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093米 各有心思

坑深093米 各有心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方姬然微微一笑,“果然男人看女人,与女人看女人不尽相同。男人也永远都不会真正了解女人。”顿了片刻,她迎着风长长一叹,似在感慨,“男女的思想,原是南辕北辙,互不能识,偏生又要生出情愫,纠葛不清。这上天造人,也是处处矛盾。”
  墨妄疑惑地望着她,“师妹何意?”
  方姬然叹息一声,望向栏杆下方广场上,幽幽道:“女儿家都想要安适的生活,男人也愿意给女子这样的呵护,来达到自己身为大丈夫的责任。于是你们都觉得九儿弱小、痴傻、简单、很容易被人欺负,每一个男子都抢着给她关怀、为她着想。”
  转头看向墨妄,她问:“可你们有没有想过,她未必需要?”
  墨妄紧紧抿唇,看着她轻轻飘动的轻纱,似乎不太理解。
  方姬然深深吸一口气,一字一顿道:“九儿并不弱小、痴傻、简单、会受人欺负。那只是她刻意给人营造的外在,她只为保护自己,为了获得自己想要的安适,给自己上了一层保护色。真实的她恰恰与你们看见的相反。她心里强大、智慧超群、心思复杂……还会欺负人。”
  墨妄别开眼睛。
  其实他知道方姬然说得对。
  可也不知为何,他下意识便忽略了。
  沉吟片刻,他略带心虚的笑,却没有回答,转而问她:“姬然嘴里所称‘你们’,除了我,还有谁?”
  方姬然看着墨妄别扭的表情,心里七上八下的有些复杂。
  她望了望天空,目光慢悠悠飘远。她不是不敢看墨妄,而是有些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当然,还有萧六郎。还有……大郎。他不肯见我,想来也是因为她吧。毕竟我这张脸,早已见不得人。而她,又是他明媒正娶的妻。”
  听着她幽怨的声音,墨妄看她一眼,不知道怎么劝慰。
  萧大郎与方姬然有一段深入骨髓的情分,可毕竟都在三年之前,正如她所说,三年的光阴似流水,冲刷的不仅仅是一个个日日夜夜,人心也是会变的,比如他曾经以为这世上除了师妹不会再关注任何一个女子,可事实确是,另一个从天而降的“冒牌师妹”,在短短的时日内便占据了他的思维,让他习惯了保护她……
  而萧大郎,他的病情如何无人得知,是不是真的到了不能见方姬然的程度也未可知。但他娶了墨九,如果让他抛弃墨九再与方姬然好,墨妄自己都有些接受不能……可若他接受了墨九,与墨九做成了夫妻,方姬然又要怎么办?萧六郎又怎会允许?他自己是不是会像当初看到方姬然与萧大郎好上一样,转过身,默默祝福?
  千头万绪,他突然有些头痛。
  “师妹不要想这些烦心的事了。等大郎病好,会见你的。”他安慰着方姬然,目光在人群中寻找着,看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一个话题岔过去,“噫,奇怪了,萧使君今日怎么还没有来?”
  方姬然看着他脸上的沉郁,怔了怔,没有回答。
  因为她知道,墨妄并不需要她的回答,那本身就是一句废话。
  “师兄看着点儿,我回房歇一会。”她道。
  “嗯”一声,墨妄松一口气,“仔细些,让灵儿陪着你。”
  ——
  雨后的晴天,空气格外清心。
  尤其空旷地方,四周又植了绿物,有腊梅幽香,更是怡人。
  墨家大会设在临云山庄的大广场上,这个山庄原就是墨家在京师临安的据点,平常除了接待之用,墨家长老们会定期为墨家子弟授业解惑,宣扬墨家思想,也为墨家子弟做一些培训、组织子弟交流探讨。所以这个广场的面积非常大,同时容纳几万人也丝毫不显拥挤。
  这会子人来得慢慢齐了,广场上人头攒动,青砖石的地面上放着蒲团,墨家弟子都盘腿而坐,而受邀而来的江湖前辈、权臣高官、还有墨家执事、长老、堂主等辈分高的人,全都散在广场的四侧。
  墨九一动不动地站在东寂身后。
  侍女没有位置可坐,却可以从高台上居高临下的俯视整个广场的情况。这么一瞅,人群密密麻麻,脑袋一个连着一个,人多而不乱,都按秩序坐着,一个萝卜一个坑的感觉,让人头脑发胀。幸而她没有密集恐惧症,若不然非得当场发病不可。
  一个个的唱名响在耳侧。
  她看见了很多熟悉的面孔,谢忱、宋骜、辜二、彭欣,萧国公萧运长、就连诚王也带着诚王妃萧氏和大病初愈的小郡主宋妍来瞅热闹了,一家三口坐在一处,那叫一个亲密。
  一阵冷风拂过,夹着广场外的腊梅香味儿轻轻拂面而来,充盈了墨九的鼻子,也让她的目光越来越沉。
  萧六郎始终没有来……该不会不来了吧?
  她其实不晓得私心里是希望他来,还是不希望他不来,心里怪异的别扭着,冷不丁想到他的脸,她心跳加快少许,昨夜的旖旎画面,蛇一样缠住她的心脏,呼吸不畅,身子在冷风中,不禁一颤。
  “冷吗?”宋熹突地转头。
  “不,不冷。殿下。”墨九的样子,心不在焉。
  宋熹眉头微微一皱,那声墨九为了配合身份顺口而出的“殿下”,让他许久都没有动弹。他端坐在那里,织金锦的直裰外面系了一件苍紫色银狐领的披风,眉间眸底,都温和而平静,看似没有情绪波动,可手指却把案几上的青瓷茶盏,抚了几数个来回。
  “东寂是我的字!”
