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051米 九连环

坑深051米 九连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萧乾与谢忱暂居的住所相距不远,都是原先一个县令的私宅。县令原是赵集镇人,在老家置了宅子,后来外放去了别地做官,屋子就空闲下来。如今丞相与枢密使到此,他便做个顺水人情,战战兢兢把自家宅子挪出来,让公家使用。
  墨九学考古的,对古风建筑很有兴趣。
  一路入内,她左右四顾,水眸晶亮。
  这个宅子与萧家那种高门大户的建筑风格又有不同。若把他们都比喻成古代建筑中的美女。那么萧家倾国倾城,这宅子便是小家碧玉。不华丽,不大气,却自有一番风雅温韵。
  这时已是晌午。
  大概萧乾了解她的秉性,二话不说就把她带入饭堂。
  闻着里间浓浓的饭菜香味儿,墨九很满意。
  可她没有想到,一入饭堂,就见到了三个怪人。
  三个家伙都在吃饭,一人端一个大海碗,其中一个翘着兰花指,动作姿态极是女性化。其中一个口念阿弥陀,吃饭斯文速度却很快。另外一个像个莽夫,脑袋都快钻到碗里去了,络腮胡子上沾了好几颗饭粒。三个人,一人一个风格,雅士与土匪,诡异地和谐。
  在萧家时,她从未在萧乾身边见过他们。微微讶然一下,在另外一张桌子坐下来,看萧乾为她安排饭菜,一只手指轻轻敲击桌案,并未多问。
  萧乾也没有向她解释,只皱眉看了一眼,轻轻挥手,那三个家伙就不情不愿地放下碗,默默盯着墨九桌上的饭菜,一言不发。
  墨九抬眼望萧乾,“这样很残忍。”
  萧乾不知道她在说什么,眉梢一扬。
  墨九又肯定地点点头,“吃饭是人类最为愉悦的一种感受。都说‘催工不催食’,打断人家吃饭,那不仅不礼貌,而且是极为缺德的行为。”
  萧乾偏头看那三人一眼,目光深深,却不以为意。可那三个家伙却都产生了一种感恩戴德的同鸣感。
  击西翘着兰花指,掩面而泣,“这位郎君说得好有道理,主上,击西不过只吃了三碗而已。”
  走南重重点头,“我也不过三碗。”
  闯北双手合十,“阿弥陀佛,你两个太没体统,吃这样多,丢死佛爷的人了。”
  击西和闯北同时怒视他,“假和尚,你顿顿都吃四碗,怎好意思双重标准,说我们吃得多?!”
  闯北双眼紧阖,一副宝相庄重的严肃样,“你们乃俗人,吃下肚的,那是五谷杂粮,只会增添轮回业报。老衲乃高僧,吃下肚的,那是正道圣谛,是为济世渡人,大义也。”
  击西和走南同时吐了。
  看他三个争论不休,萧乾揉着额头,容色淡定清浅,似乎早已习以为常。墨九到这异世,还没有见过比蓝姑姑更二的人,听得津津有味,只看着萧乾道:“吃个饭都有这样多的说法,可真是为难死他们了。”
  萧乾淡然问,“本座更为难。”
  墨九一怔,差点笑出声。
  每天有几只这样的家伙在跟前,他还能保持淡定与严肃,确实比任何人都为难。不过,她目前除了对将上桌的菜有兴趣之外,最好奇的是,萧乾为什么会允许她进来,没有半分阻止?
  她还没有想明白,三个争论的家伙,就看见了男装的墨九。击西“咦”了一声,翘着兰花指小声道:“主上,击西方才发现,这位小郎长得好生俊俏,只比击西丑那么一点点,还有些面熟?”
  这一回,换走南和闯北吐了。
  萧乾似乎并不想让人知道墨九的真正身份,一张刀削斧凿的俊脸上,泛着清冷如水的质感,淡淡的声线不轻不重,却极是悦耳。
  “你们唤他九爷便可,是本座从外地请来的堪舆(风水)大师。”
  外地请来的?墨九脸颊微微一抽,总算感觉到了一点苗头——萧六郎这货不会那么好心由着她在萧府之外蹦哒,今儿见到她过来,他不赶不撵也没有摆脸色,还特地给了她一个光鲜亮丽的头衔,看来与她的“专业”有关了。他有事用得上她。
  击西、走南与闯北三个,这时已闹开。
  走南道:“外地来的大师,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闯北道:“阿弥陀佛,不厉害主上怎会请来?”
  击西道:“哼,再厉害又怎样,他又不如击西生得美。”
  走南和闯北瞪他一眼,三只又开始小声吵了起来。
  一直默默不语的薛昉,为墨九添上一副碗筷,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疑惑地看向萧乾冷峻的面孔,“主上请……九爷来,可是为了赵集渡的天女石?”
