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老公是醋桶苏黎陆宴北 > 第967章 从未停止爱你

第967章 从未停止爱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而现在,她终于知道了,可黎彦洲却只是用一句简单地‘陈年旧事’就轻描淡写的打发了。
  
  呵!
  
  也对。
  
  她乔西,对黎彦洲而言,又算得了什么呢?
  
  乔西看着他,摇摇头,“没事了。”
  
  眼睛里,难以掩饰的是失望。
  
  “你可以回去了,不好意思,让你折回来。”
  
  乔西语气淡淡的,直接下逐客令。
  
  她说着,起身,往床前走,“我累了,准备睡了,出去的时候替我关好门。”
  
  乔西掀开被子,就钻了进去,转过身,背对着黎彦洲,准备睡觉。
  
  黎彦洲当然知道,乔西生气了。
  
  听她说话就能感觉到她对自己的失望。
  
  黎彦洲心里有些涩。
  
  显然,乔西已经知道了两年前的那件事。
  
  她在等着他‘坦白从宽’。
  
  黎彦洲拄着手杖走到乔西的床前。
  
  他想蹲下来。
  
  但是,他的腿不允许。
  
  所以,黎彦洲干脆在乔西床前的地毯上坐了下来。
  
  “乔西。”
  
  他喊她。
  
  声音轻轻柔柔的,饶有磁性,极致好听。
  
  乔西只当没听到,闷着被子,不吭声,更不回头。
  
  “生气了?”
  
  黎彦洲伸出手,把蒙在乔西头上的被子,稍稍扯开一些。
  
  头探过去,凑近她跟前,“我都跟你交代了,行吗?”
  
  乔西还是不说话。
  
  黎彦洲又道:“你问一个,我答一个,保证不撒谎。”
  
  乔西闭着的眼睛,终于睁了开来。
  
  紧皱的秀眉,也松动了些。
  
  她到底转过身了来,看向黎彦洲。
  
  两人面对面,距离只有不到两寸之远。
  
  甚至,乔西还能感觉到他的气息,洒在她的鼻息间。
  
  熨在她的脸上,温温热热的。
  
  两人的目光,撞在一起,乔西的心,猛地荡漾了一圈。
  
  黎彦洲的眸光深沉了几许。
  
  “好,我问你答,你要是撒谎,我以后真的就再也再也不会理你了。”
  
  虽然,他可能根本不在意自己理不理他。
  
  “好。”
  
  黎彦洲情不自禁伸出手,替她把散在脸颊上的发丝拨开,“撒谎我是小狗。”
  
  “嘁……”
  
  乔西耸了耸鼻尖儿。
  
  手枕在脸下,问他,“你腿现在这样,是不是因为后遗症?”
  
  “……是。”
  
  还真是!
  
  居然还跟她撒谎说是车祸!
  
  “所以,两年前你去d国,确实感染上了hid?”
  
  “是。”
  
  “……所有人都知道?舅舅舅妈,还有你医院里的那些同事们,其实他们都知道,对不对?”
  
  “是。”
  
  “……”
  
  果然,只有她一个傻子,被彻底蒙在了鼓里。
  
  乔西咬着唇,愤愤然的瞪着他。
  
  黎彦洲跪在地上,凑近过去,大手穿进她的发丝里,“你不要问问我为什么要瞒着你?”
  
  “为什么?”
  
  乔西看着头顶的他。
  
  黎彦洲叹了口气,“当时很怕你担心,所以才瞒着你,不想被你知道。”
  
  黎彦洲的长指,一遍又一遍的疏理过乔西的黑发。
  
  拇指指腹,在乔西净白的小脸蛋上厮磨着,眸仁深深地盯着她,转而又沉沉的叹了口气,“乔西,其实……”
  
  黎彦洲的声音,很哑。
  
  喉咙像是被刀子割破了一般。
  
  目光深切的盯着她,“其实我从来没有背叛过你,也从来……没有停止过……”
  
  “爱你!”
  
  黎彦洲说完,俯下身,性感的薄唇吻住了乔西的红唇。
  
  乔西瞪大眼,惊愕的看着跟前近在咫尺的男人。
  
  他刚刚说什么?
  
  说……
  
  从未停止过爱她?
  
  是自己听错了吧?
  
  “唔唔……”
  
  乔西双手抵在黎彦洲的胸口上,从他的深吻中逃离出来,“黎彦洲……你……”
  
  黎彦洲不得以退出来。
  
  乔西往旁躲了一躲,坐起身了来。
  
  黎彦洲神情间闪过一丝落寞。
  
  两年前,一直到现在,自己从来没有停止喜欢过这丫头。
  
  可她呢?
  
  她对自己的爱,是不是真的就止步在了两年前?
  
  黎彦洲撑着床,站起身来,“还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他问乔西。
  
  “有,还有很多。”
  
  乔西掀了被子,下了床来,站定在了黎彦洲的跟前。
  
  黎彦洲有些意外。
  
  挑挑眉,“还想问什么?”
  
  乔西仰高脑袋问他,“你和任霜霜怎么回事?两年前,你跟我就谈了一个月的恋爱,然后就转投了别的女人的怀抱,黎彦洲,这事儿你不打算好好跟我个解释?还是说,当初你确实爱上了任霜霜,所以才不要我的?”
  
  看着乔西气呼呼的样子,黎彦洲却反而有些小高兴。
  
  他蓦地伸出手,一把将乔西揽入了自己怀中来,“所以,其实哪怕到了现在,你还在意我和她的关系,对不对?”
  
  “我当然在意,你别抱我。”
  
  乔西要从他的怀里退出来,但黎彦洲没肯。
  
  乔西继续道:“我莫名其妙的被人戴了绿帽子,我当然在意了,就算我不喜欢这个男人了,我也想把情况搞清楚,黎彦洲,你当时是因为这个病,才给我戴绿帽子的?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没给你戴过绿帽子。”
  
  黎彦洲解释,又叹了口气,“早知道兜兜转转,我们之间还是这样,我当初就不应该骗你。”
  
  黎彦洲才乔西的床沿边上坐了下来,同她回忆起两年前的事情来,“当时我去d国不久,就患上了hid,后来就失去了意识,不过好在有同事的支持,我转危为安,只是以我对这个病了解,我知道就算好了,身体各项机能可能都会受损,最起码,我的腿肯定会出事,因为还没回国我就感觉到我的膝盖不行了,那时候你才十八岁,还那么小,我在不知自己未来是什么情况的前提下,是不可能让你陪着我一起掉进这深渊里去的。而这两年来,我经历的所有,也让我意识到,当初把你推开,并不一定就是错误的选择,至少,没让你见到那么没有尊严的自己,也不至于让你放弃一切的照顾我,也没有成天让你以泪洗面,没有那么多的心理压力……”
  
  直到现在,黎彦洲并不后悔自己的决定。网首发
  
  如果乔西一早知道自己的病,以她的性子,她可能会放弃一切,放弃她的学业,她的生活,然后,陪在他的生病。
  
  他痛苦,她以泪洗面。
  
  他咬牙坚持,她以泪洗面。
  
  等等等……
  
  他该庆幸,这两年分开了。
  
  没有让她陪着自己走过这最痛苦的日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