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076米 温柔过往

坑深076米 温柔过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萧乾走了,墨九心里却不是很踏实。www.xshuotxt.com一来她虽然脚痛身乏可精神头却有一种怪异的亢奋,似乎还没有从被*蛊挑逗出来的情动中熄火。而且她也没想明白,入宫赴宴原本是要吃好的,怎么莫名其妙就搞到皇城司狱来了。她的经历似乎格外受造物主垂青,不管走到哪里做什么事总能引起轩然大波。
  
      “这分明是女主命呐!”
  
      墨九不记得在哪本言情小说里看过,一般女主命运就是她这种,身世苦、经历奇,一路上凄风苦雨遇到各路渣男渣女小人王八围攻,过五关斩六将,一辈子都没个消停,好不容易逮了个良人,以为从此可以像灰姑娘和王子一样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却大结局了。
  
      “姐姐在嘀咕什么?”墨灵儿是低着头进来的。
  
      墨九撩她一眼,发现这丫头脸有些红,讶然道:“你怎么了?”
  
      灵儿头垂得更低,咬了咬下唇,“无事。”
  
      墨九拍拍床侧,将另外一半让给灵儿,“没事脸这么红。莫非被我醉红颜传染了?”
  
      灵儿轻轻坐在床沿,为难地摇头,也不晓得在想些什么,一张小脸涨得通红。
  
      她似有心事,却又不好意思说,可备不住墨九的爪子厉害,两个姑娘笑闹着在床上翻腾一阵,墨灵儿便一五一十的交代了。
  
      “姐姐,你与萧使君……是不是那什么了?”
  
      “哪什么了?”墨九不解。
  
      “就是那个……”灵儿两只食指轻轻斗在一起,绞了绞,那表情虽然隐晦,可神色却太动人,墨九也不是啥事都不晓的大姑娘,挑眉“哦”一声,大抵就晓得灵儿为什么不好意思了。一定这丫头在外面听见些“风吹草动”,以为她与萧乾在牢室里干了苟且之事。
  
      她一脸坦然,无辜地眨眼,“我跟他没事。”
  
      灵儿道:“可……可他们说……”
  
      见她支支吾吾,脸红如熟透的蕃茄,墨九晓得一定是那些狱卒在背地里八了八她与萧乾两个的关系,让灵儿听见了。原本她对这事不在意,可灵儿的样子太紧张,让她不由有些好奇,狱卒天天守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思想到底会腐朽到什么程度。
  
      她问:“他们说什么了?”
  
      灵儿不惯说谎,与墨九也很熟悉,于是红着脸想了想,就道:“他们说姐姐脸虽然不好看,可那眼神儿那身段那肤色却是个会勾人的小妖精……还说萧使君那样美艳的男子,但凡是个闺女都会往身上贴了,也不晓得看中了姐姐哪一点……先前这牢室突然熄了灯,黑灯瞎火的,你们在里头嗯嗯哼哼,肯定是,肯定是……”
  
      她又说不下去了。
  
      墨九不高兴人家说她丑,凶巴巴问:“肯定怎么了?”
  
      灵儿垂头,“……肯定亲了嘴,还肯定摸了身子的。”
  
      墨九:“……”
  
      没有想到狱卒小哥们还很纯洁,比墨九以为的猥琐想法单纯了太多。以至于她想了片刻,竟然有些无力反驳……嘴虽然没亲上,身子好像是触到了,只不过那好像也不能叫“摸”吧?她摸了萧六郎的下巴,萧六郎摸了她的脚,他还摸了她的腰……仔细回想与他相拥时呼吸交错的一幕,她的脸突然又发烧了。
  
      灵儿看她默认不语,突然瘪紧了嘴巴,那神色似要哭了,“姐姐,可怎么办才好?”
  
      墨九“啊”一声看她,不明所以。
  
      灵儿低下头望着自己的手,“我娘说过的,女子的身子只能让夫君摸的,嘴也只能让夫君亲的……姐姐被萧使君亲了,还摸了,却不是萧使君的人,往后可怎么是好?灵儿没想到,萧使君是个伪君子,早晓得如此,姐姐不如跟了左执事好,左执事对姐姐一定比他好的,不会轻易唐突了姐姐……”
  
      这丫头越说越委屈,可太监急死了,皇帝却不急。墨九神经大条了许久才反应过来,灵儿是觉得她身子已经污了,往后没得清白了,萧乾却又不可能娶她,这丫头片子在为她委屈。
  
      她便笑着去拎灵儿的鼻子,道:“你傻不傻,哪是他摸了我?分明是我摸了他。”
  
      灵儿半垂的头猛地高昂,吃惊不小,“姐姐?”
  
      墨九回忆片刻,肯定的点头,“是的,我轻薄他了。不过我不打算对他负责。”
  
      灵儿脸一红,似在喃喃,又似自言自语,“怪不得他们还说,说使君出门的时候,撑着小伞……”
  
      墨九一愣,“撑什么伞?牢里下雨了?”
  
