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018米 诡异的要求

坑深018米 诡异的要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姑娘一声“姐姐”,令人始料未及。
  
      墨九却像没事人一样,大大方方从地上爬起来,双手紧紧抱住她,一副久别重逢的样子,“灵儿,我的好妹妹,我可算见到你了,姐姐好想你。”
  
      她火一样的热情,燃烧太快。墨灵儿吓了一跳,近距离看她的脸,稍稍一窘,想要推她,却被她抱得太紧,动弹不得。
  
      可墨九还在继续:“你叫我姐,那我肯定不是我娘亲生的,那么……”她抬头看着萧乾,“不好意思哦,你们娶错人了,婚约解除了。”
  
      说罢她得意地扬了扬头,墨灵儿却很囧地望向墨妄,小声道:“左执事,灵儿好像是认错人了。”
  
      众人一愣,都憋着笑意,只墨九依旧严肃脸,“灵儿妹妹,你再仔细认认,绝对没错的,我就是你失散多年的亲姐姐啊。”
  
      “不,我没有亲姐姐。”墨灵儿被她死死盯着,紧张得快哭了,不由语无伦次,“灵儿是认错了,你不是姐姐,只是有点像姐姐。”
  
      一会是姐姐,一会不是亲姐姐,一会儿又长得像姐姐,墨九恼了,“你个小丫头,怎么可以对我始乱终弃?”
  
      墨灵儿:“……”
  
      众侍卫:“……”
  
      萧乾静静立于马上,瞥她一眼,声音凉如寒玉,“走罢。”
  
      认亲不成,解除婚约也不成,墨九返回她的小红马,拍拍屁股跳上去,抖了抖双脚踩在马蹬上,倒也不怎么生气,那悠闲的样子,就好像才刚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望月一叹,“我还是太纯洁了啊,太容易相信人。”
  
      墨灵儿年纪小,便有些内疚了,小心翼翼走过去,“这位姐姐……”
  
      墨九半阖着眼:“忧伤中,勿扰!”
  
      灵儿撇了撇嘴巴:“灵儿不是故意的,你是真的很像嘛。”
  
      墨九睁开眼瞅她,“陪聊,要收费的。”
  
      “哦。”墨灵儿可爱地歪了歪脑袋,想半天又小跑到前面,走在墨妄的身边,嘀咕道:“左执事,她是谁啊,长得好像然姐姐?”
  
      墨妄面色微暗,声音平静地答非所问:“然姐姐已经没了。”
  
      又是“哦”一声,墨灵儿不敢再问。
  
      可空气中,却莫名添了一丝淡淡的涩味儿。
  
      一行人变得极为安静,只有墨九冷不丁冒出一句,“饿死了,也不晓得到地方了,人家管不管饭啊?”
  
      ——
  
      黑夜完全笼盖了天地。
  
      又走了约摸一炷香的工夫,终于到达了地方,一个三面环水的山前。
  
      月光下,山影将水分开,朦胧一片。临近的水域与淮水相连,水面上大小不一的舟船静静停泊,高低不等的桅杆扬在风中,船上夜灯点点,亮若萤火飞舞,倒映水面,交辉出一片奇特的水上夜景。
  
      好一个美妙的所在。
  
      这与先头料想的龙潭虎穴,简直南辕北辙。
  
      “若止,掌灯。”
  
      一道轻谩妖娆的声音传入耳朵,众人的视线也随之转向山水相连的夹道上。
  
      只见一众着装鲜艳的女子缓步而来。前方最高挑的一个,云鬓高耸,媚眼如丝,在两侧渔火旖旎的光线下,妖娆入骨,风骚入髓。
  
      她的两侧,有婢女八人。四人挚红方伞,四人执牛角灯,八个丫环约摸只有十五六岁的年纪,头上挽了端庄的发髻,越发把中间的女子衬得婀娜多情,那一截露在外面的细腰,如无骨的杨柳,单薄的纱裙,清凉惹人。在她的胸间,缀有一道火焰似的红痕,如珠如宝,娇艳似火,如同一株开在黑夜的曼珠沙华,妖艳、性感,勾人,端得是风情万种。
  
      “回头谁敢说我伤风败俗,我就跟谁急。”
  
      墨九小嗤了一声,可除了萧乾,谁也没有听见。
  
      看众人的注意力都被美人儿吸引了去,墨九又隐隐不安。
  
      难道这便是同性相斥?她嫉妒人家比她胸大?
  
      不等她想明白,那女子便娇滴滴道:“小王爷和枢密使远道而来,恕妾身未能远迎,望殿下和使君见谅。”娇声像从湖水中拂波而来,酥软、熨帖,这样的女子对男人极有杀伤力。
  
      果然,宋骜这厮是个没血性的。
  
      他哈哈一笑,“算你这妇人有点眼力,快,让你们右执事把郡主交出来。”
  
      那女子轻轻一笑,回着宋骜的话,眼神却柔媚地瞟向萧乾,“妾身便是墨家右执事,姓尚,单名一个雅字。小郡主来尚贤山庄做客,非妾身故意拘着,实因郡主心火未落,若得萧使君前来才肯离开,妾身这才……”
  
      她顿一下,用更为柔美的声音说:“这才不得不劳烦萧使君亲自走一趟。”
  
      不管哪朝哪代,就没有哪一个黑丨社会组织胆子大得敢公然与朝廷做对,绑架郡主,要挟皇子和枢密使,除非想造反——这样的解释,就通了。
  
      墨九在这边胡思乱想着,那边宋骜已经熟稔地与尚雅说上话了,这厮也是个看脸的货,与美人儿说话,声音也温柔了许多,“那劳烦右执事收留舍妹,叨扰贵府这么久,也该告辞了。不知舍妹人在何处?”
  
      尚雅抿嘴一笑,福身拜下,“殿下恕罪,妾身实在说服不了郡主出来。依我看,这会天色已晚,各位风尘仆仆的赶来也辛苦,不如先入内稍做休息,再好好与郡主说说,兴许她便肯回了。”
  
      说到这处,她突地又笑看墨妄,“妾身与左执事也久不相见,正好有些帮中事务,要与他谈谈。”
  
      墨妄目光幽深,抿唇不语,可宋骜已经迈了腿,“那也好。”
  
      这一行人里,若说谁的身份最尊贵,非宋骜莫属,便是萧乾位高权重,也只是一介臣子,小王爷被美色所惑,放九头牛来也拉不住。
  
      墨九在心底将宋骜的祖上祖下从侏罗纪时代一直问候到了二十一世纪,方才悄悄靠近墨妄,边走边打听:“大师兄,这妖女真是右执事?”
  
      似乎不太想提及尚雅的事,墨妄轻“嗯”一声,大步往前,想想又低头,“一会入了庄,你紧随我左右,不得乱跑。”末了,他又吩咐墨灵儿,“照顾好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