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101米 险上之险!

坑深101米 险上之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谢忱提醒得真是及时。
  
      霎时,室内哗然一瞬,随即,在至华帝厉目的扫视下,又归于死亡一般的寂静。有些道理无须解释,有了谢忱的话,就都清楚了。而且,萧乾与墨妄串通藏匿真正的钜子,不单是罪犯欺君那般简单了。武器图谱早挠了天下野心人的痒痒,于是它便成了“罪之源”。
  
      至化帝声音沉沉,却是对宋熹说的。
  
      “太子,可有此事?”
  
      墨九现在的身份是东宫侍婢,最应该解释的人自然是宋熹。他微拂袍袖,恭顺地致礼回答:“父皇,此事儿臣可以解释……”
  
      “旁事不问,朕只问你,是也不是!?”至化帝声音猛地抬高,铁青着老脸又掷了茶盏。这一回,茶盏是朝宋熹面前的地面掷下去的。清脆的瓷器声里,众人的心脏跟着猛跳,高高悬起。
  
      宋熹看了墨九一眼,终是慢慢从唇间吐出一个字,“是。”
  
      “噼啪”一声,静静燃烧的灯火,突地一爆,声音在寂静的室内格外清晰,让人紧绷的神经几乎快要断裂。火光落在至化帝凝重的脸上,他眉心纹路皱得深深,目光也更为冷厉。
  
      “来人,将枢密使萧乾及涉案一干人等押入大牢,由朕亲审。”
  
      没有迟疑,没有商议,他流露出来的全是帝王的天威。南宋司法完善,由皇帝亲审的案子,大都是特殊案件,基本无法再翻身了。也便是说,若萧乾入狱被定罪,显赫一时的萧家将在南荣的历史上画上一道休止符。朝廷内外,那些盘根错节的权利分配都将彻底洗牌,整个南荣都会掀起轩然大波。
  
      至化帝说罢,室内寂静一片,气氛凝滞到了极点。除了灯火受风跳跃,没有任何一人动弹,就连谢忱也跪在地上没敢起来。
  
      殿前司的禁军来得很快。
  
      一阵阵“嚓嚓”的跑声里,二十来个披甲执锐的禁军就跑入了进来,将这间休息室挤了个水泄不通。他们目标明确,却没有马上跑过去抓人,禁军统领远远站定,似是习惯了对萧乾恭顺,一时半会改不掉,竟当众向他施礼。
  
      “萧使君,请吧?”
  
      萧乾眼眸淡淡一扫,不疾不徐地起身,嘴角抿出一丝凉笑,只字片语都无,也没有向皇帝解释,可他眉宇间的冷漠与孤傲,仍旧让人无法忽视他强大的气场,心生悚惧。
  
      看着萧乾的脸,墨九微微攥拳,这一瞬的情绪很是复杂。她似乎明白了什么,又没有完全明白,更找不到合理的理由来解释。但事以至此,说什么都没有作用,怎么解决事情才最主要。他抢在萧乾之前,当先站在屋中,正待说话,萧乾就冷冷看来。
  
      这一眼,很深。
  
      似乎将她的想法看穿了,他抿紧的唇角生生带出一种阻止的寒意,对她的行为极是不满。墨九微微一怔,这时,宋骜却抢先跳了起来。
  
      “慢着!”
  
      他高声阻止了禁军,三两步抢过去,跪在至化帝跟前。
  
      “父皇,使不得,使不得啊!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哩,怎么可以把人投入大牢?父皇,你先问明白再说,成不成?”
  
      这个混世魔王由小到大没少为至化帝惹事,至化帝却从未真正责罚过他一次。便是偶尔骂上几句,事后也只有依从。但凡他要的,他没有不允的。
  
      然而这一次,他却冷着脸拒绝了,“你掺合什么?下去!这些事,谁也不得求情,若不然,与萧乾一并论罪。”
  
      “儿臣就求!”宋骜吃了秤砣铁了心要与他老子做对。
  
      可至化帝的心脏却像置了冰,不留一丝余地,低头看着跪在面前耍无赖的儿子,一字一顿冷漠不已。
  
      “来人,把安王一并押入大牢侯审。”
  
      他沉闷的声音回荡在室内,似惊涛骇浪一般,让人除了感觉到恐惧,也惊讶不已。爱子若命的老皇帝居然连小王爷一起打入大牢?这得下多大决心。
  
      几个权臣互视一眼,赶紧懂事地给皇帝递梯子,一口一句“陛下息怒,小王爷少不事云云”为宋骜求情。便连谢忱也猜度着圣意,委婉地规劝道:“陛下,小王爷与枢密使情义甚笃,求情也是怀有体恤善意之心,不当受此牢狱之灾……”
  
      “你闭嘴!小爷的事要你管?”宋骜恶狠狠打断他,不屑地撇了撇嘴,从至华帝面前站起,瞬也不瞬地盯住他,道:“父皇当真要关押儿臣?!”
  