      灵儿白生生的耳朵,泛了一层诡异的红,“不,说他尿尿的地方。”
  
      “噗”一声,墨九当即喷了,说这古人纯洁吧,有时候又确实不纯洁,观察居然可以这么仔细。倒在稻草上闷笑片刻,她激灵灵又回过神,坐了起来——萧六郎真的撑小伞了吗?不期然的,她想起他清淡着脸侧过身子拉袍子的举动,还有他那一瞬的别扭。
  
      “不对。”墨九噌地瞪眼:“那也不应当是小伞啊!”
  
      灵儿:“……”
  
      对于这个单纯的小丫头片子,墨九本着教人教到底,送佛送到西的精神,为她好一番讲解了生理卫生知识。如此说来说去,她突然想到一件很奇怪的事。她的“好事”似乎还没有来。从她穿越至今,已经有三四个月了……一次都没有来过。可她的身子好像已经有发育,按理不应这样才是。
  
      她皱眉问:“灵儿,你来事了吗?”
  
      灵儿懂得她说“来事”是指癸水,害羞的点点头。
  
      如此一想,墨九觉得自己的事儿,好像有点大发了。
  
      往上扬了扬嘴角,她道:“回头我得让萧六郎给我请请大姨妈。”
  
      灵儿皱眉:“大姨妈?”
  
      于是墨九又继续为她讲解了关于大姨妈的问题,把灵儿闹了个大红脸。当然主要原因是她居然说要萧使君为她看大姨妈为什么没有来……墨九姐姐的性子,灵儿无法理解,可墨九知晓的事多,人又豁达,没什么架子,不论说什么,她都不会真的与人生气,再加上墨九还为她留了一碗什锦粥,半碗排骨。灵儿饿了一天,这会儿不论姐姐说什么,姐姐都是大好人。
  
      墨九对灵儿与她那个然姐姐也好奇,两个人闲着无聊,她不由又旁敲侧击。
  
      “灵儿家以前是做什么的?”
  
      灵儿啃着排骨,道:“要饭的。”
  
      墨九原本以为她在开玩笑,后来听灵儿说得认真,这才相信原来这个时代也有职业乞丐,与后世一样,抢地盘,讲行规。灵儿家穷,她爹在她小的时候就过世了,她娘带着她要饭,却怎么也吃不了一顿饱饭,一个月三十天能挨二十七天欺负,还有二十九天都吃不饱。
  
      灵儿的苦难中止于方姬然救了她。
  
      方姬然救了她和她娘,从此她入了方家,由此结识了方姬然的师兄墨妄,在方姬然出事之后,她成了墨家子弟,也自然而然随了墨妄。从此与要饭这个职业分了手。
  
      “灵儿觉得苦吗?”墨九突然问。
  
      “要得着饭的时候,就不苦。没吃的,才苦。”
  
      灵儿的声音很小,似不想回忆小时候的日子,可尽管心绪不宁,她吃完了,还是尽职尽责的整理牢室,搓了一簇稻草,把地上散乱的油灯擦干净,杂物也都归置好了,然后坐在床底下,将脊背靠着床沿,不上墨九的床,只用一个守卫的姿态背对着她,目光瞬也不瞬地盯着牢门。
  
      “姐姐安心睡觉,有灵儿守着,就怕那些人……起歪心了。”
  
      牢室的木板床很硬,上面只铺有一层干稻草,墨九没什么睡意,可再三“请”不动灵儿,她盯着小丫头的后脑勺许久,终于决定不要试图去改变她的价值观与人生观了。一个人活着需要一些认定的规则,若真的打破了她固执己见的观念,她也许才会迷茫。
  
      墨九闭上眼,扯了扯萧乾留下的袍子,暖和了许多。
  
      可轻瞟一眼,她发现这件黑色袍子,还无辜地咕噜一句,“这厮怎么突然喜欢上黑的了?”
  
      皇城司狱里风起云涌,这一夜的皇都也不平静。
  
      找寻宋妍的大批禁军还没有从荆棘园中撤离,诚王妃几乎哭肿了眼,跪坐在荆棘园里声声啼哭,诚王心疼王妃,几次三番保证,若宋妍有事,他定会将墨九千刀万剐。这样紧张的气氛里,禁军一个个小心翼翼,生怕惹上杀头之祸,寻人的时候,自然也尽心尽力。
  
      然而,他们始终没有找到宋妍。
  
      大晚上浮泥中找人,便是有心,也难。
  
      这一次的游园局子是谢贵妃撺起的,如今出了人命,还是诚王府唯一的小郡主宋妍,她回了宫早早洗漱就闭上宫门,说自个在屋子里求神祷告,为小郡主祈平安。可不到三更,她却领了两个宫女出现在了玉嘉公主的嘉和宫。
  
      黑漆漆的夜空,半丝星光都无。
  
      谢贵妃挟裹了一阵寒气入内,却正对上坐在殿内发呆的玉嘉。
  
      风灯的光线下,玉嘉的脸白得像鬼。
  
      谢贵妃愣了愣,便问:“玉嘉怎的还没入睡?”
  
      玉嘉看她一眼,表情有些生硬,“母妃不也没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