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062米 解蛊之法

坑深062米 解蛊之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薛昉悻悻地走出南山院,都不敢去想他家使君那张脸了。&这几日他天天度日如年,小心翼翼,就怕触了使君逆麟,可这大少夫人请不回去,便是不挨骂,一个冷眼也够他瞧的。
  
      最紧要的是,若使君问起,大少夫人是怎样说的,他可要原话复述?不复述是错,复述了那冷眼不挨更多?
  
      薛昉这会悔得肠子都青了,早晓得装个头痛肚痛的,就叫击西或者旁人来请,自个干嘛领了这吃力不讨好的差事?
  
      到了乾元小筑,薛昉慢吞吞踱进去,看萧乾扫过来的眼神儿,心都寒了,“使君,大少夫人……睡,睡了。”
  
      这小子平常挺机灵,说话也顺溜,就这几日被萧乾的冷眼给电的,胆子也变小了。
  
      可萧乾并没有如他以为的大发雷霆,甚至他都没有动气,等他将事情原委说清楚,只微微眯眼,吩咐道:“去窖里取一坛梨觞,告诉大少夫人说,本座请了湘西来的厨子,做了一桌子湘西菜……还有一些从湘西带回来的瓜果,定是她没有吃过的。”
  
      薛昉想了片刻,抱着肚子苦哈哈地道:“使君,属下的肚子……突然好痛,想上茅厕,若不然让击西去请?”
  
      萧乾盯着他,“头痛吗?”
  
      薛昉摸了摸额头,“好似有点热。”
  
      萧乾淡淡瞥向击西与走南几个,不冷不热地道:“把他丢去小筑外的湖水里凉快凉快……”
  
      “噫,好像不痛了?”
  
      飞快地说完,薛昉“嗖”地跑了。
  
      今日的乾元小筑确实有客人。
  
      客堂上,除了击西、走南、闯北三个人规规矩矩地站在萧乾的下首位置,还有一个身着浅色儒袍,面容儒雅的年轻男子,和一个异族服饰的女子。
  
      那年轻男子二十岁上下,肤色白皙,笑容干净,乍一看像个文弱的书生,可仔细观之,眉目中隐隐有着肃杀之色……
  
      这人似是不了解此间情形,他看着薛昉的背影,不解地笑问萧乾:“主上这是做甚?请个人,何时需用这般麻烦了?”
  
      击西瞟一眼萧乾清冷的面色,马上朝那人递了个眼色,顺便把话接过来,“声东哥,你不晓得,这大少夫人可不是普通人,她上晓天文,下通地理……哦,还有,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这个年轻男子便是萧乾四大暗卫中的第一人赵声东了。由此,四大暗卫也全部集齐。一个书生、一个和尚、一个莽夫、一个“人妖”,四个人相处煞是和谐,只萧乾每次看到他们,面色就有点沉。
  
      击西解释完,赵声东仍有疑惑,可看了一眼萧乾凉恻恻的脸,终是不再细问,只道:“可这里哪来的湘西厨子,便是请得大少夫人过来,没有湘西菜,不也哄不住呐?”
  
      萧乾淡淡盯着他。
  
      另外几个人也同时盯着他。
  
      赵声东恍悟,“哦”一声,脸色瘆得发白,“你们是想……”
  
      走南哈哈大笑,“声东不是说此番在湘西认识了不少湘西的漂亮小娘,吃了不少湘西小娘做的美食……做几道菜,这有何难?”
  
      这兄弟几个私底下的话,难免没有掺杂水份,赵声东尴尬地揉了下额头,侧头看向客座上的异族女子,“彭姑娘,你看……”
  
      这名女子从头至尾都没有吭声,安静地坐着。头载银冠、脖系项圈,髻簪、耳环、手镯、戒指无一不是银饰,面上未施粉黛,二十来岁的年纪,面色不若寻常闺阁女子的白皙,却有着健康的浅铜色,一双单眼皮的狭长眼睛,极为有神,也极是冷漠。她的怀里抱了一只胖猫,猫在懒洋洋的打盹,她也半阖着眸,似要睡过去,听得声东的声音,方才睁开眼,“休想。”
  
      赵声东无措地回头看萧乾,“使君,你看,彭姑娘不肯做……”
  
      萧乾淡淡剜他,一言不发。
  
      都说君子远庖厨,这赵声东哪里会做吃的,他只不过在湘西吃了些稀奇古怪的食物,觉得味道不错,回来忍不住就多了一句嘴而已,如今这般可不是要他的命?
  
