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095米 机关屋

坑深095米 机关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尚雅身为墨家右执事,说话是有分量的,她略带讥诮和奚落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整个广场便安静下来。在公众场合,这个妇人目光锐利,毫无平常的媚态,一举一动都非等闲之辈,看众人关注的目光纷纷朝她看来,她轻笑一声,慢慢从案桌后方站起,朝众人施了一礼。
  
      “众所周知,方姑娘乃四柱纯阴的新钜子命格,又开启了神龙山祭天台的机关手印,我等本不该对方姑娘的身份存疑才对。可墨家新钜子干系重大,遍数天下的墨家子弟都关心着这场盛会,来不得半分差池,身为右执事,我不得不慎重一些。”
  
      这个尚雅,言词极为得体,也犀利。
  
      墨九轻瞄一眼,看方姬然被她说得僵在那里,不由皱了皱眉,默默猜测着尚雅下面还会出什么幺蛾子,却见墨妄冷冷瞟了尚雅一眼,“右执事想要如何慎重?”
  
      这两个人一为左执事,一为右执事,共同执掌墨家大权数年,在墨家内部都是头一份的人物。可两个人向来敌对,凡是左派赞同的事,右派都必然反对,没少为墨家带来麻烦与风雨。在场的人,对这件事莫不知晓,所以尚雅的置疑,没有人意外。
  
      他们在意的是,钜子要如何定?
  
      尚雅又会出什么刁难的事,阻挠新钜子上位?
  
      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尚雅随意地捋了捋发,轻柔的动作里,含着一丝笑,忽而又瞟向广场上,媚态万千地娇笑道:“大家恐怕不知,四柱纯阴、紫微垣位出生的女子,并非方姑娘一个。至于神龙山祭天台第一层的手印,是否只有方姑娘一人可以开启,尚未可知。就这般轻率地确认了钜子,尚雅以为,是对墨家祖宗的不负责任,对老钜子一番心血的亵渎。”
  
      一句比一句犀利,却又句句在理。
  
      有了尚雅打头,其余右派的墨家人,都出声附会。
  
      场上也有人议论纷纷,点头不已。
  
      墨妄似乎并不意外她的来势汹汹,侧首淡声问:“召开墨家大会之前,右执事为何不明言,非得这时才说?”
  
      尚雅牵唇一笑,声音有些委屈,“我原就希望左执事再核实一下的,可左执事联络了多位声威压人的老长老,尚雅心有余而力不足,无奈只得遵从,等到墨家大会时,再恳请众位公道的言语了。”
  
      受了媚蛊的影响,尚雅虽然在男女之事上不太检点,可她能在那么多的弟子中脱颖而出,坐到右执事的位置上,也是有真本事的。这几句话不轻不重,说得头头是道,不仅反将墨妄一军,也将前因后果都阐述得极为清楚,让墨妄无从辩驳。
  
      论口舌之能,墨妄向来不如她,只蹙眉道:“新钜子之事,非我一人可定。之前已与尔等相商,虽各有争执,但总归依了墨家的老规矩,在矩子之下,以少数服从多数,方才决定召开墨家大会的。”
  
      尚雅浅笑盈盈,站在案几后,身子娇美纤细,语气却凝重有力:“左执事不必顾左右而言他,如今的重点不在该不该召不召开墨家大会,而在于你找出到的方姑娘……是否真的墨家钜子?”
  
      墨妄紧紧握拳,盯住尚雅,双唇抿了抿,沉着声音问:“那依右执事之见,命格符合,能开启祭天台第一层,都不能做新钜子,要如何能尊为钜子?”
  
      尚雅笑着摇了摇头,“左执事不必动怒,非我刻意刁难。合格符合、能开启手印,自然可做墨家钜子。但左执事也知晓,墨家钜子向来沿用禅让制,任贤、任能,能做钜子的人,自然非碌碌无为之辈,总得有些真本事方能服从罢?我墨家以墨学为根本,以机关巧术为辅弼、堂主、长老、执事,本事无不各有千秋……”
  
      微微顿了顿,她笑着望向方姬然。
  
      “只不知这位方姑娘,都会些什么?”
  
