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017米 强中自有强中手

坑深017米 强中自有强中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唔,没什么可说。”
  
      墨九的直觉是对的,墨妄似乎不想说太多墨家内幕。
  
      不过这又怎能难住她?她轻笑上前,一匹枣红马骑得歪歪斜斜,不时与墨妄的坐骑亲密接触,碰一下,便问一句,“谢丙生是你杀的?”
  
      “嗯。”他声音很轻。
  
      “可他又不是你杀的。”她肯定的语气。
  
      “嗯?”他却用了疑问。
  
      墨九也不在乎他怎么回答,只接着问:“宋妍应该也不是你绑架的?”
  
      墨妄看她久久,目光微有波动,却也只“嗯”一声。墨九却不耐烦这种你问我答的游戏了。她凑过去,又撞一下他的马,“从前有个人,他知道很多秘密,却从来不说,你猜结果怎样?”
  
      墨妄张了张嘴,可不待他问出口,墨九却笑道,“后来他死了。”
  
      揉一下额头,墨妄哭笑不得地看着她,“被人杀死的?”
  
      “不!”墨九严肃地执了马缰,在他面前转了个圈儿,“气死的。因为他成了哑巴,再也说不出话了。一辈子的遗憾啊老兄。”
  
      此时,月亮已升上半空,从墨妄的角度望去,刚好盘旋在墨九的发顶,一轮银色的清辉皎洁地晕开,似挂在她歪歪的发髻上,清柔婉转,浮光跃金,在她娇美的小脸儿上投下一抹淡淡的浅影,朦胧而美好。这样的女子,这样的笑容,他难以招架。
  
      轻轻一叹,他终是拣了一些墨家常事与她说。
  
      所谓“孔子之徒为儒,墨子之徒为侠”,其实墨家子弟发展至今,是一个以游侠儿为主的江湖组织。但是,自从上任老钜子过世以来,一直没有新任钜子上位,无人主持大义,就分化成了一个黑白对立的两个极端。
  
      以左执事为首的一系弟子,遵守老祖宗规矩,兼爱非攻,推崇墨学,以“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为行为主旨。可是,以右执事为首的一系弟子,却以“墨即是墨”为由,慢慢走向与墨学相悖的另一个极端,且有愈演愈烈之势,他们甚至为了达目的,无视手段的残暴——宋妍如今就是落在了右执事的手上,至于谢丙生,杀他的人是墨妄,可剜掉他面部血肉,又化为女子抚琴的人,却是右系墨者。
  
      墨九也是这时才知道,就在她与萧乾离开招信不久,就有墨者送信到驿站,要萧乾亲自前往右执事堂口接宋妍。收信的人是宋骜,他对墨家分化的事不知情,所以一到三江驿站,看到萧乾屋子里的墨妄,自然劈头盖脸一顿怒骂。
  
      事关墨家,墨妄全身是嘴也说不清。
  
      可他为人素来坦荡,只能领着他们亲自跑一趟。
  
      听到这里,墨九隐隐觉得不对……姓萧的设计墨妄前来救她,会不会早有想法?如此不仅可以利用左右两派的纷争,救出宋妍,而且从朝廷的立场,要杜绝一个江湖组织做大,最有效地方法就是让他们内部分裂瓦解,几乎不费一兵一卒,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她眼皮跳了跳,瞥一眼最前方的萧乾,又笑看墨妄:“那你可想好怎么办了?”
  
      墨妄眉心一紧,没有回答。
  
      他们左系从来不与朝廷为敌,像这种绑架郡主要挟枢密使的事儿,自然不会做——可他虽身为左执事,却干涉不了右系的行为,眼看墨家的名声一日不如一日,也痛心无奈。
  
      墨九咳了一嗓子:“我却有个法子。你且回答我,那个右执事功夫厉不厉害?与萧乾相比如何?还有,你们那个堂口有多少人,咱这些人去了,如果他们不放人,又有几分胜算?”
  
      墨妄似乎对她有些顾及,只淡淡道:“问来做什么?”
  
      墨九一脸正气,“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墨妄考虑了一瞬,回答道:“萧使君功力深厚,今日我与他交手,已拼尽全力,可他似乎有所保留,所以……”墨九摆了摆手,仰头望月,“我不关心这个。”
  
      奇怪地看着她,墨妄皱眉,“那你想问什么?”
  
      墨九眯了眯眼,一脸单纯无害地看向前方的萧乾,“等他们两家杀起来,我们可以逃掉吗?笨!”
  
      没想到她居然是这样的打算,墨妄一怔,却是叹气:“这件事情,墨家已经开罪了朝廷,我是不能袖手旁观的。右系虽然与左系不和,近来也越发悖逆祖宗,但好歹同出一支……”
  
      “得了大执事。”墨九不想听思想教育课,“为今之计,你只有一个法子了。”
  
      墨妄轻“哦”一声,面色一凛,“愿闻其详。”
  
      墨九一脸不屑地笑:“多简单啊,早立下钜子,早收拾孩子,早管教孙子,重整墨家声威呗。”
  
      她原也是随口说说,可墨妄看她的眼神儿,分明有一种怪异的审视。墨九也不管他,摸了摸鼻子又问:“难道立钜子很复杂吗?你们是用投票选举的,还是比武招选?应当都可以暗箱操作或者收授贿赂吧?”
  
      墨妄苦笑,“要有那样简单,就好了。”
  
      数十年来,为了钜子的人选,左右两派几乎快打破头了。
  
      可掐来掐去,始终势均力敌,谁也不服谁,也就是说,谁也不会尊对方的人为钜子。
  
      如此他们终于达成协议,遵祖宗遗命——找到墨家的命定钜子。
  
      听到这儿,墨九不由大奇,“还有命定钜子?怎么个命定方法?”
  
      墨妄眉头蹙着,像是想到了什么久远的事,语气沉沉,“上任老钜子离世之前,便已推算出下一任钜子的命格。然而,左右两派几十年来,四处寻觅,也没有找到这个人……”
  
      这样传奇的故事,墨九听得津津有味,“那这个钜子的命格是怎样的?我也粗通命理,说来我帮你琢磨一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