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079米 是不是钜子?

坑深079米 是不是钜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章节内容开始-->
  
      王婆子牵着她的孙子,由她儿媳搀扶着。孔阴阳腿脚不便,眼睛也不好使,身侧也有一个半大的小子扶着他胳膊。外面天寒,几个人一入屋,乍然感受到屋内的暖意,又知晓座上的人便是当今天子,身子当即就不利索了。王婆子祖孙三人头也抬不了,腿也捋不直,便是孔阴阳,也有些哆哆嗦嗦。
  
      谢忱教他们跪下向皇帝行了礼,又为至化帝裱仁义。
  
      “陛下向来体恤百姓,你们好生说话便是,不必害怕。”
  
      几个人点头称是,可身子还止不住发抖。
  
      百姓对皇帝的敬畏,可比猛虎,谢忱看他几个的样子,目光沉了沉,也不耐烦再多说什么,只问:“今日让你等面圣,是为了解一些事情的来龙去脉,你们做实回答,不得隐瞒欺骗,否则定不轻饶,可都知晓了?”
  
      问话之前,先来一个杀威棒,这个“主审官”很有见地。
  
      众臣看至化帝默许,也都不吭声,萧乾也只情绪不明的微微一笑。
  
      谢忱看了那几个人一眼,“哪个是王婆子?”
  
      王婆子这辈子第一次走出盱眙,第一次入京,第一次见到天子,早已吓得六神无主,被谢忱轻声一问,便吓得“扑通”跪下去,连连磕头,“民,民妇在。”
  
      谢忱皱眉:“盱眙墨氏九儿,可是你接的生?”
  
      王婆子头也不抬,“是,是民妇。”
  
      谢忱道:“你把墨九的生辰八字道来。”
  
      王婆子低垂着头,一五一十地说了,正是半分不差的四柱纯阴之命。
  
      看众臣面有疑惑,谢忱清了清嗓子,又故作公正地问:“墨氏今年已十五,你接生的婴孩也不少。事过这么多年,你为何将墨氏九儿的出生时日记得这样清楚?”
  
      王婆子瑟缩着肩膀道:“不,不瞒大人。民妇接生的婴孩属实多得数不过来,但这墨氏九儿不一样。她出生那一日,正好民妇的大孙子也爬出了娘胎,前后就差了一个时辰,民妇在九儿家与自家来回的跑,还摔破了膝盖,故而民妇记得很清楚。”
  
      有了王婆子的证词,墨九的命格已无可争辩。
  
      谢忱看一眼冷着脸的萧乾,又低声道:“墨氏的事,你可都知情?”
  
      王婆子很紧张,每一个字都说得很紧张,“那墨氏九儿小时候脑子就不好,常干些小摸小坏的事,在盱眙很遭人嫌弃,几乎没人不认识她。可她娘是个心性好的,这织娘为人很热心,与民妇们相处极好,家里有些什么长短之事,也会说上一二,所以民妇对九儿家的事,也多少知晓一些。不晓得大人要问的是什么?”
  
      谢忱目光阴了阴,捋一下胡子,“你都知道什么?”
  
      王婆子垂着头,闹不清这些大人都想知道什么,只讷讷道:“盱眙人都晓得,墨家女子的命都不好……织娘克死了夫婿,九儿也早早就没了父亲,她自己也个寡命的人。在嫁入萧家之前,有过两次姻媒,结果夫婿都无疾而终了,人人都说,这墨氏九儿怕是没有哪家人敢娶了,可后来萧家却来提亲……”
  
      听她说了一堆废话,谢忱不耐烦的打断了,“这么说来,萧家肯娶墨氏寡妇,她家应当感恩戴德才对,为什么墨氏却逃婚了?”
  
      王婆子目光有些闪躲,“听说是与一个野男人跑了。”
  
      谢忱冷笑,“那野男人可是姓墨,叫墨妄?”
  
      王婆子摇了摇头,表示不知情。谢忱当即禀明至化帝道:“那时墨氏便是与墨家左执事跑了,后来被萧乾逮回,这中间的事,也间接导致老臣的儿子折于招信,陛下都知情的。墨妄是墨家左执事,不会无端带一个寡女逃婚,萧使君八面玲珑之人,得知墨妄多方与墨氏接触,也不可能不追查缘由……”
  
      说到这里,他意有所指地望了萧乾一眼,“陛下明鉴。”
  
      至化帝点点头,目光已有些阴沉,“接着说。”
  
      谢忱并没有接下去说这个话题,反倒问王婆子另一件事,“听说当日墨氏逃婚,萧使君曾把人送返娘家退婚,引无数人围观,你可知情?”
  
      “回大人,确有此事。”王婆子趴在地上,想了想,似是想到什么不妥的地方,皱了皱眉头,方才叹息道:“九儿与萧家的婚事,民妇那时还骂过如花婆见钱眼开,也私底下劝过织娘,不要误了闺女。萧家家世虽好,可大郎床都起不得,又能得几时好?可这织娘没生病前,性子还好,生了一场怪病,却越发执拗了。在九儿逃婚被萧使君送回盱眙娘家之后,这织娘还想方设法地把闺女硬塞给了萧家,作孽哦!为啥非要把好好的姑娘往火炕里推?”
  