      几句话出口,就连左派的人都皱起了眉头。
  
      高台上的几位权臣,也都带了一抹复杂的目光看向方姬然。
  
      因有老钜子的严苛条件在先,大家先前并没有在意这件事,可尚雅点出来的也有道理。若她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人,又如何做钜子,如何让天下的墨家子弟听命于她?
  
      方姬然若无本事,就驾驭不了。
  
      那么,这个新钜子就失去了应有的意义,无非墨妄的傀儡。
  
      在这僵滞的一刻,尚雅又补了一刀。
  
      “尤其方姑娘连真面目都无法示人,实在让我等疑惑,可当得钜子大任?”
  
      一听她又拿方姬然的脸说事,墨妄不由皱起眉头,似有了恼意。
  
      “右执事,还说不是刁难?”
  
      他字字句句都在维护方姬然,可方姬然却笑了,轻纱下的一张面孔若隐若现,沙哑声音难得的清楚,每一个字入耳,莫不铿锵有力。
  
      “师兄莫急,听听右执事怎么说吧?”
  
      劝住墨妄,她缓缓看向尚雅,“想来右执事都准备好了?就不必拐弯抹角了。”
  
      “瞧方姑娘说得。呵呵。”尚雅轻轻一笑,纤细的腰肢儿扭了扭,佯怒地笑道:“你可千万不要误会,这并非尚雅有意刁难,而是天下墨家弟子的心声,希望新钜子可以做到的一件事。”
  
      是什么事,新钜子应当做到的?
  
      众人的心弦都吊了起来,注意着尚雅的脸。
  
      她却浅浅笑着,瞄了一眼方姬然。
  
      “来人呐,请方姑娘入墨家机关屋。”
  
      家机关屋。”
  
      机关屋是个什么东西,在场有许多人都未必知晓,但墨九听了,却是惊诧莫名,也稀罕得紧。在上辈子时,她曾在一本介绍墨家的书上看见过,战国晚期,有一位技艺高超的墨家弟子,在解读了鲁班和墨家祖上留下的残留机关术残编断简后,将一些失传的机关术再一次重现人前——他制造出了威力远胜于后来秦人的踏弩、巨堞部队的战斗型机关屋,令人惊叹不已。但当时的墨家尚未遭遇秦国机关部队的威胁,钜子认为他严重违反了墨家禁令,将他逐出师门。于是机关屋,也自此在墨家失传(注:资料来源百度)。
  
      那时墨九听了,便有些遗憾。
  
      那是科学,是机械技巧,当真可惜得紧。
  
      没想到失传的机关屋,居然可以重现,墨九不由兴奋起来。
  
      站在东寂的身后,虽然她刻意控制情绪,可那蠢蠢欲动的心思,还是引起了东寂的注意。他略略偏头,眼风微微扫过墨九的脸色,又含笑转过头去,淡然地看着尚雅。
  
      “右执事,可否容本宫插一句言?”
  
      不管他如何客气,谁也不能忽略他太子的威仪。
  
      尚雅微眯着眼,看着他俊朗的面孔,唇角的笑容扩大了,“太子殿下,那是尚雅的荣幸。”
  
      东寂笑容不变,语气清和地道:“这原是墨家的家事,本宫来做客,不当干涉。可正如右执事所言,墨家钜子干系重大,今上也极为重视。那么,这机关屋之试,可否容本宫与十一皇弟,五皇叔、萧使君、谢丞相等人一同做个见证?”
  
      这一番话恩威并重,合情合理,尚雅自然不会拒绝。
  
      不仅没有拒绝,她顺着竿子往上爬,福身一笑道:“不瞒太子殿下,尚雅原本也有此意,只不敢劳烦诸位,既然太子殿下不辞辛劳,我等自是求之不得?”
  
