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077米 再诊

坑深077米 再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章节内容开始-->
  
      一石激起千层浪,谢忱是当朝权臣,他参奏萧乾谋逆的事涉及国之根本,几乎这风声从暗地里吹过,整个皇城都紧张起来。在京做官的人,都有极强的政治感悟力,几乎人人都知,这一场没有硝烟的大战,就要拉开了。
  
      今日原有小朝,文武百官一入朝班,气氛就诡异的紧张起来。平常这些人入朝参政,皇帝还没有来,总会三三两两凑到一起,拱手作揖说一些客套话,今日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知情的缄默不言,不知情的也是老油条,也不敢当众打听,一个个摆着僵硬的表情,等着暴风雨的来临。
  
      谢忱站在金銮殿下,看了几次空空的龙椅,不停撸胡子。
  
      天儿不亮他就秘密递上了折子,至化帝只叫他早朝时当廷参奏,邀众臣群议,并没有明确表态他对萧乾的态度。谢忱虽然已是官至丞相,可对于至化帝这个人,他还没有完全看透。不过今天这场风,刮也得刮,不刮也得刮——证据确凿,他不信萧乾赖得了。
  
      念此及,他头昂得高高,一派胸有成竹。
  
      而萧乾这会儿……好些人这时才终于发现,枢密使居然还未上朝。
  
      在众臣面面相觑的猜测中,至化帝终于姗姗来迟。
  
      他坐在龙椅上,看向众臣的目光从容平静,想来也有思量。
  
      “众卿可有事启奏?”
  
      原本有事要奏的人,都不敢率先去点那火,只拿眼睛看着谢忱。
  
      这样的气氛,让至化帝眉头微微一皱,也转眸看去,“谢爱卿!”
  
      直接被点了名儿,谢忱也不犹豫,上前出列,把先前秘报给至化帝的奏折,又当着众臣的面儿重新读了一遍,然后看向龙椅上的至化帝,“陛下,今日小朝,萧使君竟也不来,根本就是目无法纪,漠视天子,完全不顾及陛下仁慈,多方恩泽于他……”
  
      “谢丞相!”谢忱联合了几个人弹劾萧乾,可萧乾虽然未在场,却也并非没有心腹。谢忱这边话没说完,就有一个留了美须的壮年男子出了例班,朝至化帝致礼后,怒而问谢忱,“萧使君昨日偶感风寒,请了病假,已有奏报司殿,丞相何故这般为难?”
  
      谢忱冷笑一声,“王枢密副使,好会相帮。”
  
      这个谢老头子是个肯作秀的,骂完了枢密副使王枢,突地跪伏在地,向着龙椅的方向重重叩了个响头,又一路爬行过去,再一次叩头,声音哽咽起来,“陛下,老臣半截身子都要入土的人了,只想趁有生之年为陛下分忧,便是殚精竭虑,也死而后悔。这些年,谢家与萧家虽有些芥蒂,可论年纪,老臣是萧使君长辈,若非证据在目,又何苦冤枉他?老臣这番奏请,不过为让陛下查明真相,如此正义之言,却遭到萧乾党羽诬蔑攻讦,若长此下去,朝堂上谁还敢说真假,陛下又如何知晓真相?”
  
      “真相是什么?”王枢是萧乾提拔上来的枢密副使,与他也是一荣俱荣的关系,当即他也跪倒在地,拱手叩拜至化帝,言词恳切:“陛下圣明,萧使君这些年为南荣鞍前马后,九生一死,对陛下更是忠诚一片,于朝堂内外奔走,立下无数汗马功劳,怎会有谋逆之心?请陛下明查。”
  
      谢忱冷哼一声,回嘴道:“确实是鞍前马后,汗马功劳。就老臣所知,王枢密副使上月收了萧使君一匹漠北骏马,乐得合不拢嘴……如今这马儿还没驯服,王枢密副使就被驯服了,开始为叛逆摇旗助威了?”
  
      说到那匹马,王枢整张脸腾地红了,“丞相休得出言侮辱,那匹马是萧使君看臣下喜欢,这才诚心相送,不为任何,也不图回报。一匹马,只是我与萧使君的私人情分……”
  
      “好一个私人情分。”谢忱打断他,又拱手看至化帝,“陛下,朝堂上可论私人情分乎?”
  
