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056米 巽风知火焰,撩心

坑深056米 巽风知火焰,撩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半个时辰之后,墨九换好干爽的衣服,拎一盏风灯走在中间。萧乾、墨妄、申时茂、墨灵儿、薛昉、击西、走南、闯北还有约摸二十来个禁军也执了风灯,带了一条摇头摆尾的大黄狗,进入了巽墓的墓道。
  在墓道口,墨九先啃了个苹果填肚子,胃得到了安抚,脸色比平常严肃几分。
  一场入水“营救”,不仅几个侍卫的衣裳湿透了,便是萧乾也一样,他重新穿上那一身银甲,系上银红的斗篷披风,墨九并未察觉他有何不妥,带着众人在风灯微弱的光线中,一步步往里摸索。
  她不与萧乾走一起,也不看他的脸色。
  击西在萧乾那里欠了一屁股的“笞臀债”,这会子很想立功赎罪,看走南与闯北两个你推我我推你,都不敢去触这个霉头,索性硬着头皮上去了。
  “九爷。”他小意又乖巧的喊。
  墨九脚步很轻,“嗯?”
  击西回头看一眼落在后面的萧乾,双手捂着屁股,似是生怕中途挨上一脚,把声音压低道:“我家主上的衣裳,湿了,先前他跳了河。”
  “哦。”墨九淡淡道。
  “主上不是为了救你……”击西为免再被笞臀,把屁股捂得严实,声音越来越小,除了墨九恐怕谁也听不见,“是为了情跳下去救你。”
  墨九:“……”
  这货把走南和闯北的话综合了一下,有些不伦不类,差一点把墨九噎住。击西本来就不是一个靠谱的人,更何况连从来不喜她在身边的萧六郎,会为情救她?
  墨九牙快酸掉了,“击西呀。”
  击西嘻嘻笑道:“九爷,击西在。”
  墨九瞥他:“我若想打你,你会怎么样?”
  击西紧张地摇了摇头,双手捂嘴,“可以不打脸嘛?”
  墨九拎着风灯在他脸上晃了晃,然后把风灯拉高,吐着长舌头做了个鬼脸,听见击西害怕地“呀”一声惨叫,这才将风灯拿下,盯着他的眼睛道:“你这家伙,脑子笨,胆子小,还疯疯癫癫,除了长得好看,确实没什么优点了……萧六郎是正确的。”
  “哦?击西不懂。”击西双眼一阵眨巴。
  “收拾你,永远只笞臀。”
  这货损人损得很有水准,把个击西损得眉开眼笑,比旺财还贴心地紧挨着墨九,接过她手上的风灯拎着,“九爷是击西见过最有眼光的人哩。”
  “嗯。”墨九无奈,“一美遮百丑!”
  “可主上比西击……”击西又回头看一眼走在人群中依然风华绝艳的萧乾,声音弱了些,“比击西美了那么一点点。九爷为何不喜欢主上嘛?”
  “噫,我为何要喜欢他?”墨九眉梢一扬。
  “主上很好的,又长得很美。”击西为萧乾打抱不平,不服气地哼哼。
  “那里好?”墨九侧头瞥他一眼,逗他道:“你且说出他五个以上的优点,我就相信他好。”
  击西很严肃地想了想,“第一个,主上很美,第二个,主上很美,第三个,主上很美,第四个,主上很美。第五个,主上是真的很美很美的嘛。”
  墨九差一点吐了,“击西动春心了?”
  击西也差点吐了,“击西是个男子。”说到此,他把翘着的兰花指缩了缩,软语呢喃道:“动了春心的人,才不是击西,分明就是……”
  “大师兄!”墨九突地拔高声音一唤,打断了击西的话,也打破了一行人沉浸在墓道里的安静。
  墨妄走在她前面不远,闻声放慢脚步,回头靠近她的身边,“怎么了?”
  墨九鼻子吸了吸,“你可有发现不对?”