      这个问题让在场的人都提起了兴趣。
  
      谢忱目光阴沉沉一扫,故意问:“那织娘可是贪财之人?”
  
      王婆子摇头,“织娘家里原是有些积蓄的,在盱眙还算好过的人家。可后来织娘生了病,把家底都败光了。可虽说日子难过了,她也不是贪财之人,平常邻里有什么帮衬,也都是分文不取的。唉!那织娘,若非得病,是个多好的妇人……”
  
      看她说着说着又不在正点上了,谢忱轻咳提醒,“那你可晓得,萧使君把墨氏送回盱眙,说好要退婚,为什么后来又没有退婚?”
  
      王婆子想了想,道:“那日民妇去瞧了一阵热闹,晓得是九姐儿逃亲惹恼了萧家,萧使君不乐意了,可织娘说嫁出去的闺女,就是萧家的人。后来民妇听如花婆说起过,萧使君要织娘再为九姐儿添一份嫁妆,方才愿意娶她。可后来也不见织娘添什么嫁妆,九姐儿就被抬入萧家了。”
  
      谢忱冷笑一声,“萧家何时缺那点嫁妆了?”
  
      他善于引导人的思路,这般点出矛盾所在,很容易让人想到萧乾“要嫁妆”是别有目的。第一织娘没有钱,第二萧家不缺钱,若萧家本来就不肯娶墨九,根本就不必与织娘讨价还价,那么问题的根本所在就很容易引人怀疑——后来萧乾与墨九她娘是如何达成一致的?
  
      暖阁里众人的视线,都落到了萧乾身上。
  
      至化帝语气已有薄责:“萧爱卿,可有此事?”
  
      萧乾淡淡点头,“回陛下,确有此事。”
  
      至化帝目光微暗,又问:“那个中缘故,萧爱卿可否明言?”
  
      萧乾唇角一扬,潋滟的目光依旧,似乎并没有被谢忱的指责与恶意引导影响情绪,“这中间是有些故事。”说到这里,他环视众人一圈,不紧不慢地道:“为了顾及萧家颜面,我当初确实不愿再将逃婚之女替家兄娶回家中。让墨家再添嫁妆一说,只是随便寻一个借口拒绝。至于后来为什么又同意了,是因为家嫂有些特殊本事。”
  
      特殊本事四个字,再次引起了众人注意力。
  
      大家都竖起了耳朵,他却不说了,唇角抿着淡淡的笑。
  
      谢忱冷哼一声,“是特殊身份吧?”
  
      萧乾并不看他,见至化帝询问的目光看过来,方才恭顺地道:“回陛下,墨家伯母告诉微臣,家嫂虽然顽劣,也偶有疯癫,但对堪舆命理机关之术,却极有天赋。”说到这里,他目光斜斜地睨向王婆子,凉凉问她:“你说你与墨家伯母多有接触,相处极为熟稔,我且问你,你可知晓她的本事?”
  
      王婆子一愣,摇了摇头,“……她,她有甚本事?”
  
      萧乾抬袖,拱手对至化帝道:“家嫂祖上出自墨家,其祖上皆懂得堪舆机关之术,后因一种古怪的家族病症,家嫂祖辈隐于盱眙,从而脱离墨家,不为世人所知。微臣退婚之后,墨家伯母得知微臣懂得岐黄之道,这才诚意恳求,让微臣纳她回府,并为她家怪病看诊……”
  
      至化帝目光烁烁,静默不语,谢忱却怒道:“依你所言,你之所以先行退婚逼人添一分嫁妆,尔后又什么都不要就同意了娶墨氏过门,是因为知晓她家有家族怪病?”
  
      萧乾目色清淡,神色却很严肃:“正是。”
  
      “可笑之极!”谢忱又气又急又无奈地指着他,哈哈一声笑道:“临安城里谁人不知,判官六有六不医?便是那次裕王妃的腿疾犯了,请你就诊,你也以不医女眷为由拒绝了。又怎会对一个寡妇家这样好心?”
  
      不得不说谢忱是个厉害的人。
  
      他每一个问题,几乎都在点子上。
  
      一句问责,轻而易举就把人引导到了他的矛盾点上。
  
      可萧乾便不惊慌。他只淡淡瞟他:“丞相怎懂医者猎奇之心?我只为悟,不为医。”
  
      他嘴里说“只为悟,不为医”的意思,是指他只对墨氏本身的家族怪症感兴趣,并不是为了非要把她们治好。虽然他这个“猎奇之心”有些特别,可有才之人大多都有怪癖,萧乾更是怪癖中的怪癖,他若真的为了一种特殊的病症,将原就有冲喜之意的墨九代长兄娶回家中,却也说得通道理。
  
      至化帝深深看他一眼,“那是怎样的怪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