      他只得再看那女子,“彭姑娘……”
  
      那女子面色冷冷,看他一眼,突地道:“萧使君的五宝灵芝丹,一瓶。”
  
      灵芝有仙草之说,本就为滋补圣药,极是珍贵,经萧乾精心淬炼过的五宝灵芝丹,更是融合了数种名贵药材之精华。而且,炼药不仅要药材,还要医者的技艺,这是众所周知的事,除了萧乾,旁人也制不出来五宝灵芝丹。
  
      众人都觉得拿五宝灵芝丹换一桌吃的,太不值得,简直就是暴殄天物。没料到,萧乾想也没想,便淡淡吐出一个字,“可。”
  
      赵声东以为自己听岔了。
  
      “主上,使不得……”
  
      萧乾摆手,“照办。”
  
      客堂上的众人面面相觑,只觉他们家主上病得不轻了——居然为一个妇人的口腹之欲,把这样稀贵的五宝灵芝丹给人?
  
      “萧使君果然……”那名叫彭欣的女子看了萧乾一眼,并没有把话说完,只冷冷一笑,瞄着赵声东,让他领着下去了。
  
      ——
  
      墨九并没有睡着。
  
      自从薛昉又过来一趟,把萧乾的话转述了一遍之后,她一直辗转反侧,想着梨觞配湘西美食,再来两个新鲜的瓜果润润喉,那当真是极好的享受。
  
      “姑娘,睡不着就去看看吧?”
  
      蓝姑姑苦口婆心,恨不得把她拎过去。她的心思倒也简单,就想让她家姑娘得一个好姻缘,不让她守活寡。而且萧乾还会医术,若有一天姑娘病发,他也会比其他男人有法子。为此,她都顾不得礼数了。
  
      墨九盯着帐顶,与她想的不一样,“几时了?”
  
      “还早着呐……”蓝姑姑看着她灯火下明明灭灭的小脸,把帐子又挂高一些,笑道:“薛小郎说,抱了满满一坛梨觞去小筑哩。还有那个湘西来的厨子,想来会做很多好菜……姑姑我长这样大,都没吃过湘西菜,也不晓得是个甚么滋味。”
  
      蓝姑姑故意咽了咽口水。
  
      “讨厌!”墨九猛地床上坐起来,瞪她,“吃货也是有尊严的,你们到底懂不懂?”
  
      说罢她又倒了下去,拉被子盖住头。
  
      蓝姑姑看她这般,似是铁了心不再起身了,无奈一叹,正欲为她下帐子,她却又骨碌碌从床上坐起,起身下地,“不过萧六郎这种拿食物诱惑人的万恶行径,实在欺人太甚,天理不容。我不去批判一下,说不过去。嗯,我这就去批判他。”
  
      她飞快地穿上衣服,在蓝姑姑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大步出了门,让玫儿拎着灯笼就往乾元小筑去。
  
      夜月下的萧府青瓦灰墙,飞檐斗拱,那一汪湖水碧波荡荡,美轮美奂,可墨九来不及观看,半点没有停留就到了乾元小筑。
  
      在那一座临水的石桥外,她没有再进去,而是将灯笼交给玫儿,吩咐道:“进去告诉萧六郎,本姑娘睡了,懒得起来,特地让你来捎点回去,问他肯不肯吧。”
  
      玫儿不解她的用意,但没有追问,只点点头径直过桥入内了。墨九见她去了,偷偷跟在后面,绕过庭外蜿蜒的小径,翻入萧乾客堂的院子里,爬上院中一棵树荫茂密的大树,孙猴子似的撩脖子观看。
  