  墨妄一怔,看向前方黑幽幽不见深浅的墓道,微微闪眸,点了点头,轻“嗯”一声。墨九慢慢闭上眼睛,感受便强烈起来。耳边似有缭缭飘散在空间里的梵音,伴了微风拂过,像步入千年古刹时,僧侣的诵经。
  巽为风。
  风入梵音,大抵是此墓的特点。
  墨九把风灯慢慢举高,看向墓道顶部。
  除了一些浮雕,并无他物。
  她又放低风灯,看向墓道壁,也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可她似乎不太甘心,拎着风灯走近,伸出指甲在潮湿的墓壁上轻轻一刮,指甲缝里,黏了一些青苔和湿泥。她慢慢凑到鼻间,轻轻一嗅,脸色就变了。
  “巽墓被人盗过。”
  好一会,她慢吞吞开口。
  墨妄不动声色,也刮了一些墓泥,面有疑色。
  “我可以确定。”墨九轻声道。先前,她只觉那风里传来的味儿有些不对,可再嗅一嗅这泥,心里的凉意,便像大冬天被人用冰水从头淋到了脚,“这回看来得白干活了。”
  墨妄一惊,注视她的目光深了深。
  见萧乾还落在后面没有过来,墨九又看一眼墨妄,压着嗓子语气淡淡地道:“巽墓的仕女玉雕不必找了,就在你的手上。曾四没有骗申老,他当初拿到食古斋来的玉雕,确实出自赵集渡,也就是这座巽墓。”
  在来之前,墨九与墨妄他们讨论过,巽墓虽然在赵集渡,可天女石却似乎没有被人动过,九连环也未曾开启。那么,曾四拿到食古斋的仕女玉雕就有可能出自别处。如此一来,加上巽墓,他们就可以得到三个仕女玉雕,离八个更近一步。
  如今巽墓被盗,这行程就多余了。
  墓壁之间距离很窄,他两个停在中间,前面的人也跟着停下,后面的人也过不来,就这几句话的工夫,气氛便低压了,然了一阵似乎带了梵声的风声,许久没有人讲话。
  前方的墓道还长,他们并非为了盗墓,既然仕女玉雕已经到手,是走,还是原路返还?
  “愣着做什么?”萧乾排开挡路的侍卫,缓缓挤上前,无视墨妄审视的目光,一袭银红的披风在昏暗的墓道当中,似闪着炽热火焰的光芒。
  “墓已被盗,进还是不进?”墨九很平静。
  萧乾注视着她,也没问他们进入陵墓到底要得到什么,只在众人不解的询问中,慢悠悠问:“你如何知晓?”
  墨九下巴微抬,“高手的直觉。”
  萧乾清淡的脸,没有变化,“本座不信直觉,也从不无功而返。”
  怕他两个因为这个杠上,申时茂轻咳一声,捋着胡子上前和稀泥,“使君有所不知,有些人与老墓接触的太多,便可以通过墓里的气味,泥土的颜色与味道等等来判定陵墓的年代,以及是否被盗过。”
  可这么多的墨家人,连墨妄与申时茂都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她又如何发现的?萧乾唇微微勾起,似笑非笑,“申老是说,九爷的本事,与你与左执事要略高一筹?”
  一般来说,人越老资历越老。
  申时茂听了这句,老脸有点挂不住。
  可想到墨九的命格,想到她是墨家未来的钜子,又觉得这点难堪完全不必要。
  于是,他哈哈一笑,“术业有专攻,人也有天赋。这个行当,单有经验不成,极为讲究天赋。老夫虽为墨家长老,可在这个行当,确实不如九爷。”
  萧乾轻瞄墨九一眼,只当他们唱双簧。墨九却哼着,白了申时茂一眼,“申老别夸我,你一夸,我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说到底,她不想把自己裱糊得太厉害。考虑一瞬,她转头看向萧乾,入墓以来第一次与他目光对视,“萧六郎,其实我是有点不安。”
  萧乾浅浅眯眼,“嗯?”
  墨九将手上的罗盘平摊在众人面前,只见罗盘上的指针再次转而不止,疯了似的乱摆,与她那次在赵集渡时一模一样,她道:“这非因古墓的原因,而是积怨积冤所致。此地不详,有衔冤。”
  众人皆默然不语,只看萧乾。
  在这行人里,有禁军、有侍卫、有墨家子弟,但归根到底做主的人,似乎还是萧乾。
  萧乾没有马上回答,沉吟一会,淡淡问她,“若再往里,你可有把握?”
