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时光有你,记忆成花 > 第七章

第七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风将记忆吹成花瓣
  
  1
  
  三个月后。
  
  韩镜走进时光照相馆。
  
  他是路过,心情不太好,又不想一个人去办公室里待着抽烟,便停车进了照相馆。
  
  一进去就看到蔚迟站在比他矮了些许的书架前翻一本书。
  
  “没生意吗?这么冷清。”
  
  蔚迟放下书问:“拍照?”
  
  “不,算命。”韩镜扫视了眼照相馆的布置,“赵莫离说,如果对‘未来’很迷茫,可以找你‘算命’。”
  
  蔚迟:“……”
  
  韩镜坐到沙发上问:“需要我的生辰八字吗?我报给你。”
  
  “不用。”蔚迟泡了一杯茶给他后,坐到了边上的藤椅上,拿起茶几上摆着的相机。
  
  韩镜有些疲惫地抹了把脸,“我问姻缘。”
  
  蔚迟将镜头对着韩镜,按下了快门。
  
  ——春末夏初的一天。
  
  韩镜去秋水的工作室把人接了出来吃午饭,吃完午饭后,两人去了附近的公园散步。
  
  熏风杨柳,荷花池畔。
  
  韩镜问秋水:“你要嫁给我吗?”
  
  “你这是求婚?”
  
  韩镜见秋水没有立刻答应,只好引导利诱:“你想想,嫁给我,好处很多,不是吗?你只要说对一个,我就给你奖励。”
  
  秋水想了想,答:“我们不用为孩子跟谁姓而争论?”
  
  那么一个开放性问题,只要抓住中心思想,怎么答都是正确答案,偏偏韩秋水就是答错了。
  
  答错了的韩秋水,还是被戴上了一枚闪亮的钻戒。
  
  韩镜喝了口茶说:“蔚先生,我并不是来拍照的。”
  
  “我知道,你来问姻缘。”
  
  韩镜笑道:“要看我的面相吗?或者手相?”说着伸出了左手,“男左女右。”
  
  蔚迟看了眼他的手,又看向他,说了句:“傻人有傻福。”
  
  “你这就算出来了?傻人有傻福?”韩镜不由拊掌大笑,“蔚先生,你是我有记忆以来第一个说我‘傻’的人。如果是十年前,你对我说这句话,我八成会揍你。”
  
  “你未必打得过我。”蔚迟说着,看了眼墙上的钟,“我要出门了。”
  
  这是叫他可以走了的意思?不过韩镜也觉得自己的行为无聊,站起来说:“行吧,是傻是痴都无所谓,至少结局听着是好的就行了。”
  
  赵莫离下班跟同事们道了再见后走向医院大门,结果在快到门口时,看到了正站在路边发呆的向羽(白晓)。
  
  “白晓。”
  
  向羽歪头看她,随后灿烂一笑,朝她走过来。
  
  “嗨……美女同事。”
  
  赵莫离见白晓神情有点不同以往,称呼也换了,只当她心情好,“怎么不回家?要值班吗?”
  
  “不想回。”向羽上下打量莫离,觉得此女子实在美好得如旁边草坪上那棵开满了粉黄色花朵的结香,亭亭玉立,淡雅大方——简言之,太像他梦中情人了,“我们关系很好吧?”
  
  “很好的饭友。”赵莫离精辟地总结。
  
  “是吗?”向羽说着搂住了莫离的腰,但因为赵莫离高了她十厘米,所以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那今天,我去你家吃饭?”
  
  赵莫离有趣地看着向羽的举动,“可以。”虽然对眼下的情况有点摸不着头脑,但是她一向随遇而安,“我高点,还是我搂你吧?”
  
  大丈夫能屈能伸,“也行。”说着愉悦地贴近她说,“你皮肤真好。”
  
  “谢谢。”
  
  “用的什么化妆品啊?”
  
  “我用得挺杂的,同事朋友推荐什么好用就用用看。”
  
  “我能摸摸看吗?”
  
  “随意。”
  
  向羽伸手摸了一把,“真滑啊。还有,你身上好香,喷香水了?”
  
  赵莫离看着都要吻上她脖子的人,笑道:“没喷。医生上班是不能用香水的,你也是医生,你不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我就是夸你香呢。”向羽又伸手摸了她的肩膀,“你这衣服料子真舒服。”
  
  “莫离。”此刻大门外面,从车上下来的蔚迟轻喊了她一声。
  
  向羽问:“他是你老公?”
  
  赵莫离望着蔚迟笑道:“未来的。”
  
  向羽觉得这男的虽然一点都不凶,但对上他那双冷沉的眼睛后,却有些不敢再乱来。
  
  “算了,我不去你家吃饭了,不过,我有个小小的梦想,你能帮实现下吗?”
  
  “哦?你说说看。”
  
  “我们是好朋友对吧?”
  
  赵莫离含着笑点头。
  
  之后向羽踮起脚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吻了下赵莫离的脸后,丢下一句“圆满了!你走吧,我不夺人所好”就跑了。
  
  赵莫离还是第一次被女人亲,感觉……真是新鲜。
  
  “莫离。”似未变,又似有些不同的语调。
  
  “嗯嗯,来了。”
  
  等赵莫离上了车,就听到蔚先生波澜不惊地说:“你看起来挺高兴。”
  
  她侧身观察蔚迟的表情,笑吟吟地问:“蔚先生是吃醋了吗?”
  
