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孤王寡女 > 坑深008米 二擒

坑深008米 二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太阳高照的时候,玫儿便返回了客栈。
  
      这家客栈在招信通往盱眙的官道边上,背靠枝叶繁茂的大树,凉爽清静,适宜避暑。当然,消费也颇贵,入店的都是有钱人。玫儿进来时,墨九正吃着小二送来的酸梅汤,意态闲闲地躺在一张竹编椅上,丝毫不在意“简易滑翔机”落地时擦伤的手背和胳膊,舒服得像个神仙。
  
      玫儿松口气,“可把我吓坏了。”
  
      墨九转头笑她,“吓什么?”
  
      玫儿是个乡下丫头,没有与达官贵人们打过交道,第一次入镇远山庄是被人押进去的,第二次从大门求见,压力可想而知,但能顺利回来,她对墨九的信心又添了几分,赶紧把在山庄的事告诉了她。
  
      听说谢丙生死了,墨九挑下眉头也只剩一叹,“多行不义必自毙!谢丙生作恶多端,宅中久聚阴煞之气不散,早晚出事。如今也算应了风水之兆。”
  
      玫儿一惊,“阴煞不是你骗他的?”
  
      墨九严肃瞪她,“你何曾见过我骗人?我是老实人。”
  
      轻“哦”一声,玫儿没敢辩驳,墨九便笑眯眯指了指为她留的酸梅汤。
  
      “吃吧,一会热了就不好吃了。”
  
      阳光太烈,玫儿脚不停歇的赶路,满身都是汗,酸梅汤解暑又解渴,她自是不会客气,可刚端在手上,她却发现不仅有酸梅汤,桌上还摆满了珍馐佳肴。
  
      胃一紧,她吃不下了。
  
      “这样多东西?我们怎么付账?”
  
      她记得很清楚,墨九把从谢丙生那里要来镇宅的两锭金元宝都送去山庄了,如今身上可没那么多钱。
  
      然而墨九不在意,“嘴巴是用来吃东西的,赶紧吃。”
  
      玫儿手一抖,拿碗都小心翼翼。
  
      墨九笑着递给她一只鸡腿,“吃霸王餐也要讲究格调。乖,优雅一点,放松一点嘛。”
  
      玫儿:“……”
  
      从昨晚到现在,她心里始终绷着一根弦。从害怕、恐惧、到逃离狼穴,这个萍水相逢的墨九让她有一种遇到了神仙姐姐的感觉。她不仅有本事把她从谢丙生那里要过去,甚至可以带她飞出宅子。
  
      墨九说那个东西叫做“滑翔鸡”。
  
      可除了鸟,玫儿没见过人或者鸡能在天上飞的。
  
      所以,她决心好好跟着墨九,听话不多嘴。不过到底穷人家的孩子,偷偷觑着跑堂的小二,心里仍不踏实,嚼着鸡腿,也没那么好的滋味了,“墨九,我们没钱,会不会挨打?”
  
      墨九正在与酷暑抗争,怀念着空调、风扇等现代化的东西,琢磨着改善生存环境,于是皱眉道,“害怕你就先走。去吧,带上吃的。”
  
      玫儿看她热得嫣红的双颊,俏丽美艳,却无半分紧张,也缓了情绪,啃一口鸡腿,直摇头,“谢使君把玫儿给了你,从今往后,便是你的人了。”
  
      墨九扯着衣领的手一顿,“你赖上我了?”
  
      玫儿红了脸,奶声奶气的道:“我娘昨年过世了,我爹吃多了酒就打我,若我回去,他还会再把我卖掉的。我不想回去了。”
  
      墨九为人洒脱,却不喜束缚,原本救玫儿也只为善始善终,不想她小小年纪就被人糟蹋。可她却没想过要带这么一个小娃娃——那不是提前升级做娘了吗?
  
      “玫儿,我也只是个孩子啊!”
  
      她无耻地叹息称“小”,玫儿却扁了扁嘴巴,“墨九,我什么都会做的,会烧柴做饭,会洗衣缝补,我可以照顾你的。”说到这里,她赶紧把鸡腿放在桌上,就着衣裳擦了擦手,紧张道:“我只需吃很少的饭,每天一顿即可……墨九,你让我跟着你,好不好?”
  
      果腹是时下平民最基本的需求。
  
      对来自现代社会的墨九来说,这是不敢想象的。
  
      她瞥着玫儿削瘦的小脸,摆摆手,“算了,送佛送到西,回头我给你寻一个好人家寄养……没找到之前,你先跟着我好了。”
  
      玫儿大喜,慌忙磕了个头,起身后却不再碰食物,只咽着口水乖乖地站在身边看她吃,那小可怜的样子,倒把墨九逗笑了,“为什么不吃?”
  
      玫儿咬了咬下唇,小声说:“我们身上没钱,吃了这顿,兴许就没下顿了……我是饿惯的,一顿不吃没什么,你吃饱点,剩下的一会我们打包着走。”
  
      “叫你吃就吃,废什么话?”墨九瞪她一眼,不耐烦地脱下外面的纱衣,想凉快一点,可她的动作却吓得玫儿白了脸,赶紧抓住她的手制止。
  
      “墨九,你做什么?”
  
      墨九眯眼睛,“你没见我很热?”
  
      玫儿涨红了脸,“女子身子金贵,怎能示人?”
  
      墨九观察了一下,这院子摆满了纳凉的桌子,男人确实很多,可就算没有这层纱衣,里面也比后世保守多了,根本就没有妨碍风化嘛。然而玫儿却固执,根本不容她反抗,就手忙脚乱地替她穿起,也正是这时,萧乾带着一条大黄狗入了凉院。
  
      墨九坐在角落原不显眼,可像她那样穿的人太少。
  
      不仅萧乾,整个大堂的男人都在看她。
  
      骄阳灼照,热气罩顶,萧乾轻轻眯了眯眼,神色淡淡,却让人觉得周围都阴阴的,不是冷,却入心,不是针,却刺骨。但仔细观之,他情绪并无变化,只看着墨九清纯至极的笑容走近,凉凉一笑。
  
      “你倒会选地方。”
  
      墨九安抚地拍拍玫儿,稳如泰山地坐着,顺便把纱衣再往外拉了拉,露出脖子、琐骨和领下一片白生生的肌肤,毫无违和感地笑,“有人付账当然要选贵的。冰镇酸梅汤,来一碗?”
  
      她并没有半分紧张,娇绿纱裙,容色皎皎,年纪不大,可那股子自在劲儿,落在旁人的眼里就变成了不知检点,看热闹的眼神都微妙地冲萧乾来了。
  
      他只当未知,一把扯过隔壁的桌布,劈头盖脸罩墨九身上。
  
      “谢丙生死了,你有杀人动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