  墨九晓得他是指遇到机关一类的东西。实际上,虽然陵墓被人动过手指,但大抵是职业习惯,她也没有想过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离开。
  观察一下附近的地形,她点点头,“叫你的人仔细一些,我感觉此事不太寻常,恐怕会有危险。”略顿一瞬,她又补充,“人为的危险。”
  在她看来,既然申时茂在曾四手里买到的仕女玉雕,便是巽墓的玉雕,那么巽墓早已被盗,曾四的死,便不简单。他为何会有哪样的死法?为何连曾家娘子也被人割了舌?
  还有谢忱,他贵为当朝丞相,为什么会在治水期间对一个普通小民的死亡案件那样关心?甚至他还亲自跑到天女石阻止萧乾。
  这诸多巧合,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她一边走一边考虑,两条纤细的眉轻轻蹙了起来,那些见惯了她满不在乎,好吃懒做,插科打诨的人,冷不丁看见她凝重的模样,反倒不太适应,不停面面相觑。
  申时茂走在墨九的身侧,小声与她说:“我与曾四有过几次生意上的往来,据我所知,他确实只是个古董二道贩子,平常虽然也会与摸金者打些交道,干一些鸡鸣狗盗的事情,可若说他有本事盗得了巽墓,我却是不信的。”
  墨九也不相信。
  要知道,墨家祖上为了护住仕女玉雕,这巽墓一定会与坎墓一样,设置机关,就曾四那个样子,若有本能盗得巽墓,也不会穷得让妻子去花船上卖丨身了。
  “到底哪个干的?”墨九有些好奇了。
  这样一路走一路论,墓道也未遇半分危险。
  墨九看出来,这里的机关都已被人为拆除。可拆机关那个人既然盗了巽墓,为什么没有打开天女石,却直接使用了简单粗暴的法子——砸盗洞入墓行窃?
  是为了掩人耳目,还是根本开不了天女石?
  “困了。好困!”击西打呵欠。
  “困了就睡会。”走南很配合。
  “阿弥陀佛……”闯北唱一声佛号,“困了就让走南背着你睡会。”
  “不如让九爷讲个鬼故事,提提精神。”
  “九爷哪会讲鬼故事,九爷只会讲神仙故事。”
  三个家伙依然没心没肺的调侃,可墨九却罕见的没有搭腔。她心里有一种怪异的慌乱,没有原因,只是直觉,一种似乎与生俱来的警觉心,让她越接近墓室,越觉得危险——
  “哇……哇……哇……”
  突地,一道模糊的婴儿哭声传入耳朵,众人先前似为是错觉,可踏过一道道石门,进入主墓室之后,宽敞的空间里,除了隐隐约约的滴水声,便是这种令人恐惧的一声“哇哇”大哭。
  “使君小心。”
  薛昉心里一阵发毛,与击西、走南和闯北三个人,速度极快地将萧乾围在中间。这一刹的反应,也让墨九第一次发现萧乾选人并不是只选逗逼。一旦有事发生,这些人都会在第一时间护在他跟前……
  “使君,有孩儿在哭。”
  “你们听见了吗?真的有小孩子在哭。”
  “听见了,好像在那边?”
  婴儿的啼哭声,从黑暗的墓室传出,令人毛骨悚然。众人警惕地在墓室观望着,寻找着。可听上去就在耳边的啼哭声,却怎么也缘不到来源。一行人拎着风灯在空荡荡的墓室里找了一圈,也没有看见小孩儿。
  “不对,声音在这边——”
  墨九听见薛昉的声音,大步过去。
  风灯微弱的光线下,他的眼前只是一堵墓壁。
  墓壁上的青石条在经年累月之后,风化得光滑平整。这都不需要用眼睛,也能一眼看穿,“没有婴儿啊?”