  “是。”蔚迟很坦诚地承认,“虽然那个人,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的威胁力。”
  
  又直接又孤高的蔚先生啊,赵莫离心想,好想给身边的人发喜糖。
  
  2
  
  赵莫离的车子被人撞了,要在4s店留一周,所以连着几天,蔚迟都当了她的司机。
  
  本来上下班看到他已是习以为常,然而不到下午三点就看到,不免有些意外。
  
  赵莫离刚从门诊楼里过来住院部,在她经过一间病房门口时,就看到唐小年靠在房门口,嚼着口香糖看着房里的一群小孩,以及房对面,坐在走廊椅子上的蔚迟。
  
  赵莫离走上去就问:“你们怎么在这里?”顺着唐小年的视线往病房里看。
  
  蔚迟走到了赵莫离边上,“今天很忙?”
  
  “嗯,有点。”赵莫离很机敏,她望着病房里被很多孩子围着笑得很开心的八岁小男孩说,“小风一直住在医院里,没什么朋友。”这孩子很乖,也很惹人心疼,因为几乎常年住院,没有朋友。他爸爸做生意很忙,很少过来看他,而他妈妈也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加上不是能说会道的人,除了问孩子饿不饿、难受不难受之外,也很少跟他聊天,所以这孩子总是闷闷不乐。她会跟一些医护人员时不时过来跟他说说话,送他些小礼物,他会高兴,但远没现在那么开心。
  
  她想到蔚迟一向无事不登三宝殿,“蔚先生,这些孩子……不会是你带来的吧?”
  
  这时唐小年走过来主动解释说:“赵医生,你好。怎么说呢,老板让我给这孩子找些朋友来。我就在网上发了条微博,说了下他的情况。”
  
  “就有这种效果?”赵莫离觉得不可思议。
  
  唐小年:“哦,蔚老板还花了点钱让我找人营销了下。”
  
  “……”真是简单粗暴的办法。
  
  “结果还被媒体报道出去了,这也是出乎意料的。”唐小年说,“今天过来看情况,果然,挺好的。”
  
  赵莫离看着房里有穿成蜘蛛侠的小朋友在陪小风玩,想起他说他很喜欢那些英雄,什么蜘蛛侠、超人之类的。
  
  “你怎么——”她想问蔚迟怎么知道的?又为什么要这么做?
  
  “前天等你时,看到他,他跟我‘说’的。”蔚迟说。以前他很少把那台相机拿出照相馆,现在却经常带在身边了。
  
  而这个小孩喜欢英雄,是因为英雄被所有人记住,被小朋友崇拜。
  
  当他看到电视上有人死后捐掉自己的器官被人喜欢和钦佩后,他也让他母亲将来把他所有可以捐的器官都捐了。
  
  后来,很多人看到他的报道心疼他也佩服他,来探视他的母亲,捐款,致敬,也有学生来送花,那些孩子觉得他了不起。他母亲说,如果他还活着,知道有那么多人愿意跟他做朋友,喜欢他,他一定很高兴——这是他从他母亲身上看到的未来。
  
  路过的医生护士看到那个每天病恹恹的孩子兴奋又雀跃的样子,都会停下来朝他说一句:“小风,今天那么高兴啊。”
  
  “是啊!我有好多好朋友了!”
  
  没人知道这是门口那个嚼口香糖的高挑少年和穿白衬衫的男子促成的。
  
  而这期间赵莫离也被同事们大同小异地打趣:“赵医生,蔚先生今天这么早来接你啊?”
  
  她毫无压力地一一点头。
  
  赵莫离还有工作,不能久留,所以没站多久,她说:“我要去忙了,你们——”
  
  蔚迟回:“我回照相馆。晚点来接你。”
  
  “好。”莫离又小声对蔚迟跟唐小年说,“虽然我不是小风的亲人,但还是想说一句,谢谢你们了。”
  
  唐小年道:“不用。”这事做得他自己也挺舒心满足的。
  
  等赵莫离一走,唐小年就跟蔚迟说:“老板,如果这事不是发生在赵医生的医院,你大概就不来看‘效果’了吧?”
  
  蔚迟:“自然。”
  
  唐小年对这么肯定的答案一点都不意外。他看着先行往楼梯走去的蔚迟,断然道:“但你还是会帮吧。”
  
  是,他还是会这么做。
  
  把这个孩子该经历到而没能经历到的提前,哪怕结局无法改变。
  
  就好比唐云深和张起月——
  
  唐的东西,本是在抽屉的底板下方,赵家老宅拆迁才被赵莫离发现,那时,张已经离世。
  
  他把东西找出来,放在了她能发现的地方。
  
  老人的结局是不变的合葬,改变的只是一点人的心境。
  
  但蔚迟依然无法断定,这样做是否正确。
  
  走出住院部后,唐小年双手插裤袋走到蔚迟身边又问:“老板,我觉得我们照相馆,叫命运照相馆更合适。你看别人的未来,然后去改变他们的命运。”
  
  唐小年的视线从对面走来的人脸上一一扫过,“虽然有些命运,怎么努力也无法改变,但即便如此,中间的过程也是有意义的。我现在很庆幸,之前我没有放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