  “嗯?”墨九想着旁事,狐疑地看着他。
  宋熹看着她懵懂的眸子,嘴唇轻轻一抿,突地悟了什么,眸子更暗。
  他先前一直担心她晓得了他的身份会有责怪,见她沉默不语,也以为她是不高兴他的隐瞒,有了不好的猜测。听她喊他“殿下”更是以为她在刻意与他疏远,这才耐心与她解释……可如今他发现,其实她的情绪,根本就与他无关。
  她的心思并不曾在他的身上。
  他理了理银狐风氅的领口,轻轻笑着,“九儿没听见?”
  墨九严肃脸道:“听见了啊?这不奇怪。”
  他道:“我是说,你可以一直这么叫。”
  墨九润了润嘴巴,压着嗓子道:“不晓得你的身份也就罢了,晓得了,似乎不太好。”
  他眸子垂下,道:“我允的。”
  墨九嘿嘿一声,“可是……”
  “没有可是。”他打断她,有一些专横的霸道,似乎是与生俱来的习惯,说罢他似是察觉语气生硬,又笑了笑,“你我食友之谊,不会改变。我认识你,在萧府湖畔,那时是食友,便只是食友。”
  这句话的意思是解释他认识她的时候,不知她是谁吗?
  墨九心里舒坦了一些,轻“嗯”一声,静静而立。
  宋熹的手指依旧拨弄着领口,依乎是领口太紧不舒服,又似乎是披风的带子没有系好,让他不太自在,他自己仰着脖子拨弄了几下,突地瞥了过来,“九儿来,帮我弄一下。”
  私心里墨九不太愿意与东寂有肢体接触,当然不是她排斥他,她对东寂这样俊朗温和的暖男,并没有太多抗拒的心思,只是醉红颜太讨厌而已。但这样的场合,东寂是太子,她是侍女,他的要求她若不答应,就太过分了,让东寂难堪,也容易让她成为异类。
  她低头道一声“喏”,便走上前去,低头替东寂将风氅的带子解开,又把他里头直裰的领口重新整理,动作小心,却不熟练。
  穿越过来,她一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并没有做过这样的事,尤其他是个男人,她对男人的衣服更不熟悉,便显得有些笨手笨脚,弄好几下都理不好,东寂懒洋洋仰脖子靠在椅上,尽力的配合着她,目光也一瞬不瞬地盯着她近在咫尺的脸。
  她伏低着头,他仰着头。
  这样的姿势太近,近得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墨九到没觉得有什么,只专心做事,可东寂的眸色却越来越复杂。
  这时,广场上突地一阵骚动,有人高唱,“枢密院萧使君到!”
  萧乾没有太子殿下的位高尊崇,可他在南荣本身便是一个传奇人物,相比于深宫之中不为外人熟知的宋熹,他的生平事迹家喻户晓,童叟皆知,不足二十岁就领兵数十万为国征战,力挫兵力强盛的珒人,还将越人赶到西部,成了西越人,医满天下、名满天下……也俊美满天下。
  这位萧使君被人称为“判官六”,听上去名头有些骇人,却有南荣第一美男的声誉。有一些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听到“枢密使”三个字,都擦亮了眼睛,翘首以盼,想要一饱眼福。
  广场上交头接耳的声音没了,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数万人的目光都往同一个方向望去。
  人群之中,萧乾带了几个侍卫,信步而来,姿态从容淡定,样子尊贵端华……那卓绝风姿,当真让众人都惊艳了一把!可当他越来越近,众人看着他的脸色,却暗自生疑。
  “参见萧使君!”
  “萧使君好!”
  “萧使君这边请!”
  此起彼伏的声音里,众人的目光里除了恭敬,还有一种诡异的猜测。
  高台之上的墨九,轻抚着东寂的领口也怔愣着睁大了眼,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今儿的天气很晴朗,这样的位置,她可以把他看得一清二楚。一样的颀长挺拔,一样的风华绝代,可他的脸却苍白得没有血色,纸片一般的雪白,像刚从阴曹地府里拉回魂来,眼角还有淡淡的乌青,一袭黑色锦袍,外系一件被风吹得轻荡的黑色风氅,全身上下都是黑色,低压、沉郁,就一张脸白得惊人。这样的他不该叫“判官六”,该叫“黑无常六”了。
  怎么搞成了这样?
  墨九心里腹诽,目光收回来,继续为东寂系披风带子。
  萧乾的脚步却僵在了高台的最后一阶。
  隔了一丈的距离,他看着温和带笑的宋熹,目光若有似无地落在为他系披风的侍女身上,一双无底般深邃的黑眸,仿佛有某种阴郁的光芒在迅速堆积,却又被他很快掩藏,慢吞吞抬步,踏上了最后一阶。
  这一步他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
  ------题外话------
  开学了,孩子报道,各种杂事,嘿嘿,依旧更得很晚,想来大家已经习惯了。
  最好是第二天早上来看,这样比较不辛苦,谢谢书友们等等,谢书友们给的爱。
  么么哒,一人一个初吻,献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