异常。看墨九震惊的样子,她不由皱眉。
  
      “九儿怎么了?有问题?”
  
      墨九暗吸一口气,慢慢平静下来。
  
      “没什么,就是忘记怎么解了,以为你与我的题目是不一样的。”
  
      等把几个让方姬然头痛的题目解释罢,已是四更过了,她以研究难题为由,向方姬然借了图纸,便急匆匆回屋,天都快亮了,她却毫无睡意,精神得很,甚至来不及等明儿,便把阿陈叫起来,低低吩咐他,“去,唤曹元来见我。”
  
      “现在?”阿陈很惊奇。
  
      “是,现在。”她必须马上见到曹元。
  
      墨家大会结束后,墨九没有心思去理会机关屋的事,只吩咐了乾门长老与申时茂等人,继续寻找那个叫易展风的家伙,也没有想到让曹元给她看一看当初设计机关屋的图纸……对破过的机关,她兴趣不大,却没想到,机关图纸竟然给了她一个这样的信息。
  
      这意味着什么?
  
      有一个人与她来自同一个时代。
  
      而且极有可能就是那个叫易展风的男人。
  
      那个潜藏在暗处,曾经让她举步维艰的家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