  墨九极是敏感,握筷抬头,“什么天女石?”
  不等萧乾和薛昉回答,击西便从争吵中抽离,抢着答了,“就是一个不如击西长得美的美女石雕。”
  击西、走南和闯北三个家伙,都是多嘴之人,完全不需要萧乾和薛昉补充,墨九就明白了事情的由来。
  天女石是一座石雕,位于赵集渡上游三里处,究竟什么时候做成的,没有人知道,只因石雕像为女子,被当地村民称为“天女石”,认为是上古之神用以镇河所雕,一直把她当神石一样膜拜。
  石雕的身上刻有水位线,长期以为,也成为了县衙观水与测水位之用。这些年赵集渡从未发过大水,村民都说有天女石镇河,可前不久,天女石突然倒入江中,第二日便开始倾盆大雨,接着便发生了洪涝。
  村民认为是赵集渡口的船娘终日在此行淫丨秽之事,惹得天女不悦,这才降下天灾,于是除了每日在河岸祭拜之外,还要求官府整治赵集渡的船娘,再祭祀三牲,把天女“扶”起来,以保佑河岸民众。
  听完传言,墨九道:“既然是天女,心胸自然宽阔,她怎会不体谅世人苦处,为一点小事就置气?”
  薛昉道:“民众可不这么想,他们要官府扶起天女石。”
  墨九笑道:“那就扶呗。”
  薛昉瞥了萧乾一眼,小声回道:“天女石倒下的第二日,河岸的村民就曾试图把她扶起来,并没有成功。官府也派人几次三番试过了……”
  墨九奇怪了:“是石雕太重?”
  薛昉点点头,又摇摇头,“石雕太重是其一,除此还有一件更为麻烦的事。天女石倒入水里之后,颠了个儿,我们查探时发现,她的双脚被九个铁环牢牢套住。只要铁环不解开,天女石就无法站立。”
  九个铁环?绑住了双脚?
  墨九正在思量,却听薛昉道:“九爷可知个中奥秘?”
  这声“九爷”喊得墨九很舒坦,她瞄一眼萧乾,严肃点点头,“那是自然。”
  薛昉目光微微一亮,急巴巴等着她说,她却不慌不乱,夹了一筷子菜,方严肃道:“这个天女定然好吃懒做,在天庭时偷吃了王母娘娘的蟠桃,这才被捆仙绳捆在河岸的,那九个铁环,便是捆仙绳!”
  薛昉眉头一蹙,似信非信。击西和走南几个却一下子来了兴趣,齐刷刷凑到她的桌子边上,一脸看故事的欢畅:“九爷果然厉害,连捆仙绳都见过。快,九爷快讲讲。”
  几个人七嘴八舌,萧乾一脸黑线,“闭嘴!”
  三个家伙果然闭了嘴,薛昉却轻声笑了起来。
  萧乾看向墨九,淡淡道:“说正事,不许玩笑。”
  墨九撇下嘴巴:“有条件。”
  萧乾道:“允。”
  这么好说话?墨九更奇怪了,“你就不问问我,条件是什么?”
  萧乾轻“嗯”一声,目无波澜。
  这货的思维向来与旁人不一样,墨九审视他一瞬,也就懒得再卖关子了。她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道:“从你们的描述来看,那九个铁环,应当是四大机关术之一的九连环。这个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只要按我说的法子就可以了。”
  三颗脑袋凑向萧乾,“主上,这事我去办。”
  三个人都争着要去,结果到底是走南的块头大,被认为最能震得住场面,不会被村民欺负,他走到墨九边上,听她耳语了几句,二话不说,就与薛昉匆匆去了。
  墨九看着他的背影,皱了皱眉头,问萧乾:“你好心留我下来,就为了解开九连环?”
  萧乾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让击西拿来一个白玉酒壶,放在墨九桌上,一双清凉无波的眼,带了一抹浅浅的碎金暗芒,深邃,幽暗,目光也更为专注,“给你的。”
  “给我的好处费?就是一壶酒?”墨九似笑非笑的瞟他,“我很怀疑你的诚意。”她边说边拨开了酒壶的塞子,凑近一闻,便听萧乾道:“击西,九爷不要,便收回来吧。”
  扑面而来的馥郁芳香,醉了墨九的鼻子。
  看击西走过来,她赶紧把白玉酒壶捂着怀里,严肃道:“出棋不悔真君子,已赠物品不相还——诚意是差了点,可我这人最爱将就。”
  那一壶酒更是萧氏百年陈酿——梨觞。
  隔了这么久再闻到这味儿,墨九浑身舒坦。
  小小吃了一口,她道:“萧六郎,先说好啊。酒是酒,条件是条件,酒是你自愿给我喝的,可别与先前答应我的条件混为一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