  众人互相一望,心生都有恐惧。
  四周在黑暗的笼罩下,哭声依旧,灯火微弱。
  “哇……哇……哇……哇……”
  哭声如同魔咒,冷森森的钻入毛孔,让人脊背发凉。墨九找不到声音在哪儿,拎着个铁锹子,在青石壁上寻了一会,也没发现有机关,不由回过头来看向众人,“把风灯灭了。”
  她在天女石积有威信,在这个方面,大家都愿意听她的。很快,风灯全部熄灭。
  黑暗袭来,墓穴里没有一丝光。
  凉凉的风吹过,有人打了个喷嚏。
  可没有火光,婴儿的哭声一样还有。
  安静的黑暗中,众人呼吸清晰可闻,墓穴里的空气,也凝滞得似笼罩在黑雾里,如同带了一种阴森恐怖的气息。
  “师兄。”墨九唤了一声,感觉到墨妄靠近,又让他点亮了一盏风灯,有了火光,那“哇哇”的哭声再入耳,就没有那么刺挠了。
  “九爷!”突地,一名禁军兵士惊声呼喊。
  墨九被她喊得汗毛一竖,回过头去,却见他指着墓室中间的一具石棺道,“先前石棺上雕有一个仕女像,突然就不见了。”
  初次下古墓的人,胆子都小。
  他这般一说,几个胆子小的禁军,脸都白了。
  墨九抿了抿唇,让人又点燃了两盏风灯,从那个脚在发软的禁军兵士身边走过去,观看一下石棺,突地拎着他的胳膊,转了个方位,“喏,那不是在那里?不过方位问题,吓住你的,是你自己的心。”
  那名禁军兵士吁一口气,拍着心口直喘。
  可墨九却一点一点走近了那具石棺。
  石棺的棺盖已被掀开,挪放在边上。棺中没有人,也没有尸体,更没有任何陪葬物品,棺壁内侧雕刻着她在坎墓见过的仕女雕像,仕女的面容,与外面的天女石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墨九静静站了片刻。
  慢慢的,她拎着风灯踏入石棺之中。
  “九爷,你做什么?”
  有人高声大喊,她没有回答。
  墨妄与申时茂还有墨灵儿以及两名墨家子弟,保护性地走过去,围住了带着霉味儿的石棺,可墨九却拿眼神制止了墨妄。
  “师兄,帮我拿着。”
  墨九把风灯递给墨妄。
  可一只手却伸了过来,抢在了墨妄之前。他衣袖上的护腕带着一缕幽幽的寒光,颀长的身影在风灯里,清冷华贵,又似染了一层坚冰的寒气。
  墨妄手一空,侧头望去。
  风灯苍冷的光线中,萧乾俊美的脸上孤傲平静,一双眼眸仿若凿了千年的古井水,波光微荡,深邃惑人,却又平静得不显山露水,唇上若有似无的一抹微笑,如初绽的牡丹,绝艳芳华,处处压人一等。
  两个人互相对视,谁也没有说话,目光里却似有千军万马在涌动,可就在即将短兵交接的一瞬,却同时鸣金收兵,将视线调向石棺里的墨九。
  那短暂的一瞬的火花,墨九并没有留意。
  她所有的心思,都落在石棺之中。
  精致的小脸上,双唇紧抿,她认真的样子,有一种令人爱煞的严肃。她似乎没有感受到墓室内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她身上停留,只轻轻将一只手,一点一点抚上石棺的棺沿,像在考虑什么,专注得忘尘于世。
  “怎样?”墨妄率先开口。
  墨九不说话,庄重地理了理身上的衣裳,慢慢躺在石棺底部,像一具尸体似的静静不动,只将目光怔怔望着萧乾。
  “把棺盖合上。”
  萧乾目光一凉,“你疯了?”
  墨九诡异地眯眸,冷森森看他,“照办。”
  萧乾不动声色,“出来。”
  二人目光交织,墨九道:“勿忘承诺。”
  都是固执的人,事先萧乾也确实答应过在天女石的事情上,让她协助便一切都听她的,可探入巽墓分明就不是萧乾的事,而是她与墨妄的事了。
  薛昉等熟悉萧乾的侍卫都以为萧乾不会依墨九,可他二人目光互杀几个回合,眼看墨九眸中浮出愠怒,萧乾却俯低身子,单手扼住墨九的下巴,趁她不备,冷不丁将一粒药丸塞入她檀口之中,见她瞪着眼睛不肯下咽,修长的指尖便戳中她口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