      说罢她转身扫了广场上的众人一眼,笑道:“为新钜子的机关屋之试,尚雅特地在各门中选了七名女弟子,与方姑娘一同入机关屋。若方姑娘连墨家普通女弟子都不如,想来……”
  
      没有说完,她“呵呵”一声,余下的话自然大家都懂。
  
      若连普通女弟子都不如,方姬然自然没有资格做钜子。
  
      那么另外一位四柱纯阴的女子,可不就有机会了?
  
      尚雅并不说破,再一施礼,笑道:“那麻烦诸位一同前往后院吧?”
  
      此刻正当午时,天气很不错,阳光灿烂,普照天地之间。时下的人吃两餐习惯了,虽然园子里有水果和点心摆放着,但众人都没有饥饿的感觉,无人动那些点心。可墨九习惯了一日三餐,顿顿不少,一到中午,肚皮就很不舒服。去到后院,偷偷顺了两个点心,就搁在了袖子里,准备找到机会就啃。
  
      地主的兜里有了粮,她踏实了,开始观察机关屋。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所谓的机关屋就是她先前如厕时发现有墨家弟子守卫的八个房间。它们按八卦位排列着,八个房间的中间还有一个占地更大的屋子,类似于中央控制室,建筑与其他不同。
  
      与她一样,怀了好奇心的人不少。
  
      他们嘴里啧啧有声,看着紧闭的屋子,都不免好奇。
  
      此时都在准备,院子里众人四散着,议论声不少。
  
      “据传此机关屋可困住千军万马,若不得其法。进去了,就出不来。”
  
      “这么小一个屋子,如何困得住千军万马?”
  
      “屋子可大可小啊?测试是小机关屋,若困千军万马,自然是大机关屋。”
  
      “千军万马是傻的么?干吗要把自己装进去?”
  
      “机关屋可借地利之险,似屋非屋,误入此间的人,都不知陷阱。”
  
      “不过传说而已!再说,早就失传的东西,就算有人青出于蓝,能够把机关屋重现于人前,也只是仿品,有没有机关屋的厉害,也未可知。依在下观之,此屋也无甚特别。”
  
      “哈哈,确不如墨家女弟子生得特别。”
  
      “可别乱说,小心惹来非议!”
  
      “兄台何必当真,说说而已,小弟对女弟子无甚兴趣,对那个新钜子倒有几分好奇。看她帷帽遮脸,腰身、臀翘,胸圆,就不知那张脸,又是何种风景?”
  
      “钜子你也肖想?莫非不要命了?”
  
      “莫说了,看,乾门长老过来了。”
  
      墨九听着那些男子的议论,心里又好笑又好气。
  
      怪不得都说男人是下半身动物,莫论走到哪里,观察的焦点始终是姑娘的身子,看见长得漂亮的,眼睛就挪不开了,哪里管什么大事在眼前?她看一眼东寂,又看一眼离她不远的萧乾,下意识皱了皱眉头……不知他有没有觉得方姬然的身材很好?
  
      她心思未落,就见乾门长老与尚雅小声耳语几句,撸着长胡子站在了众人跟前,对着一个个竖着耳朵的家伙,高声道:“诸位,老夫主持这次墨家大会,为了避嫌,乾门弟子没有参与机关屋之试。故而,除了方姑娘之外,右执事分别从坎、艮、震,巽、离、坤、兑七门中选出一个对墨家机关术较为精通的女弟子,同入机关屋。”
  
      他又细述了选取过程,表示了人选的公正性,然后清了清嗓子,“当然,想必诸位都猜到了,今日用来比试的机关屋,早已非祖宗智慧可比,其中的机械之巧,也只是临时磨刀而已。”
  
      墨九觉得,他
  
      九觉得,他这几句话,意味深长,含义不少。
  
      一来当着太子和权臣的面,否定了墨家如今尚能制造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机关屋”的能力。免得将墨家置于水深火热之中。二来么,自然也是为了表明态度,他们并非有意与方姬然为难,只是一个普通测试而已,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当不了钜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