      至化帝别开脸,“动手!”
  
      “好样的,我就住大牢去,就住一辈子,八抬大轿来了,也别想抬我出来。”堵气似的冷哼一声,他径直转身,头也不回的朝禁军走过去,伸手双手厉喝,“来啊,给老子上绑!”
  
      “小王爷,属下不敢。”禁军看着皇帝的脸色,快吓尿了。
  
      “绑!”宋骜低喝。
  
      那禁军脚都软了,看向至化帝沉沉的面孔,哪里敢给皇子上绑呀?可只静谧一瞬,至化帝却突地抬手,轻轻一挥,“绑了!”
  
      “父皇!”这一回出声的是宋熹,他漆黑的眸色里似有踌躇,考虑了许久,方才出声,“皇弟任性也非一日两日,他素来有口无心,父皇无须与他计较。至于枢密使,儿臣也以为……”
  
      “太子!”至化帝打断他,厉色望过去,那眸中之意是“你的事儿老子还没有和你清算,你却来帮别人求情?”,不过出口的话,却说得委婉许多,“律法不论亲疏,犯错就该惩罚,
  
      亲疏,犯错就该惩罚,你身为太子连这点都不明白吗?此事朕自有分寸,你无须为他们辩白。”
  
      宋熹垂目,慢慢退下,“是,父皇教训得是。”
  
      幽幽的火光将一道道人影投射在地面上,宋骜倔强任性的样子,让至化帝头痛,也让禁军无奈。他们不想开罪了小王爷,可有皇帝口谕,又能如何?两名禁军战战兢兢地将宋骜的双手绑住,另外两名这才走过去看萧乾。
  
      “萧使君,伸伸手。”
  
      皇子都上绑了,他自然也得同等对待。
  
      可他在禁军中素有威仪,这两个人也有些紧张。
  
      熠熠的灯火下,萧乾从容而立,风华绝艳的身姿与常时并无不同。他唇角缓缓上扬,几不可察地露出一丝轻蔑的笑意,转瞬便又伸出手,只留下一道淡淡的声音。
  
      “请便!”
  
      两名禁军如释重负,拿着绳子绕过他的手腕,并没有敢太过用力。与宋骜一样,他们只想做一个捆绑的样子,可这时,一只葱段一般白嫩的手腕却伸了过来,径直拉住绳头,阻止了他们。
  
      “住手,谁敢绑我家六郎?”墨九突兀地窜过来,当着皇帝的面儿咄咄逼人地吼着禁军,那高仰的下巴,一脸严肃高傲的样子,似乎她才是这个天下的主宰,皇帝给她提鞋她都会嫌他手粗似的。
  
      众人再一次扼紧了心脏。
  
      这墨九真是一个混不吝啊,胆子够大。
  
      可如果方姬然不是新钜子,那么墨九必然就是了。
  
      他们怀疑皇帝舍不舍得宰了她,至化帝也为此伤透了脑子。若非墨九连闯初、中、高级机关屋的本事,还有她有可能是墨家钜子的身份,他当场打杀了她都有可能。
  
      可这个人,偏生暂时杀不得。
  
      “墨氏无礼!”老皇帝眸有怒意,可看她时的神色明显轻缓许多,“但念你有才,朕不与你计较。可你若是为了给萧乾求情,那就不必了。朕连亲生儿子都惹得关押,自是心意已决。”
  
      亲生儿子都关押了,这个借口用得真好。
  
      看来老皇帝的棋路高明,比她走得快了一步。
  
      早知会有人为萧乾求情,先拿宋骜堵住了众人的嘴。可实际上,便是宋骜入了大牢,谁还能让小王爷吃苦头么?他住在牢里与住在王府里,根本就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只是换一个地方潇洒罢了。
  
      “我不想求情,只是舌头痒痒,不吐不快。”她眉梢一挑,丢下绳头,索性将戴在脸上不太舒服的面具轻轻撕掉,也不管“醉红颜”会不会吓着人,直勾勾看着至化帝,又恢复了那一副半痴傻半认真的表情,“青天大皇帝,你若单凭谢丞相几句话就定下萧六郎的罪,也太轻信馋言了,做皇帝脑子这样简单可不行,一个弄不好,就搞得国破家亡的……”
  
      “你……”至化帝几十岁的人,被一个十五六的小丫头指着鼻子斥责,顿时恼羞成怒,心血上涌,几乎想直接让人把她捏死。
  
      但为了千字引与武器图谱,他又找到理由安慰了自己其实本不想动她的心,冷哼道:“念你智力不全,朕便与你说道一二。朕只让投入大牢,还未审,何时定下了他的罪?”
  
