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082米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坑深082米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一夜的临安城很不平静。
  平素入夜就紧闭的肃穆宫门,又一次“咣咣”开启了。
  马车的轮子压在青石板上,沉闷的声音,给人无端的紧张与压抑。
  静寂如水的夜,懵懂的人们还在做着好梦,金瑞殿通明的灯火中,还有另外一场好戏。
  一行人很快入得暖阁,动作很安静,却每一步都显得紧张。
  宦官李福先前被墨九拾掇过,在这压抑的气氛中,胆子也变小了,他撩帘子时几无声息,走到皇帝的身边时,步子也迈得很轻,像只老态龙钟的猫儿。
  “陛下,人都来了。”
  至化帝刚吃了一口新泡的雨前龙井,虽已夜深,精神头却很好。
  他抬了抬手,广袖轻扬,“宣!”
  更深露重,外面风寒,几个人进来时带入了一股子冷风。墨九呛了一下,漫不经心地看过去。走在李福后面的男子一袭黑色的简洁素袍,并没有描边绣样,却显得气度从容,温暖阳光——他正是墨妄,便是站在这个皇帝与权臣云集的地方,他那身正气与侠气,也如朝阳,可以给人带来灿烂的暖意。
  墨九朝他一笑,墨妄却没有看她。
  他带着申时茂和另外两边墨家子弟,齐齐向至化帝行礼。
  “草民参见陛下,陛下万福!”
  墨九目光掠过墨妄,看向与他同来的几个人,目光微微一诧。
  就在墨妄的身侧,站着一个女子。
  她站在灯火的背光处,样子有些古怪——入宫面见皇帝,头上还带着一顶帷帽。而且她这个帷帽与墨九上次在荆棘园使用的不同,这个帷帽也不知是什么纱质,垂在她的面部,看上去轻软丝薄,遮盖性却很强,在暖阁影影绰绰的灯火中,根本就看不清她的容貌。不过,她素淡的衣裙下,有一副曼妙的身姿。玲珑有致的曲线,精致诱人的弧度,只一眼就可以分辨出来,这是一个年轻漂亮的美人儿。
  这个美人便是萧乾口中的墨家钜子?
  墨九心里满是疑惑,就着氤氲的光线,去打量萧乾。
  萧乾与墨妄一样,也没有看她。
  从墨九的视角看去,他双唇紧紧抿着,一双清凉的眸光,如同月下清辉,潋滟之中带了一抹妖异的凉。
  这些人到底在搞什么鬼?
  墨妄不是说过,她就是墨家钜子吗?如今怎的又变成了别人?
  ……是萧乾与他串通好的?
  ……还是他们想把她从事件中摘出来,故意找来的“替死鬼”?
  墨九满腹疑惑地猜测着他们的动机,猜测着那个女人的身份,暖阁中的众人也与她一样。
  短暂的见礼之后,至化帝问萧乾,“萧爱卿,这位姑娘就是你说的人?”
  “正是。”萧乾点点头,看向墨妄,脸上带着从容的淡笑:“左执事,你来说罢。”
  “好的,萧使君。”长相俊美的男子总是令人赏心悦目的。墨妄虽然不如萧乾那般长得令人一眼惊艳,但他站在任何一个地方,哪怕穿着最简单的衣袍,也会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这样的气场之下,让他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很容易令人相信。
  墨妄再次拱手,对众人道:“这件事说来话长,今日夜已深了,草民就简要与陛下说说吧。”
  看至化帝点头,他顿了片刻,似乎理了理思路,方才不疾不徐地道:“墨家钜子的命格,是老钜子在临终之前就定下来的。这些年来,墨家子弟一直在寻找新任钜子,却一直未有所获。实际上,草民一开始接触墨氏九儿,并不清楚她的命格。为何会几次三番相助,是因为她长得像一个人……”
  他的目光望向了身侧戴帷帽的女子,也顺便把众人的目光引向了她,然后微微一笑,“她是我的师妹,名叫方姬然。他的父亲方弘济是上一任的墨家左执事,也就是我的师父。”
  说到这里,他似是犹豫了一下,语气放得更为缓慢:“三年前,师妹出了些事,我与方家人一样,一度以为她已经不在人世,偶然在盱眙见到墨氏九儿,与师妹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只是比师妹年岁小一些,又听说了九儿的不幸遭遇,当即便有了保护之念。在得知九儿要嫁去萧家,而她本人又不肯,这才助她逃婚。”
  每个人的关注之处不一样。
  至化帝与众臣关心墨家钜子的事儿,墨九的注意力却在“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上。
  听得墨妄这样说,她瞬间有一种过去揭开方姬然帷帽的冲动。
  长得很像?几乎一模一样?这到底是有多像啊?
