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036米 夜入

坑深036米 夜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么多规矩?见他的面儿还得沐浴,多大派头?
  
      萧大郎,萧长嗣……墨九念叨着这个名,慢慢抬步。
  
      “太萌了,我还没见哪个人装逼装得这般超凡脱俗!”
  
      薛昉不知她所云何意,挺胸抬头做死状,不吭声:“……”
  
      蓝姑姑却拖住她的袖子,“姑娘,不妥。大婚前相见,本就不吉。更何况,你一个姑娘在这沐浴……”她看一眼风影摇摆的竹林,身子一个激灵,“我觉得这地方阴森森的,有些恐怖。”
  
      “你的直觉总这么调皮。”墨九瞪她,“你见过比我墨九还恐怖的人?见过比我墨家小寡妇还不吉利的事儿?”
  
      她想把蓝姑姑留在外面,可她非跟不可。墨九也懒得理会,不客气地推门而入,发现里面居然有一个四四方方的小天井,天井的中间有一眼白玉石砌成的浴池,像是早就为她准备好似的,池汤冒着热气,檐下放着干净的衣服,很是喜人。
  
      “咦,还可以泡温泉来的?酸爽啊!”
  
      她让蓝姑姑把门儿关好,却不敢用这不明物质的水来洗澡,只象征性打湿了头发与手,衣服也没换,又在池边坐了一会,理顺了心情,方才出门,大声喊薛昉。
  
      薛昉站在雨下,身子已被淋得湿透。
  
      “墨姐儿,跟我来。”他撑着油纸伞把墨九迎出来,拐入一个檐角,再次站在另一座更高大的竹楼前,躬身道:“墨姐儿,大郎君就在里面,您请。”
  
      竹楼的大门是开着的,被风吹得有些摇晃,一盏油灯,也忽闪忽闪晃过不停,带了一种压抑的凉意。
  
      蓝姑姑被薛昉拦在外面,不由紧张,“姑娘……”
  
      墨九回头,冲她摆摆手,一个个慢慢走进去。
  
      屋子的地面干净如镜,几乎可以倒映出她的样子,绕过一张描着翠竹的屏风,一幅轻薄的黧黑色帐幔从顶落下,拦在了面前,很干净、很整洁,直垂于地,将里外隔成了两个世界。
  
      透过轻薄的帐幔,墨九看见里面有一个男人。
  
      他坐在一张类似于轮椅的木质大椅上,并没有动,里面也没有灯火,只帐外的微光透入,将他瘦削颀长的剪影倒映在帐幔上,像她小时候看过的皮影戏。
  
      不过也看得出来,他个头很高,五官很有轮廓,但若想再看仔细点儿,却发现什么都看不分明——这个度掌握得恰到好处。
  
      墨九道:“你就是萧大郎?”
  
      帐幔里的人咳嗽一声,“我是。你来了?”
  
      一声很熟稔很平常的问候,用他沙哑,低沉的声音道出,少了一些活力,只一听便知是一个身体有恙的病人。
  
      墨九是个有道德操守的人,她觉得伤害一个病人,或者对病人说一些过分的话,不太厚道。
  
      于是她好心问:“你还活着呢?”
  
      帐幔中人又一阵咳嗽,像呛住了,“没死。”
  
      回答还有力,证明短时间死不了。也就是说,她想做寡妇似乎也不太容易,可活寡妇分明就比寡妇难熬嘛。
  
      为了不伤害病人的身心健康,墨九又问:“你大概还能活多久?”
  
      帐幔中的男子,这一回沉默许久。
  
      不过他没恼,似乎还笑了一下,“六郎说,我可能会活很久。你是不是很失望?”
  
      失望倒没有,毕竟墨九与他不熟,也没有希望他死去的恶毒心思,她只想问:“既然你一时半会死不了,也就不需要什么天寡治病,那可不可以麻烦你告诉你家里人,强扭的瓜不甜。”
  
      帐幔微微一动,没有声音。
  
      墨九上前一步,立在了油灯的光影里,“我不想嫁给你。”
  
      “我知道。”那人的声音更哑了,“可你必须嫁给我。”
  
      墨九“去”了一声,打消了病人打扰不得的“好心”,二话不说便大步过去撩他帐幔,想与他面对面说话。可不待她把帐幔拉开,另外一侧就出来一个人……墨发垂腰,白衣似雪,一张俊朗清适的脸,凉薄且冷漠。
  
      “嫂嫂,可回了。”
  
      ------题外话------
  
      祝锦宫最美的劳模管理员阿记同志:生日快乐,青春永驻,成为一只不老妖(幺)姬(鸡),永远都胡“杠上花”。祝锦宫每一位姑凉都开开心心看书,平平安安生活。未来的每一年,每一天,无病无灾,吉祥如意,幸福美满!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