      “虽未审,可入狱的污名如何洗去?萧六郎家世清白,人品贵重,南荣哪一个人不说他的好?可入了大牢再出来,不也沾了一身霉灰?不管他其实有没有罪,军中与坊间都会传得很难听,那时候,他可怎么统领军马,为青天大皇帝你征战沙场?
  
      再有,入过狱的人,都是有前科的,你让萧六郎往后如何在朝中立足,如何与群臣共事?青天大皇帝,做事得讲证据。这个机关屋中的手印,到底是不是那什么山什么台上的,哪一个可以保证?这拓制的过程中,难道就不会出点儿岔子吗?不会有如同谢丞相一样的奸佞之人动手脚吗?青天大皇帝可别冤枉了好人,让奸人得逞呐。”
  
      墨九噼里啪啦的话,语速很快。
  
      以至她这番说完,那番至化帝还没回神。
  
      萧乾淡淡看她,眸中情绪微荡,“嫂嫂莫要冲撞了君王。”说罢他只一用力,便去扳墨九紧握粗绳的手。
  
      可墨九却固执得很,他一扳开,她以继续抓住,一来二去,萧乾力量便用得更大了一些。没有想到,她竟当着众人的面儿,不捏绳子了,改为捏住他的手不放。萧乾一怔,用力想要挣脱,她索性低头就去咬他手,那孩子气的举动,让众人愕然不已。
  
      “萧六郎,你是傻子么?”
  
      她自己傻里傻气,大庭广众之下咬人,却骂人是傻子。
  
      有人憋笑不止,萧乾却无奈一叹。
  
      “嫂嫂不必如此,陛下自有圣裁……”
  
      “我呸!还圣域哩?”墨九毫不客气地鄙视皇帝,“古书上说要自古圣君明主皆亲贤臣,远小人,这个皇帝却专门亲小人,害贤臣。他怎么会为你证明清白?”
  
      骂完了皇帝,在众人惊诧的抽气声里,她又瞪着一双晶亮的眸子,半仰着头,对萧乾严肃道:“而且,我这人讲究。虽然你抛弃了我,我却不会随便就抛弃你……所以,我要跟着你,与你‘共狱’!”
  
      她似是而非的话,让萧乾皱紧了眉头。墨九却挪开了注意力,眼风转向盛怒之下脸色铁青却极力压抑着暴躁情绪的至化帝,眸中溢出了一抹笑。
  
      ——这几句话她便试探出来了,至化帝舍不得动她,至少在
  
      她,至少在没有得到武器图谱之前,她会非常安全。皇图伟业的基础是横扫千里的精兵利器。他要,就必须付出代价。
  
      “我最讨厌人家逼我做不想做的事,你不想我跟,我偏生要跟。”一字一顿地说着,她突然握住萧乾的手,又转头正经对皇帝道:“上次青天大皇帝虽然没将萧六郎许我做妾,但我心意已决,你允是不允都不打紧——把我一起绑了送入大牢吧?我陪他待审。青天大老爷什么时候审完,我再什么时候出来。”
  
      “墨九!”萧乾低斥。
  
      “闭嘴!”墨九回头瞪他,“大人说话,小孩子别插嘴。”
  
      “……”萧乾无语,室里众人皆无言。
  
      这墨九到底是装疯卖傻,还是真的傻,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有本事,有命定钜子拥有的一切,可以开八卦墓,开祭天台,可以拿到千字引。更何况,她先前说的那些话,看着疯癫,并不是没有道理。
  
      “那依墨氏之言,应当如何?”
  
      至华帝锐利的眸子放缓,语气竟有商量之意。
  
      众人皆知他看重墨家钜子,却不想这般看重。
  
      谢忱每次遇上墨九这个妖女,被她乱七八糟的逻辑与言论一绕,脑子就会出现短暂的思觉混乱,这边厢看皇帝又被她蛊惑了,脊背上冷汗再一次窜出,恨不得生啖了她。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谢忱对墨九也有这般的忌惮。
  
      尤其他深深知道,皇帝绝对不会动她。于是,他抬袖拭了拭额头的细汗,上前煽动道:“陛下,墨氏虽然是墨家钜子,却也是萧家媳妇……她的话,如何信得?”
  
      “你的话信得,我的话为何就信不得?”墨九古怪地笑着上下打量他,“我数了数,谢丞相也不过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巴而已,怎么你的脸就那么大哩?动不动就想做皇帝的主,你是皇帝的爷啊?”
  
      这般出格的话,让担心她的人紧张不已,生怕她一不小心触怒了龙颜,惹来大祸。可墨九的话总是这样,听上去不中听,让人有些恼火。可仔细一品,回过味儿来,却有那么几分深意,比如——想做皇帝的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