  如果她真长得像墨九,那样的国色天姿,有必要遮得这样严实吗?
  那帷帽的纱,真是碍眼啊。
  她不停瞄着方姬然,脑子胡乱地思考着,墨妄还在继续说:“后来在楚州,草民无意得知九儿的八字,当即也是吓了一跳,然后告诉了申长老。申长老为考验九儿,到底是不是墨家钜子,在把她从萧家带出来后,关入了墨家早些年发现的坎墓之中。”
  看一眼跪在地上默不作声的孔阴阳,墨妄唇角微微一勾,语气重了些,“申长老与这位孔老先生有师门渊源,同出于墨家坎门,这些事情孔老先生最是知情。后来,墨氏九儿从坎墓顺利出去,加上她的八字与出生方位符合,草民等人几乎已经确定,她就是墨家钜子了。”
  默默听着,墨九突然感觉不太舒服。
  几乎已经确定了,又怎么生变了?
  像听故事似的,听到高潮处,总想要接着听下去。
  可墨妄却有些吊胃口,他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拱手向至化帝示意之后,突然话锋一转,请求道:“陛下,有几句话,草民想先问一问这位被墨家清理出去的叛徒孔老先生。”
  听到“叛徒”两个了,孔阴阳的表情明显一僵。
  至化帝环视一周,好奇心也被墨妄勾起,他抬了抬手:“允。”
  墨妄谢过皇帝,慢步走到孔阴阳的面前,居高临下的打量他,“孔老先生,你把大家害得好苦。”
  孔阴阳抬起头来,空洞的眼眸中黑幽幽一片,看着有些瘆人,“左执事何出此言?”
  墨妄道:“当年你做墨家坎门长老时,被老钜子挑断一只脚筋,又残了双眼,清理出墨家,原本应该改过自新,不再做那被墨家所不容的事。可你利用完了老钜子的仁厚,还利用与申长老的同门之谊,让我们相信你真是为了墨家好,让萧家把宅基地建在坎墓之上,是为了保护坎墓。可你暗地里却与谢忱勾结,将墨家钜子的命格告诉谢忱,并查到了盱眙的墨氏,再与谢忱暗地里设局,故意让九儿嫁入萧家,为萧大郎冲喜……就为了引萧家入陷阱。”
  孔阴阳脸色一白,“左执事,这只是你的胡乱猜度,可有证据?”
  墨妄道:“那你为何要把墨九告之萧家,便说可以为大郎冲喜?”
  孔阴阳脸色更是难看了,“小老儿已经说过,是萧使君指使我的。”
  这种各执一词的说法,没有证人,多争论无异。孔阴阳听见至化帝似乎从头到尾都没有偏袒任何一方,似乎也不太关心他们私底下都打什么肚腹官司,只想弄明白墨家钜子而已,于是他冷笑道:“再说了,墨九的八字命理,本就是墨家钜子,小老儿并没有胡说。萧使君对此早已知情,却未告之陛下,如今左执事反咬一口,以为就可以为他脱罪吗?也不晓得你们二人有什么勾结,打着什么欺骗陛下的算盘。”
  墨妄盯着他,“孔老先生看错了,其实墨九并非钜子。”
  孔阴阳又是一声冷笑,脸转向身侧的王婆子,“有接生婆为证,墨九八字人人都已知情,你们真的以为随便带一个人来,就可以骗过陛下?愚蠢!看来墨家执事,真是一代不如一代。怪不得如日中天的墨家会落到这步田地。”
  对于孔阴阳的指责,墨妄并不生气。他笑看着身上发抖的王婆子,微微躬身,语气和煦:“王婆婆是盱眙的老人,也是墨家织娘的老邻居,您可以把九儿的出生日子记得那样清楚,不知还记不记得墨氏织娘……以前的事?”
  王婆子被他点了名,脸色一阵青白,“不知大官人指的是什,什么事?”
  墨妄微笑道:“织娘在生墨九之前,还曾有一个女儿。”
  王婆子愣了愣,似乎突然想起来什么,脸色微微错愕,“大官人也晓得?”
  墨妄点了点头,“王婆婆说说罢。”
  王婆子陷入了沉思,思考了一阵,慢慢说了一件事。
  墨九她娘那时也不过十五六岁,生得花容月貌,整个盱眙没有哪个未婚男子不想娶她为妻。但墨氏织娘眼界儿高,盱眙的儿郎都看不上,织娘的娘——也就是墨九的外祖母似乎也没有为她说亲的想法。但是有一天,盱眙人突然没有见着织娘了,听说是做错了事,被她娘关在了屋里面壁。几个月过去了,王婆子等人虽然都有些奇怪,但谁也没有想到,并未婚配,也未曾许人的织娘,其实是大了肚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