      这王枢虽然官至枢密副使,可也是一个武将,上战场真刀真枪还行,可在朝堂上唇枪舌剑,他又怎会是谢忱这种人的对手?不过几句话争下来,他就被谢忱轻而易举将了一军,杀得没有回嘴之力。
  
      任谁都听得出来,他是受了萧乾的好处,也是萧乾的党羽。
  
      其实这个朝堂,谁都有党羽。
  
      萧乾有,谢忱自然也有。
  
      于是原本两个家族的事,很快就演变成了一群人的事。萧派与谢派,两方人马你来我往,唇枪舌剑,把至化帝听得脸色沉沉,不过却没有吭声,看了许久,等双方都辩论完,他才轻轻抚着龙椅的扶手。
  
      “传枢密使萧乾上朝,当庭自辩。”
  
      今儿之事,很明显谢忱等一干党羽是计划好了要攻讦萧乾一个谋反之罪,不像平常小打小闹的互相抻掇几句,不仅条条道理清晰有明证,还表演感十足,谢忱那样子简直就是声泪俱下,就差当场撞死,以效南荣了。如此一来,好些从来对萧谢之争不发表意见的臣工,也都偏向了谢忱,甚至一些与萧乾私交甚好,或者得过他好处的人,也选择了沉默。
  
      势力的天平在向谢忱这方倾斜。
  
      大多人顾及的还是自己,只静观其变。
  
      可去枢密使府传话的人下去了,却没有带回来萧乾。
  
      他紧张又小声地对殿外的司殿太监小声说了一句。
  
      司殿太监入得大殿,又把话转叙给了至化帝。
  
      这皇帝一听,老脸当即就黑了。
  
      “去找!不论他在哪里,都给朕找来。”
  
      ——
  
      皇帝的圣旨下达枢密使府的时候,“偶感风寒”称病无法上朝的萧使君居然不在府上。传旨的太监转着圈儿的问了门房,这才打听到,这位医术无双的国之圣手萧使君,火都烧到眉毛上了,他居然大清早去了莲花山采药……
  
      这临安乃南荣皇都,什么药材没有?
  
      他堂堂一个枢密使,居然亲自去采药。
  
      可门房说了,萧使君说那药当以新鲜采摘的为好……
  
      无人理解萧乾的行为,甚至有人猜测他在故意逃避,说不定已经潜逃,谢忱甚至建议,当即派人捉拿逆犯萧乾,以正朝纲……可至化帝什么也没说,除了说去找,又开始议及旁的朝事。
  
      金銮殿上风雨飘摇时,萧乾确实在莲花山。
  
      以前学医的时候,萧乾其实常常一个人上山采药。他的授业恩师曾说,“百草皆药,还得亲尝”,所以山上这些药材,他无不识得,无不知晓,几乎到了闻味知性的地步。可自打他入朝做官,已经许久不曾亲生动手采过药了。平常药材也都出自药堂,便是他自己吃的,也不曾这般麻烦。故而他今日亲自上山采药,让他身边的薛昉与四大隐卫,个个都像撞了邪。挤眉弄眼,小心翼翼,有些紧张。
  
      在山下时,萧乾交代他们不必全都上去。
  
      于是,五个侍卫用剪刀石头布做了决定。声东、走南与薛昉三个守在山下策应,击西与闯北两个人跟随主子上山。等击西他们前脚一走,声东与薛昉两个就愉快地在石头上画了一局横,拿了石子和枯树枝比划,过一过争战沙场的瘾。走南则在旁边摇旗呐喊,哈哈大笑,随便嘲笑吃亏上山的击西与闯北两个人——回回都输,却不晓得找原因。
  
      今儿萧乾未穿黑袍。
  
      不得不说,墨九的观察很仔细,他天生就是属“仙”的。穿黑袍有穿黑袍的沉稳高贵,但穿一身雪白的衣袍,束一个玉冠,背上一个精致的药蒌子,便有了一种道骨仙风之感,那俊俏的模样儿,让山下溪水边浣衣的几个小姑娘瞪大双眼,以为遇见神仙,手上的衣服顺着水飘走都不知情……
  
      当然她们不知他是南荣的枢密使,只觉俏气优雅,走在白雾袅袅间太过夺魄勾魂,而知道他身份的击西与闯北,一路都有跟着鬼走路的错觉。
  
      二人的眼风在空气中搏杀了无数个来回,击西终于憋不住了。
  
      他紧扯闯北衣袖,小心努嘴看萧乾脊背,“主上莫不是疯了?”
  
      闯北一如既往双手合十,高深莫测地道:“常在河水走,哪有不湿鞋?”
  
      击西最讨厌闯北文绉绉,闻言翻个白眼,“说人话!”
  
      闯北斜眼瞥他,“你慧根如此差,让老衲如何渡你?”
  
      击西抓狂,“说人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