      萧乾客堂一排窗子都开着,很亮堂。
  
      屋内的桌子上坐了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是萧乾,女的是个陌生人。其余的几名侍卫们都侍候在侧。
  
      桌子上头,果然摆满了美食。
  
      隐隐的,还有梨觞的香味儿传来。
  
      墨九咽了咽唾沫,看玫儿进去了,听不太清她怎么说的,但萧乾面无表情的摆手,然后玫儿又说了几句,看萧乾依旧不理会,玫儿福了福身,便悻悻地出来了。
  
      那个可怜的样子,一看就是没有要到。
  
      墨九摸着下巴盯着萧乾,恨恨想:这有事相求的时候,就把她当祖宗养,这没事相求了,吃香的喝辣的,就带了旁的女人,把祖宗给忘了?
  
      不过萧六郎不是不近女色么?不是清心寡欲么?不是洁癖成瘾么?怎会与一个女子同桌而食?
  
      不知出于什么心态,她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那个陌生的女子——不像本地人,穿了一身稀奇古怪的装束,颜色鲜艳清凉,身上妖里妖气的饰物,轻轻一动,似乎就有“呤呤”的声音传来。
  
      墨九不晓得她什么身份,可萧乾待她若座上宾,她长得……虽比她差了一点点,皮肤也稍稍黑了一点点,其他地方却实在挑不到毛病,尤其她着装衬出来的身段儿,该大的大,该小的小……
  
      “伤风败俗!”墨九看不下去了,正准备爬下树去,直接对他们进行面对面的批判,屋子的门再一次打开了。
  
      入秋了,天有些凉,萧乾披了个风氅,姿态优雅地朝树边走来。墨九原本想滑下树去的举动停下了。
  
      她屏气凝神,身子猫儿似的静静贴着树干,不想让他看见自己为了吃这样挂在树上的狼狈样子。
  
      萧乾在树下站定。
  
      久久的,他昂头一叹,“下来吧。”
  
      墨九一怔,奇怪这厮是怎样发现自己的。
  
      这棵树枝叶很茂盛,便是大白天的也不见得能发现上面有人,更何况这会黑灯瞎火的,他在光亮的屋内看黑夜的树丛,绝对是看不见的。
  
      她怀疑他在对别人说话,或者树上有鸟什么的……依旧厚着脸皮装死。
  
      萧乾突地笑了:“还藏?衣角都掉下来了。”
  
      墨九低头一看,果然古人的衣服就是麻烦,广袖云裳,听上去极美,可怎么收拾都不利索……可不是有一角裙摆落出了树干之外么?
  
      这个样子被他瞧到,墨九不太服气。
  
      轻轻抚了抚鬓发,她也不从树干往下滑,想了不想就直接往下跳,衣衫袂袂,姿态很美,像月下嫦娥落九天……整个身子朝萧乾砸去。
  
      这个举动很突然。
  
      她没有深思,萧乾自然也不会料到。
  
      树冠离地很高,她这般落下去,若正好摔落在地上,不说摔断脚腿,甚至殒命都极有可能。
  
      萧乾一愣,伸手接她。
  
      这样的速度,这样的重量,他想稳稳接住墨九,或者再像电视剧里那样演一出飞花飞雨洒漫天,男主纵身一跃,将女主抱在怀里,再唯美地转上几圈……那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动作——所以,墨九重重砸在他身上,他运气抱住她,稳了稳身子,然后与她一同摔倒在地。
  
      两个人一上一下睡在地上。
  
      墨九落在他身上,没有摔着,也不觉得痛,只对这样的姿势不太满意,“噫,你不是武艺高强吗?”
  
      萧乾脊背痛得快断掉了,可看着墨九奇怪相询的样子,又不忍住想笑,“以前旁人说你是疯子,我偏不信。现在旁人都说你不疯了,我却以为,你铁定是个疯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